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们不需要中转站,需要的是跟进督办,解决问题——5条推文被判刑4年,母亲投诉无门网上为儿喊冤

New!
2021年07月08日

中国人权注:新疆乌鲁木齐市退休职工李新华女士转来为其儿子李霖喊冤的公开信(见下)。据公开信:2018年2月,户口在辽宁沈阳的李霖到新疆探亲过春节,由于在推特上发了5条有关新疆现状的信息被逮捕,遭到乌鲁木齐市公检法办案人员合伙陷害,之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迄今戴脚镣3年。3年来,李新华申诉无门,控告无果。今年3月,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全面开展后,她多次向自治区政法教育整顿领导小组控告乌鲁木齐警方非法抓人、非法扣押物品和非法拘禁,以及为有管辖权,制作虚假居住地和虚假户籍地等多项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但同样是被推诿;去自治区党委求见新疆第一把手陈全国书记,更是不得其门。不仅如此,2021年初她成为“重点人员”,每次出行受到限制,“七一”前夕,她每天24小时被多人监视。她质问:“这是在依法治疆吗?有人权吗?”


我们不需要中转站,需要的是跟进督办,解决问题
李新华
2021年7月8日

大家好,我叫李新华,是新疆乌鲁木齐市退休职工,电话136 3995 5916。

2018年2月,我那长期居住在内地,户口在辽宁沈阳,31岁的儿子李霖来新疆探亲过春节,由于在推特上发了5条有关新疆现状的信息,遭到乌鲁木齐市公检法的办案人员合伙陷害:李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戴脚镣3年。

由于我拿到了他们大量造假陷害李霖的全套案卷材料(共二本)。3年来,我申诉无门,控告无果。

今年3月,我终于盼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的全面开展。

2021年3月11日,我在12337举报平台上分别进行了控告。

2021年3月26日我向自治区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同城快递了三份控告状,邮政快递单号显示2021年3月27日已签收。

1、关于我控告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水磨沟区分局南湖北路派出所民警范跃锋(1)非法抓人、非法扣押物品和非法拘禁(2)为有管辖权,制作虚假居住地和虚假户籍地(3)制作大量虚假侦查手续,伪造签名,找人作伪证(4)制作大量非法证据(5)罗织罪名,在罪名上弄虚作假(6)涉嫌销毁或藏匿物证等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附20页书证)。2021年4月13日,我接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打来0991 4919661的电话,说:“我们收到你向政法整顿领导小组反映的一个批转件,现在我向你核实一下情况,后续会有人联系你”。

至今没有人主动联系我。

2、关于我控告乌鲁木齐市检察院检察官刘进波和副检察长蒋兴国(1)在李霖被刑事拘留30天后,在批准逮捕时对李霖超期羁押4个多月,并在《批准逮捕书》上掩盖成4天。(2)违法拒绝我自己请的律师阅卷和会见,刘进波推荐的律师田文化坑害李霖。(3)捏造事实陷害。(4)刘进波在法庭上出示假物证。(5)蒋兴国利用职权充当保护伞等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附6页书证、录音证据光碟1张)。

近2个月没有人联系我。

3、关于我控告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张诚和庭长邓颖(1)捏造事实陷害李霖。(2)为掩盖真相,违法进行不公开审理,拒绝旁听。(3)在庭审过程和庭审人员上弄虚作假。(4)配合公诉人在法庭上使用假物证(5)不依法进行公开宣判等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附8页书证、录音证据光碟1张)。

2021年4月13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打来0991 4687803电话,结果是:“这两位法官是依法办案”。

2021年4月19日,我向自治区政法教育整顿领导小组打电话0991 2970060反映了以上情况。

2021年5月7日,我再次向自治区政法教育整顿领导小组重复快递了以上三份控告材料,并写了以上情况,邮政快递单号显示2021年5月9日签收。

2021年5月31日,我接到乌鲁木齐市检察院于检察官打来0991 8535191的电话,说:“关于刘进波的问题,已经告知过你关于对刘进波违规推荐律师的行政记大过处理。已经处理过了,经过了市监委,也经过了两次复查,这个处理结果没有问题。关于刘进波在法庭上使用假物证等问题,他在办案过程中没有问题。关于蒋兴国,因为他是我们院领导,就算我们查了你也不满意”。

2021年6月3日,我打市检察院电话09918535191要关于我控告副检察长蒋兴国的结果,答复为:“没有你说的这些问题,蒋兴国没有问题”。

由于公安方面一直没有给我结果,2021年5月31日,我给市公安局打电话09914919661要结果,答复为“给我的任务就是向你核实一下,我把结果反馈以后,有专人安排调查。我们给教育整顿办反馈,由他们给你答复”。

2021年6月3日,我再次给市公安局打电话09914919661要结果,答复仍然是“我只负责向你核实一下你的举报内容,我的任务已完成,调查结果是否已向整顿领导小组反馈我不清楚。按理,你反映到整顿领导小组那儿,由他们给你答复”。

接着,我打第七指导组电话0991 4168221要结果,答复为:“我们只负责转案子,不参与办案”。

我没有想到期盼已久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竟然是这样!我无比愤怒。

2021年6月15日,我去自治区信访中心找中央第十六督导组,信访大厅右上角挂有“中央第十六督导组”的红牌,不见人。工作人员说:中央督导组不接见来访,我们也见不到。我问联系方式,被告知:没有。

2021年6月16日我向自治区政法教育整顿领导小组通过邮政同城快递了材料,反映全部控告的结果。快递单号显示2021年6月17日签收。

2021年6月21日,走投无路的我去自治区党委求见新疆第一把手陈全国书记。虽然我一直在依法控告,但是,2021年初我被成为“重点人员”,每次出行受到限制。七一前夕,每天24小时被多人监视,所以,当天陪我去自治区党委的有派出所的所长、社区民警、包户干部、街道办干部若干人。我没有见到陈书记,但是工作人员收了我写给陈书记的求救信。我又去十几米外的自治区纪委,工作人员以涉法涉诉为由不收我写给新来书记田湘利的求救信。之后,我去邮局用挂号信寄出。

2021年6月28日,我终于再次打通自治区政法教育整顿领导小组0991 2970060的电话,反映乌鲁木齐市公检法各部门在这次整顿中,面对我的逐条控告,用推诿或耍无赖对付我。该工作人员的答复是:我只负责记录。

2021年6月30日全国第一阶段的市县级政法教育整顿工作结束。

我没有想到自治区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仅仅是个中转站,并没有起到督办的作用,而是把我递交的材料又转回制造冤案的各单位,让他们给我答复,所以我仍然被推诿和欺压。

这就是他们在政法教育整顿工作中倡导的“真正实现刀刃向内,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清除害群之马”的实际情况。

我把三份控告材料放网上,请公众来评判吧。也请大家关注我微信和微博上的内容。大家看看到底谁是真正的罪犯。老百姓有法可依吗?老百姓依法申诉和控告有用吗?

之前,因为我一直相信政府,相信国家的宪法和法律有用,所以3年来,我一直在依法申诉和控告,竟然成了“重点人员”,每次出行受限制。今年七一前夕,我每天24小时被多人监视。这是在依法治疆吗?有人权吗?

李霖母亲李新华
2021年7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