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情况说明

New!
2021年12月21日

中国人权编者按:九零后湖南湘西山村小学女教师李田田,在上海震旦学院女老师宋庚一因在讲课时发表历史事件要有史料支撑言论而遭学生告密被校方开除后,在社交媒体上为宋老师鸣不平,并谴责告密者、校方、官方报道和沉默的知识分子,然而,李田田因此不仅遭当局威胁,更被以其精神有问题为由强行关押进精神病院。本文作者楼哥是李田田的微信好友,两人从未谋面,在收到李田田的“求救微信”后,楼哥与她保持密切联系,并第一个向外界发出呼吁关注的声援信息。

李田田怀有四个月身孕,她在给友人发出的信息中说:“我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向社会求助。如果我死了,那就是一尸两命吧!”。李田田现被关在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位于湖南省永顺县灵溪镇),其家人和未婚夫都不得探视。楼哥文中问:“她到底涉嫌犯了什么法?或,她到底涉嫌犯了什么罪?”“湖南省永顺县官方必须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RWzBnuJnC1srwsNu4nssQ

该文文字版如下。


楼哥: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情况说明

大家好,我是楼哥。

这两天,关注李田田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作为最先发布李田田老师求救微信的人,我这两天也收到了很多很多的信息,绝大多数都是心存善意的鼓励和打气,也有极少数是不怀好意的猜测和攻击。

因为信息太多,我无法一一回复,所以我决定写一篇文章,简要的陈述事情经过,借此说明真相,并表达我的态度。请大家耐心看完。

我不是李田田老师的亲人或亲戚,也不是李田田老师的同事或同学,我们至今都没有见过面。至今,我也没有李田田老师任何亲人、亲戚、同事或同学的联系方式。

虽然我跟李田田老师成为微信好友已有一两年,但我们的互动主要是在朋友圈彼此点个赞。直到2021年12月18日(星期六)晚上8点,我打开微信看到她两个小时之前发来的求助信息,我才想起应该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她。

虽然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了李田田老师,但她当时并没有打给我,她说暂时不方便通电话。她还告诉我:她没有签所谓的“认罪书”,教育局和公安局的人已经走了。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下午4点51分,李田田老师突然又给我发来求助微信这时候,我们才第一次通电话。直到此时,我才得知她的电话号码。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下午4月54分,李田田老师给我打来电话。通话一分钟后,电话突然断掉,我打过去,她马上就接听了。两次通话,共7分钟。在电话里,她泣不成声,她告诉我,她怀有身孕,她的男朋友正在(注:或已经,现在记不准确了)从外地赶来。她甚至多次告诉我,如果她被逼得走投无路,就只好自寻了断,以自杀相抗争。我在电话里一再告诉她,绝对不能做傻事,一定要时刻想到她的母亲和肚子里的孩子,并告诉她,我马上发朋友圈和写文章声援她,如果有任何突发情况,请她立即打电话给我。

挂掉电话后,我不放心,又发了一条微信给李田田老师,叮嘱她一定不要做傻事,然后马上编写了一条声援她的朋友圈发出去。

此后,我开始写一篇声援李田田老师的短文。大概半小时后,我匆匆写完文章,准备按约定发给她确认时,结果看到她发来的求救微信她说:十几个人闯入她的卧室,已经把她强行带走了,甚至都没让她穿好裤子。

在最后发给我的求救信息中,李田田老师还说,她把一部备用手机藏在了内裤里。但我在截图时删掉了这句话。因为我觉得,把一个女人,尤其是把一个孕妇逼成这样,是一种很不堪的耻辱。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这句话。

此后,我多次拨打李田田老师留给我的两个手机号码,接通后均无人接听。然后,我将那篇声援她的文章稍作修改后,发了出去。文章标题是:求救!湖南女老师李田田被教育局和公安局上门威胁后,又被强行带走!

