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略知一二的左晓环

2011年10月12日

左晓环曾是“天网”的义工,在汶川地震时与黄琦等人一同前往汶川参与赈灾、救灾活动。刘晓原律师在博文中介绍:六九年出生的左晓环,至今还是单身一人,他被开除工作后,曾去找过事情做,但因为有人干涉,最终成了无业人士。左晓环兄弟姐妹四人,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年已古稀。

左晓环曾是“天网”的义工,在汶川地震时与黄琦等人一同前往汶川参与赈灾、救灾活动。刘晓原律师在博文中介绍:六九年出生的左晓环,至今还是单身一人,他被开除工作后,曾去找过事情做,但因为有人干涉,最终成了无业人士。左晓环兄弟姐妹四人,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年已古稀。


略知一二的左晓环

左晓环是个典型的书呆子型良心觉醒者。他本性不坏,只是秉承知识分子的固本好见不善而常常怒吼,有些癫痫的气质,有的时候甚至表现出抓狂的愤怒行为状态。他智商很高但是情商很低,从四川三台的农村一路走来,由高中的高材生,到大学的苦行僧,继而变成学院的研究生,他情绪、健谈、好表现,是一位单纯天真不乏热情,对理想会产生幻想的有志、有趣的冲动青年。

因为对社会底层的见识和亲身经历,关注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公道天理。先是对法轮大法弟子遭受的不人道待遇而高声呐喊,其次是狂热的参与泛蓝联盟年龄、信仰相仿的群体活动。随后第一次的神秘消失给其他人带来种种猜测,其实他是被邪恶的劳教制度劳教了两年。

2008年5月他走出劳教所,人身有了有限的自由。5月31日,左晓环来到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与黄琪先生一起共事。6月10日晚8点左右,左晓环被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带走,开始了他另外一次人生苦旅的心路磨练。被再次提醒警告的恐吓后,还有欺骗性承诺的诱惑下,他满心欢喜的接受了暂时回到出生地四川三台的家乡,潜心学习准备就读博士学历的想法。上学读书,一是可以找到自由生活的简单方式,避免经济上的尴尬境地;二是在找不到独立生活的条件下,他认为继续读书是他生活中最好最快乐的可做之事,所以就听信了警察协助他报考重庆财经学院博士生的伪善承诺。结果,两个月后谎言就被验证戳穿。其实送他读博士的承诺一开始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缓兵小谋,和弱化边缘他的真正阴谋。

知道被欺骗后的左晓环,再次情绪亢奋的出现在圈内朋友视线内,以及真实姓名的出没于海外各类中文网址的网页里,甚至积极高调的参与地方维权,鼓动本地的访民去上访、去告状。期间多次向我讨教维权的经验和方式,也准备好如果有什么不测就怎么处理突发事件等事后的安排。与此同时,又迫不及待地和各时期民运先辈主动联系,言辞激烈的扬言应该怎么样、可以怎么样的狂躁言语。

我一时无语也不知所措,仅仅是提醒他稳定情绪调理身体,多读多听多思考,把书本上的知识和生活中看见的现实,变成洞察社会的人生阅历,再通过深思熟虑的综合体验,用可能的行动表现出来,既要做事还要自由,尽可能二者兼顾。但是他置若罔闻根本听不进去,通过手机给我讲了一大通革命道理、社会形势和书本上的案例。我没有说他不对,但也没有耐性听他讲这些话语,只是多次打断他滔滔不绝的激动性情。他似乎听进了我的理性言语和温和劝告,逐渐变的低调平稳和大隐隐士的生活方式。我们之间的关系和相处也仅仅就是维权信息和朋友交流的网络沟通上。

想不到,他最后还是出事了,再次以颠覆罪失去自由了。估计还是他的生存环境发生了问题,只好再度高调把自己推到高峰浪谷,弄到不伦不类的囧迫状态,最后以失去自由为代价,给自己和家人带来难以集合的感情伤害。

这就是我知道的左晓环。

黄晓敏

2011/10/12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