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生观察:阻止黄琦与母亲见面是丧失人性的专政体现

New!
2020年05月15日

随着时间推移,身患多种疾病、肿瘤已扩散且年高87岁的蒲文清老人,已日益绝望于生前最后得见一眼系狱的儿子黄琦了。一个濒死老人最后想见儿子一面的愿望居然在这个号称盛世,标榜尊重人权,许诺依法治国的时代,而成为空谈,这充分暴露出中共当局与人类文明、法治、人权背道而驰,而只信奉完全丧失人性的赤裸裸的冷酷无情的阶级专政的权力本质。

黄琦1963年4月7日出生于四川,毕业于四川大学无线电子系,1998年成立了“天网寻人事务所”,1999年设立“六四天网”网站。

由于网站同时还登载各种批评时政的文章,引发中国当局的关注。2000年2月,原四川省国安人员卜列平等人到天网寻人事务所与黄琦发生冲突,黄琦被打伤。这一事件引发极大反响,随后中国当局查封了天网网站。4月15日,在一家美国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帮助下,天网网站重新开张。由于以后天网在时政与公共评论中的声音越来越尖锐,2000年6月3日即六四事件十一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黄琦被警察逮捕。在被捕近三年后,2003年5月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5年。黄琦被捕后,引起世界广泛关注,美国政府及数百家国际组织抗议中国大陆对黄琦的迫害。中国国内民间对司法裁定有巨大的争议和质疑,认为事实和证据都不能成立,并认为这是当局一直拖到近三年后才判刑的原因。2004年6月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和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2届互联网自由奖”。2005年6月4日,黄琦刑满获释。

2008年中国汶川大地震后,黄琦积极参与救灾活动,同时为地震中死亡学生的家长提供帮助,而且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6月10日晚,黄琦和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两名工作人员吃饭时被几名身份不明的人强行塞进一辆汽车带走。6月16日上午,黄琦母亲蒲文清收到了其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受到刑事拘留的通知书。7月,黄琦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名被正式起诉。2009年11月23日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对黄琦案进行了宣判,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三年。2011年6月10日黄琦刑满出狱,继续从事人权工作。

2016年11月28日,黄琦在家中被警方带走。12月7日,有访民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黄琦已被刑事拘留,正被羁押于绵阳看守所。黄琦母亲于12月16日返回家中,并得到官方通知称黄琦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而被正式逮捕。

2019年1月14日,四川绵阳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黄琦被控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的案。美国等西方国家外交官前往绵阳法院试图参加旁听,但均遭阻拦。多名赶去围观的黄琦支持者被限制自由后,不久被释放。庭审前,黄琦的老母亲、85岁的浦文清到北京去陈情,表示黄琦的健康状况危急,不希望儿子在狱中送命,多次申请保外就医但都被驳回。浦文清2018年12月7日在北京遭到暴力殴打和阻止上访。2019年7月29日,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黄琦"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没收个人财产2万元。黄琦提起上诉,但被四川高院驳回维持原判。

2019年12月24日黄琦已经入四川省巴中监狱服刑。监狱规定罪犯入狱两个月后家属才能会见。本来打算两个月期满后会见黄琦,怎奈疫情爆发,监狱中止会见。如今黄琦的母亲肺肿瘤已扩散,呼吸困难,每天輸氧,生命垂危,随时可能离开人世。而据蒲文清女士跟监狱方了解,黄琦也因身患重病而无法分到监区安排工作,据此,黄琦的母亲深恐自己不能见黄琦最后一面,而黄琦也不能活着走出监狱。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因为在现代科技下,黄琦与母亲完全可以通过视频会见,不存在引发任何疫病危险,但四川执法当局拒绝如此轻易可作出的安排。可见,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当局的目的。中共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当然,中共当局信奉的马列阶级斗争学说,就是主张无情斗争与残酷专政,公然抛开人类一切人伦纲常与亲情关爱。多年来不仅让亲人成仇,父子反目,师友为敌,屡屡造出种种伤天害理的罪孽,而且公然剥夺亲人最后生死相见的机会。将大批政治犯如刘晓波、陈西、野夫等等人士最后见一面自己父母的机会剥夺。

今天,中共当局又在黄琦母子间再度制造这种人间悲剧。这种丧尽天良的行径应该受到所有文明人类的唾弃!

 

——转自民生观察(202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