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New!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New!
背景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殖民統治,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以下簡稱《聯合聲明》),為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鋪平了道路。《聯合聲明》確定將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其「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並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其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內保持不變。雖然「一國兩制」一詞未被明確提出,但它卻是奠定《聯合聲明》的基礎。 [1] 儘管中國在2017年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件,竭力予以廢除,但它仍然是一個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英國政府作為共同簽署國,有義務監督和確保該條約的有效執行,以保護香港以及其他國際社會的法治和基本權利與自由...
New!
在公益人士程淵被捕一周年之際,其妻施明磊發文講述這一年她和女兒所經歷的幾個恐懼片段以及求助於主救治的情況。施明磊與丈夫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但辦案機關卻把她作為罪犯對待,致使其3歲的女兒精神受到創傷。不出示證件,隨意對家屬進行恐嚇並把家屬作為人質等行為,讓人們看到辦案人員是如何“依法”辦案的。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 有關恐懼,有關醫治 —— 程淵妻子的一周年回憶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筆來,總是不知從何說起,又仿佛要好幾天的述說,才能說完我這一年的經歷和感受。...
New!
5年前,2015年7月,中國當局抓捕了約300名包括律師、法律工作者和維權人士在內的人權捍衛者,旨在扼殺維權活動,包括在法制內進行的活動。在被稱為「709大抓捕」的打壓中,許多人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被定罪。在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而被捕的人中,有一名年輕的律師女助理,名叫 趙威 ,時年24歲。一些被定罪者目前仍在監獄服刑。刑期最長的是維權人士 吳淦 ,他到2023年才能服完8年刑期,之後還將再被剝奪5年政治權利。 在律師 王全璋 的案件中,當局甚至拒絕向其家人提供法律要求的通知,其家人3年多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律師 李春富 在尋找哥哥李和平的過程中被警方帶走拘押;...
「709」大抓捕已經過去5年,但對律師和其他人權捍衛者的鎮壓仍在持續進行中,不斷有新的律師被抓捕,已經被釋放的律師仍無人身自由,被嚴格監控禁止出境,從「小監獄」走向「大監獄」。然而,無論中共如何打壓迫害,都無法挫敗這群勇敢者的堅韌和達觀,在高壓控制和持續恐嚇威脅的環境下,人權律師仍持續發聲並代理著中國最敏感的人權案件,即使面臨著被吊銷律師證失去生活來源甚至再次入獄被酷刑的風險,他們也要為同道為公民為其他人權捍衛者呐喊。以下是《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709」大抓捕的五周年聲明》,向這群勇敢者致敬! 風 ⾬ 如晦,逆風起飛 — 中國 ⼈ 權律師團律師關於 「709」 ⼤ 抓捕的五周年聲明 ⾃怨...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展開對律師的全面鎮壓,被稱為709事件,其行動和影響持續至今。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聲明,聲援在押的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郝勁松、戈覺平等人,讚賞他們作為律師和公民為了人權事業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譴責中共政府剝奪當事人通信和會見權利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關於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聲明 許志永、丁家喜是中國公民運動的宣導者,中國公民運動以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建立為宗旨,長期不懈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而努力,主要有推動農民工受教育平權等。 據此前公開的資訊以及相關當事人的介紹,我們得知2019年12月初許志永、...
中國人權編者按:武漢市民張海通過起訴等法律手段將政府置於法律框架之下解決問題,代表著普通民眾法律意識的覺醒;武漢市中級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理該案,將是測量中國是否法治國家的試金石,讓我們拭目以待。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失去自由兩年多,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下文為許豔總結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余文生律師案:妻子許豔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2020年2月11日,許豔向徐州市檢察院,針對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劉明偉法官,超期羈押、久拖不判問題,進行了投訴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即停止違法與不人道的超期羈押、久拖不判行為,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2020年2月22日,許豔去郵局給余文生律師匯錢,但是沒有匯成。...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