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略知一二的左曉環

2011年10月12日

左曉環曾是「天網」的義工,在汶川地震時與黃琦等人一同前往汶川參與賑災、救災活動。劉曉原律師在博文中介紹:六九年出生的左曉環,至今還是單身一人,他被開除工作後,曾去找過事情做,但因為有人幹涉,最終成了無業人士。左曉環兄弟姐妹四人,父親已經去世,母親年已古稀。

左曉環曾是「天網」的義工,在汶川地震時與黃琦等人一同前往汶川參與賑災、救災活動。劉曉原律師在博文中介紹:六九年出生的左曉環,至今還是單身一人,他被開除工作後,曾去找過事情做,但因為有人幹涉,最終成了無業人士。左曉環兄弟姐妹四人,父親已經去世,母親年已古稀。


略知一二的左曉環

左曉環是個典型的書呆子型良心覺醒者。他本性不壞,只是秉承知識分子的固本好見不善而常常怒吼,有些癲癇的氣質,有的時候甚至表現出抓狂的憤怒行為狀態。他智商很高但是情商很低,從四川三台的農村一路走來,由高中的高材生,到大學的苦行僧,繼而變成學院的研究生,他情緒、健談、好表現,是一位單純天真不乏熱情,對理想會產生幻想的有志、有趣的衝動青年。

因為對社會底層的見識和親身經歷,關注社會的公平正義和公道天理。先是對法輪大法弟子遭受的不人道待遇而高聲吶喊,其次是狂熱的參與泛藍聯盟年齡、信仰相仿的群體活動。隨後第一次的神秘消失給其他人帶來種種猜測,其實他是被邪惡的勞教制度勞教了兩年。

2008年5月他走出勞教所,人身有了有限的自由。5月31日,左曉環來到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與黃琪先生一起共事。6月10日晚8點左右,左曉環被一夥身份不明的人帶走,開始了他另外一次人生苦旅的心路磨練。被再次提醒警告的恐嚇後,還有欺騙性承諾的誘惑下,他滿心歡喜的接受了暫時回到出生地四川三台的家鄉,潛心學習準備就讀博士學歷的想法。上學讀書,一是可以找到自由生活的簡單方式,避免經濟上的尷尬境地;二是在找不到獨立生活的條件下,他認為繼續讀書是他生活中最好最快樂的可做之事,所以就聽信了警察協助他報考重慶財經學院博士生的偽善承諾。結果,兩個月後謊言就被驗證戳穿。其實送他讀博士的承諾一開始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緩兵小謀,和弱化邊緣他的真正陰謀。

知道被欺騙後的左曉環,再次情緒亢奮的出現在圈內朋友視線內,以及真實姓名的出沒於海外各類中文網址的網頁裡,甚至積極高調的參與地方維權,鼓動本地的訪民去上訪、去告狀。期間多次向我討教維權的經驗和方式,也準備好如果有什麼不測就怎麼處理突發事件等事後的安排。與此同時,又迫不及待地和各時期民運先輩主動聯繫,言辭激烈的揚言應該怎麼樣、可以怎麼樣的狂躁言語。

我一時無語也不知所措,僅僅是提醒他穩定情緒調理身體,多讀多聽多思考,把書本上的知識和生活中看見的現實,變成洞察社會的人生閱歷,再通過深思熟慮的綜合體驗,用可能的行動表現出來,既要做事還要自由,儘可能二者兼顧。但是他置若罔聞根本聽不進去,通過手機給我講了一大通革命道理、社會形勢和書本上的案例。我沒有說他不對,但也沒有耐性聽他講這些話語,只是多次打斷他滔滔不絕的激動性情。他似乎聽進了我的理性言語和溫和勸告,逐漸變的低調平穩和大隱隱士的生活方式。我們之間的關係和相處也僅僅就是維權信息和朋友交流的網絡溝通上。

想不到,他最後還是出事了,再次以顛覆罪失去自由了。估計還是他的生存環境發生了問題,只好再度高調把自己推到高峰浪谷,弄到不倫不類的囧迫狀態,最後以失去自由為代價,給自己和家人帶來難以集合的感情傷害。

這就是我知道的左曉環。

黃曉敏

2011/10/12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