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為什麼要代理陳克貴案

2012年08月06日

【陳克貴】2012年4月底,山東著名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逃離被重重包圍的家園,當局發現後甚為震怒,大肆搜捕,深夜持械闖入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家,陳克貴用家中菜刀反擊自衛,傷到部分官員。包括廣州律師陳武權在內的各地律師紛紛自願為陳克貴涉嫌故意殺人案辯護。但陳武權先是被律管處要求退出辯護並不讓他去山東,後又迫使其所在律師所與之解除聘用合同。陳武權發出公開信,請廣州市司法局不要逼他上樑山。


陳武權:我為什麼要代理陳克貴案

廣州市司法局:

陳光誠之事,我早有所耳聞,感覺這是中國法治史上一大黑點。但我畢竟只是一名為三餐而奔波的律師,也沒怎麼用心關注過陳光誠之事。今年4月份,突然聽到陳光誠跑到美大使館,還有其侄子陳克貴涉嫌故意殺人。我的感覺是,陳光誠的出跑,將使中國的外交顏面盡失。中國唯一能挽回一點顏面的辦法是客觀依法處理陳光誠之事,以及陳克貴之案。

4月28日,山東劉衛國律師邀請我參與陳克貴之案。我答應了。個中原因如下:

  • 第一.陳克貴案,屬普通刑事案。任何律師都可以代理。
  • 第二.陳克貴,必須要有律師來為其辯護。這樣,才能體現中國的法治。
  • 第三.陳克貴必須由其家屬和外界信任的律師來辯護,才能體現法治與公平。
  • 第四.陳克貴案,天下人皆知,中國不應該行政干預此案,否則中國的國際形象將再度惡化。

居於以上原因,我答應代理陳克貴案。因為,我相信,我能依法客觀地為陳克貴辯護,不會為了某些目的而歪曲本案,因為我沒有其他目的,只想客觀地為陳克貴辯護。

但,當廣州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領導找我談話,要我退出該案時,我還是答應了,也答應不能以任何藉口過去山東。

令我難以接受的是,5月18日,廣州市司法局指示律師事務所解除與我的勞動合同。我真的憤怒了。我無法想像,廣州的司法局竟然如此的黑,竟然如此的不講法律,竟然如此的幼稚。全國十幾個律師同意代理陳克貴案,甚至在陳克貴案被山東當局指定辯護之後,還有北京丁錫奎、上海斯偉江、山東劉衛國等律師堅持代理陳克貴案。他們不受任何處分,我為什麼就要受處分呢?難道就廣州司法局領導具有相當的智慧,及時識別某些別人用心的人,並將其清除出律師隊伍嗎?還黨與國家一個安寧嗎?

經過兩個多月的調查核實,我終於查清處理我的幕後黑手是廣州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主管全面的副處長沈敏。

沈敏,原在廣州市檢察院公訴處工作,後因同事關係不好而調到婦聯,再調司法局,並藉著與原司法局長盧鐵峰的關係而橫行於司法局。

沈敏雖然也是法律出身,但其思想還停留在三反五反六反八反的階級鬥爭年代,總想將某些人樹立為階段鬥爭的對象,這樣,不僅體現了廣州司法局律師管理處的重要性,還可以從對這些人的鬥爭中撈取政治資本。和平年代,要想撈取政治資本,也只有不斷地假想敵人,再將其打敗。

最後聲明,我還是一名黨員,也曾經對黨忠心耿耿,也曾經為黨的事業貢獻了七年青春。別以為你們才有資格愛黨愛國,祖國我有份,黨我也有份。

懇切希望廣州市司法局能依法客觀處理,不要給廣東的司法抹黑,不要給一心倡導法治的汪洋抹黑,不要將我逼死。你們有家人,我也有老婆孩子。再逼我,我也只能上樑山了,但上樑山前,我會跟你們道個別。

 

陳武權

2012年8月6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