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黄琦

New!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中国正在成为这个世界的噩梦。愿主基督在中国的教会,能以忍耐、信心、怜悯和勇气,在恩惠的福音里,陪伴未来的社会转型。我和教会的长老们,绝不介入和从事任何政治活动,绝不惧怕任何政治势力的淫威,也绝不回避对任何政治罪恶的指控。
2019年7月29日,著名的人权活跃人士 黄琦 被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 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两项罪名判处12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对异议人士最严厉的判决之一。 “这是中国当局对和平行使权利的维权人士的又一个可以预知、令人发指的政治迫害,绵阳中级法院的判决凸显了中国所谓‘法治’的含义”,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它意味着利用法律来惩罚、噤声、虐待和折磨试图揭露和解决严重社会问题的中国公民。” 黄琦是国内资深的维权活跃人士,曾先后两次被判入狱,共服刑8年。他创办的 六四天网 ,...
我坚信这首诗会作为永恒的证词,载入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国文学史。可作为流亡者,我的坚持并没有帮助他走出监狱。后来,更致命的灾难像李必丰诗中的雪,覆盖了全中国。更多的朋友进去了,仅仅故乡四川,就有刘贤斌、黄琦、陈卫、陈兵等等。
据国内消息,中国“两会”开会以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86岁的母亲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监控,不准离开小区,也不被允许探访。3月11日,蒲文清在准备去四川省公安厅反映黄琦被超期羁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疗问题时,在地铁站与几名公安人员发生冲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处受伤。下午,公安人员到其家中宣布现在暂时不允许她到绵阳去探望黄琦(实际上蒲文清从未被允许过探视黄琦),也不允许她离开其小区。据监控人员透露,对蒲的监控至少要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 黄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当局以其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中国人权 综合网络消息:四川维权人士、 六四天网 创办人 黄琦 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于1月14日在绵阳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黄琦在庭审中表示不承认法院合法性,并为了辩护律师的安全,当庭解除代理,致庭审中断。黄琦目前无代理律师,其母亲蒲文清已被软禁一个月,与外界失联。 黄琦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因不久前遭当局吊销律师执照而无法出席庭审;另一名辩护律师李静林在庭审后接受媒体询问时三缄其口,表示什么都是秘密,不能说,连休庭时间都要保密。 据报道,庭审前一天,当局就出动大批警力在绵阳火车站和一些去往绵阳中院的道路上设置了大量警车。...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牢狱生涯否定了我过去一切文学。无论是流浪也罢,垮掉一代的嚎叫也罢,所谓个人性的反抗也罢,那种先锋文学,那种现实主义也罢,都是和监狱至少是不合适的。监狱差不多对于我看来,就是培养一个作家的一个学校,在中国没有坐过牢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
2018年11月18日,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发表声明(影印件附后),称在黄琦入狱后,当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监控她的行踪,致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但她表示绝不放弃为儿子的冤案上访:如果她失踪、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完全在当局。她吁请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蒲文清说,自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构陷入狱后,她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先后到市、省和中央的各级公检法部门上访,呼吁无罪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但没有结果,她只好求助于国际社会关注,要求保障黄琦在狱中的生命权、医疗权等基本人权。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2018年1月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

页面

订阅 黄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