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們不需要中轉站,需要的是跟進督辦,解決問題——5條推文被判刑4年,母親投訴無門網上為兒喊冤

New!
2021年07月08日

中國人權注:新疆烏魯木齊市退休職工李新華女士轉來為其兒子李霖喊冤的公開信(見下)。據公開信:2018年2月,戶口在遼寧瀋陽的李霖到新疆探親過春節,由於在推特上發了5條有關新疆現狀的信息被逮捕,遭到烏魯木齊市公檢法辦案人員合伙陷害,之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迄今戴腳鐐3年。3年來,李新華申訴無門,控告無果。今年3月,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工作全面開展後,她多次向自治區政法教育整頓領導小組控告烏魯木齊警方非法抓人、非法扣押物品和非法拘禁,以及為有管轄權,製作虛假居住地和虛假戶籍地等多項涉嫌違法犯罪的問題,但同樣是被推諉;去自治區黨委求見新疆第一把手陳全國書記,更是不得其門。不僅如此,2021年初她成為「重點人員」,每次出行受到限制,「七一」前夕,她每天24小時被多人監視。她質問:「這是在依法治疆嗎?有人權嗎?」


我們不需要中轉站,需要的是跟進督辦,解決問題
李新華
2021年7月8日

大家好,我叫李新華,是新疆烏魯木齊市退休職工,電話136 3995 5916。

2018年2月,我那長期居住在內地,戶口在遼寧瀋陽,31歲的兒子李霖來新疆探親過春節,由於在推特上發了5條有關新疆現狀的信息,遭到烏魯木齊市公檢法的辦案人員合伙陷害:李霖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戴腳鐐3年。

由於我拿到了他們大量造假陷害李霖的全套案卷材料(共二本)。3年來,我申訴無門,控告無果。

今年3月,我終於盼來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工作的全面開展。

2021年3月11日,我在12337舉報平台上分別進行了控告。

2021年3月26日我向自治區政法隊伍教育整頓領導小組同城快遞了三份控告狀,郵政快遞單號顯示2021年3月27日已簽收。

1、關於我控告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水磨溝區分局南湖北路派出所民警範躍鋒(1)非法抓人、非法扣押物品和非法拘禁(2)為有管轄權,製作虛假居住地和虛假戶籍地(3)製作大量虛假偵查手續,偽造簽名,找人作偽證(4)製作大量非法證據(5)羅織罪名,在罪名上弄虛作假(6)涉嫌銷毀或藏匿物證等涉嫌違法犯罪的問題(附20頁書證)。2021年4月13日,我接到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打來0991 4919661的電話,說:「我們收到你向政法整頓領導小組反映的一個批轉件,現在我向你覈實一下情況,後續會有人聯繫你」。

至今沒有人主動聯繫我。

2、關於我控告烏魯木齊市檢察院檢察官劉進波和副檢察長蔣興國(1)在李霖被刑事拘留30天後,在批准逮捕時對李霖超期羈押4個多月,並在《批准逮捕書》上掩蓋成4天。(2)違法拒絕我自己請的律師閱卷和會見,劉進波推薦的律師田文化坑害李霖。(3)捏造事實陷害。(4)劉進波在法庭上出示假物證。(5)蔣興國利用職權充當保護傘等涉嫌違法犯罪的問題(附6頁書證、錄音證據光碟1張)。

近2個月沒有人聯繫我。

3、關於我控告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張誠和庭長鄧穎(1)捏造事實陷害李霖。(2)為掩蓋真相,違法進行不公開審理,拒絕旁聽。(3)在庭審過程和庭審人員上弄虛作假。(4)配合公訴人在法庭上使用假物證(5)不依法進行公開宣判等涉嫌違法犯罪的問題(附8頁書證、錄音證據光碟1張)。

2021年4月13日,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打來0991 4687803電話,結果是:「這兩位法官是依法辦案」。

