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itizen's Square

New!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New!
許志永 ,中國公民維權的領軍活動人士,公盟創始人之一,「新公民運動」主要創始人和標誌性人物,是中國司法史上「三博士建言」事件即「孫志剛事件」中建議全國人大廢除《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提議者之一。北京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曾任北京郵電大學文法經濟學院講師,曾當選為北京市海澱區第十三屆、十四屆人大代表。 2003年4月25日, 《南方都市報》報道了大學生孫志剛在廣州收容站被毆打致死一案,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輿論矛頭直接指向收容遣送制度。 5月14日, 許志永與俞江、滕彪一起就《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起違憲審查的公民建議。6月18日國務院通過《...
New!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New!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太太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New!
從七年前刑辯大咖歡聚一堂一腔熱血提出「刑辯十策」以推動法治到後來紛紛被中共十面埋伏變成「律師後」,陳建剛清點當年理想並歷數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種種卑劣手段,罄竹難書。 以下為陳建剛律師惠寄並由中國人權編輯的《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與燈塔國的差距 前幾日參加臺灣央廣廣播節目,談論唐吉田、劉巍二位律師被中國政府吊銷律師證十周年的事情,同時回顧十年之間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變化。瞭解到臺灣律師執業的一點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師證,這幾乎就是終生的職業,政府不會吊銷證件,更沒有所謂的年檢、考核之類。律師在國家機關面前也是受到職業的保護,比如,即便在幾十年前美麗島案件的時候,...
New!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709”人權律師王全璋服刑期滿出獄後被送到濟南遭強制“隔離檢疫”,但14天隔離期滿後仍不能回京與妻兒團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髮微信說,4月23日上午她到聖井派出所問員警:“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員警說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於他改造,並說“王全璋被剝奪政治權利5年,說白了,王全璋還算是在服刑”。員警還對王全秀說:“你們在網上發些東西對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內容如下 : 我陪著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著,我一想起來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聖井派出所,想找所長問清楚: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員警說明來意後,他就說向領導彙報。我等了半小時,所長沒來,...
戴振亞,人權捍衛者。文革中,戴振亞跟隨被下放的父母,在福建三明長大。畢業於廈門集美財經高等專科學校(現為集美大學財經學院),畢業後在廣州某大型建築企業工作。後戴振亞兄弟兩家均赴美定居,2013年戴振亞回到廈門照顧八十多歲的雙親,並在私營企業從事財務管理工作。 戴振亞是一個“對別人的不幸,我不能無動於衷”的公民。2013年起即參與廈門市公民同城聚會,公民送飯(救助良心犯及其家屬),曾聲援捐助過眾多公義人士。不管是外地同道來廈門,或者本地訪民需要,多是他安排接待迎來送往。2015年1月17日與潘甘平、鄒麗惠、吳淦等人共同發起《關於撤銷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三次提高成品燃油消費稅決定的建議書》...
李英俊,人權捍衛者,關注民主憲政和社會公義,參與為良心人士「送飯」、「送溫暖」等公民運動。自2013年開始先後參與同城公民「飯醉」;關注臺灣李明哲,屠夫吳淦,赤腳律師紀斯尊等活動;參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動。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隨後當局開始對參與和涉及此次私人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該案被稱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時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東警方跨省抓捕並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機、電腦、筆記本...
張忠順,獨立思想者,人權捍衛者,山東省煙臺大學前教師。參加過1989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一直關注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進程。2001年畢業於復旦大學-香港大學IMBA。2001年開始任教于煙臺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次年被聘為講師。 2007年上半年,他在給煙臺大學文經學院04、05級學生上《公共倫理學》的課堂上利用教室多媒體設備登陸境外網站,引用“重慶釘子戶”事件的海外報道和1989年六四事件的視頻作為教學材料,試圖對中國大陸當下的倫理現狀給出合理解釋和深度探討。 2007年暑假,他的學生將講課內容告訴家長,家長告知山東省有關部門,有關部門責成煙臺當地公安機關查處。2007年8月24日,...

頁面

訂閱 Citizen's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