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New!
2021年,香港当局以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为由,连续第二年禁止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年度烛光守夜活动——香港人自1990年以来,每年6月4日都聚集于此,纪念在1989 年民主运动中遭“六四”镇压的受害者。警方还向全市派出了7,000名警察,以防止人们“非法”聚集。但香港人找到很多方法来继续进行纪念活动——把点燃的蜡烛放在消防栓上;在墙上涂鸦;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等等。 以下是2021年6月3日至4日摄自 香港 街头和 纽约市 的纪念场景。 香港 华盛顿广场上纪念六四的横幅,纽约,2021年6月4日 中国人权职员纪念六四死难者,纽约市,2021年6月3日
New!
32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强硬派面对人民的呼声做出镇压的冷血决定,动用军队与人民为敌,杀戮和残害手无寸铁的和平抗议者,压制中国公民要求为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创造基本条件——廉洁政府和政治自由化的呼声。抗议者和旁观者被服从上级命令的士兵射杀,有的头部、有的胸部、有的背部中弹;有的被追进胡同后被用刺刀刺杀,还有的被碾死在坦克下。 镇压期间,有人目睹到这样一个场面:一群人泪流满面地抬着一个年龄不会超过10岁的男孩的尸体,男孩身上满是枪眼,脸色惨白地躺在那破旧的木板上,人们把他的尸体置放在一队军车前并发出愤怒的声音。该男孩叫吕鹏,才9岁,是迄今为止已知最年轻的“六四”受害者。这名目睹者后来在2004...
New!
以下引言来自因参与2020年在香港维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活动而被起诉或被定罪的香港人。
New!
心情沉重,2020年我们群体又有两位难属去世,离世难属增加到62位。 陆玉宝( 陆春林 的母亲) 1989年“六四”惨案遇难者陆春林,男,27岁,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86级研究生。1989年6月3日夜,在木樨地被戒严部队射杀,子弹从后背击中肝脏,背部留有一个弹孔,子弹未穿出,尸体送到阜外医院。临终前,将身上证件交给行人送回学校,由校方领回尸体火化,骨灰葬在江苏老家自家桑园内。 陆春林的母亲陆玉宝,2019年10月因摔跤,颅内出血,送至医院抢救。后回家由女儿和女婿照顾,终因病情严重,年老体衰,于2020年1月去世。由于疫情,他们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是在2020年年底才知道她在年初已经离世。...
New!
中国人权按 :在“六四”惨案32周年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祭文《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六四”惨案三十二周年祭》,以及两名难属逝世的《公告》。祭文内容如下: 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六四”惨案三十二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 1989年6月4日,和平时期,在执政当局领导和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肆无忌惮地在首都北京十里长安街上出动坦克、装甲车以及真枪实弹的士兵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开枪、碾压、甚至毁尸灭迹!使得一些遇难者家庭当亲人离开家后,再无任何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一毫无人性举世震惊的惨案,令人瞠目结舌,无法接受。...
“天安门母亲”创始成员丁子霖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致友人》公开信。全文如下。 致友人 本人在此衷心感谢各位朋友在我们亲人遇难后的30多年漫长期间内所给予的人道救助,尤其是在我1994年初曾以个人名义向国内外友人发出过人道救助呼吁以来,迄今为止未曾中断的救助。 现如今绝大多数遇难者的老父母均已谢世,遗孤们也已长大成家就业。是你们的义举帮助我们这些蒙难家庭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 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大多数的捐款者也已年届退休。因此,我恳切地请求你们中止给我们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人道捐款,这项人道救助活动早就应该画上完美的句号了。 我将永远铭记你们的爱心,并坚信你们的义举必将为历史铭记。...
中国人权 与23个非政府组织及人士一起,联名致信美国总统拜登,促其政府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因为“对中国政府在国内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所采取的措施需要进行根本改变。”以下为 中国人权 翻译的联署信的中文译文(英文原文: 点击这里 )。 2021年2月17日 约瑟夫·R·拜登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白宫 宾夕法尼亚西北大道1600号 华盛顿特区,邮编20500 关于:以人权为中心制定对华政策 尊敬的拜登总统: 我们代表24个致力于促进中国尊重人权的组织和个人写信,促请您的政府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我们知道新政府正在审议对华方针,我们注意到并且赞同您的 言论 ,...
  • Margaret Ng Ngoi-Yee - Studio Incendo
香港资深大律师吴霭仪,前立法会议员,因组织和参加2019年8月18日“未经批准集结”而与其他八名活动人士一起被定罪,包括黎智英(Jimmy Lai)、李柱铭(Martin Lee)和李卓人(Lee Cheuk-yan)等民主运动领袖。吴获判缓刑。在2021年4月16日法庭陈词中,吴指出:“法律必须为人民服务,而非人民为法律服务。”这是其陈词原文及中文译文。
弹指之间,已是一年; 过去的冬天,藏满了武汉人的心痛; 来临的春天,溢满了武汉人的哀思。
自古人生谁无死?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手头这些关于中国艾滋疫情的真实资料被湮没。我这次外出,是为了不让艾滋病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病例白费。自 2009年走出国门至今,十年多了!我与骨肉亲人阴阳相隔或天各一方,思之怆然。万里西风夜正长,断肠人在天涯!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