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New!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李文足在申请书中说,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的大堂退房时,北京石景山区的警察陆凯、李谷带人蜂拥而入,强行把她拽到一辆车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随后,有30多人守在她家楼下;她晚饭后出门去买水果时在小区门口被围住并被冲撞,报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几位朋友来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拦截,同时她家门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四五个人死死顶住不让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带孩子出门遛弯儿也不得,遭到辱骂,并被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709”...
New!
4月13日,王峭岭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王峭岭在申请书中说,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大堂退房时,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人围住,并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暴力强行塞进一辆轿车,她强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证,但拒绝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也不出示文书;她被带到其北京居所社区外的街道上释放。王峭岭得知李文足还被关押在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后,立即赶到天津武清豆张庄,当晚她们仍住在东马圈镇瑞豪宾馆,次日上午退房时,王峭岭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强行带回北京。“709”...
New!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李柏光就是这样一位深具烈士精神与批判意识的信仰者。近二十年来,在中国涌现出的近百名风头浪尖上的人权律师群体中,李柏光是最早步入这一领域、拥有最高学位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者之一。他低调、谦卑、热忱,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上海市民朱亚平就妻子葛开英因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而遭秘密关押发出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信中说,葛开英3月9日到北京投诉上海有关部门违法乱纪和对其实施迫害后,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人员及其雇佣人员秘密从北京绑架回上海关押,其后失去联系。 上海访民葛开英“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带回后遭秘密关押 朱亚平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叫朱亚平,住中国上海市徐汇区日晖六村176号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开英去中国北京当局递交信件材料,投诉中国上海市黄浦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和街道办事处违法乱纪和实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和其雇佣的恐怖分子(官方称呼为临时工)...
李律师就这么走了,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离开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离开了和他共事的同行,也离开了需要他服务的民众。。。或许他太累了,需要静静地休息;或许他还有许多工作未结;或许他还想贡献更多力量。。。一切一切都无需多言:相信他会在天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眷恋的神州大地能逢凶化吉,那时他定将露出特有的微笑。
你的眼中饱含泪水/你的头上缠着一块白布/那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你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它们没有流下来/你望着前方/前方有什么/也许还是黑监狱/还是劳教/还是注定破碎的希望和你不甘绝望的心/哦,母亲/让泪水流下来吧/这样好受些/哪怕里面有血/哪怕/泪流过之后/再也没有泪/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看不见光明/更看不见黑暗
我不知道怎么来安慰隋牧青律师,但我知道他比我更加坚强,我只想站出来为他作荣耀的见证,他的确是一个好律师,好到肝胆相照,好到情同手足,好到倾盖如故,好到荣辱与共……他律师职业生涯,因着这些美善的见证,必将充满鲜花和掌声和美名!
截至2018年1月15日,人权律师王全璋已经被秘密羁押920天,是2015年7月开始的709打压中被逮捕的几十人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消息的人。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抓捕前似乎就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在留给父母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页面

订阅 维权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