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为什么要代理陈克贵案

2012年08月06日

【陈克贵】2012年4月底,山东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逃离被重重包围的家园,当局发现后甚为震怒,大肆搜捕,深夜持械闯入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家,陈克贵用家中菜刀反击自卫,伤到部分官员。包括广州律师陈武权在内的各地律师纷纷自愿为陈克贵涉嫌故意杀人案辩护。但陈武权先是被律管处要求退出辩护并不让他去山东,后又迫使其所在律师所与之解除聘用合同。陈武权发出公开信,请广州市司法局不要逼他上梁山。


陈武权:我为什么要代理陈克贵案

广州市司法局:

陈光诚之事,我早有所耳闻,感觉这是中国法治史上一大黑点。但我毕竟只是一名为三餐而奔波的律师,也没怎么用心关注过陈光诚之事。今年4月份,突然听到陈光诚跑到美大使馆,还有其侄子陈克贵涉嫌故意杀人。我的感觉是,陈光诚的出跑,将使中国的外交颜面尽失。中国唯一能挽回一点颜面的办法是客观依法处理陈光诚之事,以及陈克贵之案。

4月28日,山东刘卫国律师邀请我参与陈克贵之案。我答应了。个中原因如下:

  • 第一.陈克贵案,属普通刑事案。任何律师都可以代理。
  • 第二.陈克贵,必须要有律师来为其辩护。这样,才能体现中国的法治。
  • 第三.陈克贵必须由其家属和外界信任的律师来辩护,才能体现法治与公平。
  • 第四.陈克贵案,天下人皆知,中国不应该行政干预此案,否则中国的国际形象将再度恶化。

居于以上原因,我答应代理陈克贵案。因为,我相信,我能依法客观地为陈克贵辩护,不会为了某些目的而歪曲本案,因为我没有其他目的,只想客观地为陈克贵辩护。

但,当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领导找我谈话,要我退出该案时,我还是答应了,也答应不能以任何借口过去山东。

令我难以接受的是,5月18日,广州市司法局指示律师事务所解除与我的劳动合同。我真的愤怒了。我无法想象,广州的司法局竟然如此的黑,竟然如此的不讲法律,竟然如此的幼稚。全国十几个律师同意代理陈克贵案,甚至在陈克贵案被山东当局指定辩护之后,还有北京丁锡奎、上海斯伟江、山东刘卫国等律师坚持代理陈克贵案。他们不受任何处分,我为什么就要受处分呢?难道就广州司法局领导具有相当的智慧,及时识别某些别人用心的人,并将其清除出律师队伍吗?还党与国家一个安宁吗?

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核实,我终于查清处理我的幕后黑手是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主管全面的副处长沈敏。

沈敏,原在广州市检察院公诉处工作,后因同事关系不好而调到妇联,再调司法局,并借着与原司法局长卢铁峰的关系而横行于司法局。

沈敏虽然也是法律出身,但其思想还停留在三反五反六反八反的阶级斗争年代,总想将某些人树立为阶段斗争的对象,这样,不仅体现了广州司法局律师管理处的重要性,还可以从对这些人的斗争中捞取政治资本。和平年代,要想捞取政治资本,也只有不断地假想敌人,再将其打败。

最后声明,我还是一名党员,也曾经对党忠心耿耿,也曾经为党的事业贡献了七年青春。别以为你们才有资格爱党爱国,祖国我有份,党我也有份。

恳切希望广州市司法局能依法客观处理,不要给广东的司法抹黑,不要给一心倡导法治的汪洋抹黑,不要将我逼死。你们有家人,我也有老婆孩子。再逼我,我也只能上梁山了,但上梁山前,我会跟你们道个别。

 

陈武权

2012年8月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