我觉得,作为一个人,我应该把另一个人的“求救声”传播出去。这是人性的本能。而且,发出求救信息的这个人,还是一个很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所以我义不容辞,也算是不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这,就是我愿意声援李田田老师的全部原因。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晚上6点33分,声援文章通过审核发出后,我再次拨打李田田老师的电话,仍然无人接听。

在焦急的等待中,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晚上9点,李田田老师的一位师友通过微信找到我,然后发给我一张手机短信截图。

这张截图彻底坐实了我的担心:李田田老师肯定已经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了。因为她留给我两个手机号码,其中一个号码的归属地就是陕西西安;而且,她在最后发给我的求救信息中,就明确告诉我,她把一部备用手机藏在了内裤里……关键点全部吻合。

李田田老师有抑郁症,而且怀有身孕,怎么能够被送进精神病院呢?我很担心她的遭遇。但我又没办法联系她的亲人、亲戚、同事和同学。

我一夜无眠。

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一大早,我通过各种办法,终于找到了湖南省永顺县公安局、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的座机电话,然后从上午九点开始,我逐一打电话过去询问李田田老师的情况。这些部门给我的回复,要么是“具体情况不清楚”,要么是“听说了,在进一步了解”,要么是“在调查,等官方公布”……我不甘心,又多次拨打湖南省永顺县宣传部综合办的电话,最后得到了一个让我稍微安心的回复:县里的领导正在开会研究,等下午……并告诉了我一个县委宣传部新闻办的座机号码,让我下午打过去了解具体情况。

但在此时,有几个关注李田田老师遭遇的朋友告诉我:我那篇声援李田田老师的文章,可能是因为阅读量太大,有人盯上了,已经被删除了。

声援文章被删,给了我不小的打击。因为我还寄希望于李田田老师的亲人、亲戚通过这篇文章找到我,然后带给我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最新消息。

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下午,在等待“官方公布”的时间里,我又多次拨打湖南省永顺县委宣传部新闻办的座机电话,但一直都无人接听。又打电话给永顺县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综合办,他们的回复,都是简单的几个字:等官方公布消息。

然而,所谓的“官方公布”,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从晚上等到深夜,都没有等来。期间,有不少李田田老师的读者找到我,想要打探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最新情况。然而,我这里并没有什么最新情况。

我深感无力。一个原因是,我无法联系到李田田老师的家人;第二个原因是,我从湖南省永顺县官方那里也得不到任何有效的信息。和几个关注李田田老师的朋友聊到半夜两点,最后大家好像都觉得无计可施,只能被动等待。聊天结束后,我甚至有点偏执的把所有关注李田田老师遭遇的文章都找来读了一遍。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2021年12月21日(今天,星期二)上午9点,我又开始拨打湖南省永顺县公安局、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的电话。我只想知道,已经失联近两天的李田田老师,她现在究竟在哪里。虽然我能猜到结果,但我希望这个事实从官方口中说出来。

但所有的询问电话,最后都被推到湖南省永顺县委宣传部,然而永顺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我是记者要采访,就去找省委宣传部发函;如果我只是来打探消息,就等官方公布。

这又走入了死胡同。

我实在想不明白,李田田老师作为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失联了两天,而且被全国各地这么多的人关注,湖南省永顺县官方为什么就不能公开回应一下呢?这至少可以破除种种猜测和谣言啊。

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有人给我发了一份李田田未婚夫的录音。听完录音就明确了:李田田老师现在被关在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位于湖南省永顺县灵溪镇),就连李田田老师的未婚夫都不能去探视。

怀有身孕的李田田老师,为什么要被强制送去精神病院?为什么不能回家?她到底涉嫌犯了什么法?或,她到底涉嫌犯了什么罪?

这些问题,都是公众最关注的问题,也是必须要有答案的问题。

所以,湖南省永顺县官方必须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而且越快越好。所有的沉默,都不能打消公众的疑虑,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最后恳请大家:请不要传播任何关于李田田老师的谣言,请继续关注李田田老师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