2021年4月19日,我向自治區政法教育整頓領導小組打電話0991 2970060反映了以上情況。

2021年5月7日,我再次向自治區政法教育整頓領導小組重復快遞了以上三份控告材料,並寫了以上情況,郵政快遞單號顯示2021年5月9日簽收。

2021年5月31日,我接到烏魯木齊市檢察院於檢察官打來0991 8535191的電話,說:「關於劉進波的問題,已經告知過你關於對劉進波違規推薦律師的行政記大過處理。已經處理過了,經過了市監委,也經過了兩次復查,這個處理結果沒有問題。關於劉進波在法庭上使用假物證等問題,他在辦案過程中沒有問題。關於蔣興國,因為他是我們院領導,就算我們查了你也不滿意」。

2021年6月3日,我打市檢察院電話09918535191要關於我控告副檢察長蔣興國的結果,答復為:「沒有你說的這些問題,蔣興國沒有問題」。

由於公安方面一直沒有給我結果,2021年5月31日,我給市公安局打電話09914919661要結果,答復為「給我的任務就是向你覈實一下,我把結果反饋以後,有專人安排調查。我們給教育整頓辦反饋,由他們給你答復」。

2021年6月3日,我再次給市公安局打電話09914919661要結果,答復仍然是「我只負責向你覈實一下你的舉報內容,我的任務已完成,調查結果是否已向整頓領導小組反饋我不清楚。按理,你反映到整頓領導小組那兒,由他們給你答復」。

接著,我打第七指導組電話0991 4168221要結果,答復為:「我們只負責轉案子,不參與辦案」。

我沒有想到期盼已久的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竟然是這樣!我無比憤怒。

2021年6月15日,我去自治區信訪中心找中央第十六督導組,信訪大廳右上角掛有「中央第十六督導組」的紅牌,不見人。工作人員說:中央督導組不接見來訪,我們也見不到。我問聯繫方式,被告知:沒有。

2021年6月16日我向自治區政法教育整頓領導小組通過郵政同城快遞了材料,反映全部控告的結果。快遞單號顯示2021年6月17日簽收。

2021年6月21日,走投無路的我去自治區黨委求見新疆第一把手陳全國書記。雖然我一直在依法控告,但是,2021年初我被成為「重點人員」,每次出行受到限制。七一前夕,每天24小時被多人監視,所以,當天陪我去自治區黨委的有派出所的所長、社區民警、包戶幹部、街道辦幹部若干人。我沒有見到陳書記,但是工作人員收了我寫給陳書記的求救信。我又去十幾米外的自治區紀委,工作人員以涉法涉訴為由不收我寫給新來書記田湘利的求救信。之後,我去郵局用掛號信寄出。

2021年6月28日,我終於再次打通自治區政法教育整頓領導小組0991 2970060的電話,反映烏魯木齊市公檢法各部門在這次整頓中,面對我的逐條控告,用推諉或耍無賴對付我。該工作人員的答復是:我只負責記錄。

2021年6月30日全國第一階段的市縣級政法教育整頓工作結束。

我沒有想到自治區政法隊伍教育整頓領導小組僅僅是個中轉站,並沒有起到督辦的作用,而是把我遞交的材料又轉回製造冤案的各單位,讓他們給我答復,所以我仍然被推諉和欺壓。

這就是他們在政法教育整頓工作中倡導的「真正實現刀刃向內,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清除害群之馬」的實際情況。

我把三份控告材料放網上,請公眾來評判吧。也請大家關注我微信和微博上的內容。大家看看到底誰是真正的罪犯。老百姓有法可依嗎?老百姓依法申訴和控告有用嗎?

之前,因為我一直相信政府,相信國家的憲法和法律有用,所以3年來,我一直在依法申訴和控告,竟然成了「重點人員」,每次出行受限制。今年七一前夕,我每天24小時被多人監視。這是在依法治疆嗎?有人權嗎?

李霖母親李新華
2021年7月8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