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New!
2018年11月18日,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发表声明(影印件附后),称在黄琦入狱后,当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监控她的行踪,致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但她表示绝不放弃为儿子的冤案上访:如果她失踪、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完全在当局。她吁请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蒲文清说,自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构陷入狱后,她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先后到市、省和中央的各级公检法部门上访,呼吁无罪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但没有结果,她只好求助于国际社会关注,要求保障黄琦在狱中的生命权、医疗权等基本人权。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2018年1月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
New!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当日上午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三位医生到看守所给他会诊,测出其血压至危:170/100,而之前医生给他开的药看守所并没有给他吃,这是他的病情恶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王松等三人对我进行了检查:肌酐205...
New!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New!
11月8日,湖南的尘肺病工人们再次聚集到深圳市政府。尘肺病工人们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医疗保障权都得不到回应?这个问题在拷问当局,中国工人的人权底线到底在哪里?在当局驱离工人时,难道连最基本的生病健康的人权也得不到政府的关心了吗?
11月6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对中国进行了普遍定期审议。许多国家关注的焦点仍然是中国持续镇压新疆和西藏地区少数民族、以及公然违反受国际法保护的宗教和文化权利和自由。虽然只有24个国家的政府表达了严重关注——在总共153个发言的成员国中只占15%——但他们却在发言和建议中明确而有力地表达了这一点,其中包括了美国、德国和日本。 “这些发言发出了一个令人抱有希望的信号,显示了至少一些政府确实很认真看待这个联合国程序,而且利用这个高阶层平台公开地要求中国停止明显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但对于各国是否有政治勇气坚守原则底线,以及能否在中国不断用虚假的事实和‘另类现实’...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11月6日,中国将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的 普遍定期审议 。这次审议是在这样一个时刻进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大规模拘禁的报道不断增加;中国官方加强了对人权的普世性和对人的尊严的尊重这一国际人权体系核心原则的攻击。 中国当局于2016年开始了一项针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运动,自2017年以来一直不断升级。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了一个“反极端主义”的条例,将“非正常”蓄须、穿戴蒙面罩袍,不仅把在食品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保持清真的行为都归入到“极端化的主要表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第9条)。据报道,中国当局在新疆以打击极端主义的名义下拘留了至少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
以前就知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但现在,在一些官员看来,认“理”的人,恰恰就是“刁民”。民讲理,官讲法,官民对立。民思乱,官维稳,怎么共度时艰?可叹!民在违法,官在犯罪!谁能告诉我,企业怎么活下去,未来的路在何方?!
据文章,1993年,作者刘小涛的妻子在贵州省黄果树风景区游玩时被突然袭来的大水冲走遇难,作者调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黄果树风景区管理处为接待中共最高层直接安排的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减灾扶贫考察团”,为使瀑布更壮观、突然开闸放水而为;该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难(四人姓名被公开)。虽然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认定该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并承诺要查清和处理责任者,但有关责任者不仅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责任单位、责任人及有关部门至今隐瞒真实情况与死亡人数。国内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只偏重民事赔偿方面,对其刑事追责的诉求则进行淡化。25年来,为了爱妻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运,...
责任单位、责任人草菅人命,一而再、再而三,多次给无数个家庭造成灾难与不幸的犯罪分子却得到了高官厚禄的奖赏,这是对无数冤魂的侮辱与亵渎,对正义与法律的嘲讽与践踏!我可以原谅,但要看到罪犯真诚的忏悔;我可以宽恕,但不容忍剥夺我宽恕的权利——必须把宽恕之权还给我!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