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严重渎职失职的情况反映

New!
2021年09月02日

中国人权注:贵州省六盘水市居民汪杰来函,反映其弟汪净被殴打致死而当地公安机关严重失职渎职、任凶手逍遥法外的情况,呼吁当局依法追究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的渎职行为并赔偿由此给家人带来的经济损失。

据汪杰与其父母联署的“情况反映”:1993年,23岁、大学毕业不久的贵阳市耐大材料厂模具分厂职工汪净遭4人围殴致死,被打时有证人在场,但公安局一直不予立案。家人多年来无数次找公安局,但总是被用“正在调查”等托词搪塞推诿。1999年2月,汪净的哥哥汪俊在驾车前往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说理的途中翻车死亡;汪净的姐姐汪杰因兄弟二人连续离世,长期抑郁之下患上精神病;汪净、汪俊、汪杰三姐弟之父母亲一气之下病卧不起。而造成全家出现连续不断的不幸遭遇,都是因为汪净被苏金宝、蔡敏、王文杰围殴致死,而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局的渎职失职不办案不履职所致。时至2020年8月底至1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巡视组进驻贵州省,反映人向巡视组反映情况,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督促下,白云区警方回应称:“当时白云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和刑侦大队长已经死亡,卷宗已丢失,无法办理此案。”反映人愤怒质问:“打死他人的卷宗丢失是什么概念?是丢失还是销毁?渎职到什么地步?”

为保护当事人的个人隐私,本网略去文中三位反映人的个人信息。


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严重渎职失职的情况反映

  反映人:汪杰,女,汉族,1965年5月16日出生,退休职工,贵州省六盘水市人,住钟山区康东南路██,身份证号码:███████████████,电话:13885862936,系死者汪净之姐姐。

  反映人:汪柏庆,男,汉族,1938年3月14日出生,退休职工,贵州省六盘水市人,住钟山区大湾镇东路64号,身份证号码:███████████████,系死者汪净之父亲。

  反映人:刘荫贤,女,汉族,1940年2月7日出生,退休职工,贵州省六盘水市人,住址同上,身份证号码:███████████████,系死者汪净之母亲。

  被反映人:苏金宝,男,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人。

  被反映人:蔡敏,男,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人。

  被反映人:王文杰,男,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人。

  被反映人:贵州省贵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

  反映的事实如下:

  1、案发经过,1993年2月2日15时许,贵阳市耐大材料厂模具分厂职工汪净和同事蔡定生、管某某等人在白云区艳山红台球室打台球,遭被反映人苏金宝、蔡敏、王文杰等4人围攻殴打,将汪净的鼻子打致流血,蔡定生、管某某将苏金宝、蔡敏、王文杰劝开,并准备将汪净送往医院医治。当蔡定生、管某某护送汪净离开台球室约50米的距离时,苏金宝、蔡敏、王文杰三人又追了上来,用台球从汪净的身后直击汪净的头部,导致汪净当场倒地昏迷。蔡定生、管某某向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报警,白云区公安局出警,蔡定生、管某某将汪净送往贵阳市白云区七冶职工医院抢救,因汪净头部伤情严重,抢救无效于1993年2月4日凌晨1点死亡。

  2、案发后,蔡定生、管某某报警,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局已立案侦查,并通知案发在场人全部作了调查,蔡定生、管某某如实将苏金宝、蔡敏、王文杰把汪净鼻子打致流血到用台球从汪净的身后直击汪净的头部,导致汪净当场倒地昏迷的经过全部向出警的警察陈述清楚后签名加盖了手印。本案焦点是:出警的警察没有对犯罪嫌疑人苏金宝、蔡敏、王文杰实施抓捕,不知苏金宝、蔡敏、王文杰在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局沾着什么人有这么重大的社会关系。

  3、汪净死后,汪净的父亲汪柏庆、母亲刘荫贤100余次从六盘水乘车前往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请求将犯罪嫌疑人苏金宝、蔡敏、王文杰抓捕归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将犯罪嫌疑人移送人民检察院公诉到人民法院依法判刑。本案第二个焦点: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将汪净被苏金宝、蔡敏、王文杰打死一案当儿戏,根本没有把汪净被打死一案列入工作重点进行对犯罪嫌疑人苏金宝、蔡敏、王文杰进行抓捕,用“正在调查”四个字欺骗汪净的父亲母亲。就这样,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局的警察穿着共和国的警服不办案,如此草菅人命。

  时至1999年2月,汪净的哥哥汪俊因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不受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的侵犯,驾车到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说理,又因心情不好,驾车行驶途中翻车当场死亡;反映人汪杰因兄弟二人连续离世,长期抑郁一气之下患上精神病;汪净、汪俊、汪杰三姐弟之父亲母亲一气之下病卧不起,造成反映人全家出现连续不断的遭遇,都是因为汪净被苏金宝、蔡敏、王文杰用台球打死,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局的渎职失职不办案不履职所致。

  时至2019年,国家严厉打击黑社会势力时,反映人基本上用了一年的时间到贵阳奔波办案单位及所有的政法机关,并呈报了白云区公安分局渎职失职不履行职能的情况反映,都没有任何侦破案子的音讯。可想而知,苏金宝、蔡敏、王文杰三人在贵州省政法队伍中的关系强硬至什么地步?

  时至2020年7月,反映人到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局找到纪委潘书记,督查大队谢大队长称“要等公安分局找到当年办案民警和卷宗”,再给反映人作回复。谢大队长称:“1993年至1998年期间,苏金宝、蔡敏、王文杰因其它案子被关押过。”可想而知,苏金宝、蔡敏、王文杰在贵阳地区是惯犯,长期在干违法犯罪的事情,为什么白云区公安分局不抓?关系硬到什么地步?

  时至2020年8月底至1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巡视组驻贵州省,反映人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巡视组呈报汪净被苏金宝、蔡敏、王文杰用台球于1993年2月2日打死,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严重渎职失职不履行破案的渎职经过,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督促下,白云区警方回应称:“当时白云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和刑侦大队长已经死亡,卷宗已丢失,无法办理此案。”

  打死他人的卷宗丢失是什么概念?是丢失还是销毁?渎职到什么地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徇私枉法罪】的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之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明知苏金宝、蔡敏、王文杰有罪,并且在1993年至1998年期间曾经被关押过,还故意以卷宗丢失为由包庇苏金宝、蔡敏、王文杰未受追诉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徇私枉法罪,并且报案的蔡定生和管某某现在还完全将苏金宝、蔡敏、王文杰用台球打死汪净的全过程能向公安机关陈述清楚,白云区公安分局就是不履职。可以说苏金宝等人用台球打死汪净一案比云南省昆明市孙小果案还要严重。因为孙小果是被判行没有受到《刑法》制裁,而苏金宝等人打死汪净一案是公安机关根本不履职。

  综上本案全过程,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渎职事实成立,对打死汪净的犯罪嫌疑人苏金宝、蔡敏、王文杰没有实施抓捕,不抓捕的理由是卷宗丢失和当时办案的大队长和分管副局长已死。故犯罪嫌疑人苏金宝、蔡敏、王文杰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白云区公安分局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的规定,依法应当追究责任。由于白云区公安分局的渎职,给反映人全家带来连续性的悲惨遭遇发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八条的规定,务必赔偿反映人全家的经济损失,盼相关部门对上述人员严惩,经济赔偿到位,让汪净得到安息吧!

  特此反映

反映人:汪杰、汪柏庆、刘荫贤

2021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