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守望工程”

2013年07月30日

由“挪威森林李化平”發起的“公民守望工程” 倡導為每個被關押的良心犯建立救助小組,以改善其伙食、為家人和辯護律師提供經濟援助等。該“工程”自今年6月啟動以來,已經有多位各地公民伸出援手,“認領”被關押的良心犯難友。


“公民守望工程”

挪威森林李化平

“公民守望工程”的核心理念:保障良心犯家人有尊嚴的正常生活。守望工程,倡導為每個受難公民同仁家人,提供不低於正常生活水平的援助:目前標準是一年50000元。

同城公民自發為每個良心犯建立救助小組:風險分散、監督到位、責任到位。

“公民守望工程”目前只為今年以來被刑事拘留、逮捕目前仍然被關押的良心犯提供援助。

只要模式可操作,實施就簡單。

感謝貓友認領袁小華;
廈門公民認領劉萍;
北京公民認領張向忠;
感謝長沙公民認領袁奉初;
感謝武漢公民認領海南鄭酋午;
感謝江西公民認領李思華;
感謝南昌公民認領魏中平;
感謝劉兵、黃延金成為公民守望工程楊霆劍的責任人;
感謝昆明公民鼎力支持守望工程,認領北京公民王永紅。按月為被捕的公民王永紅家人提供4000元人民幣援助。
趙長青、顧義明暫獲救助;丁家喜、孫含會、李蔚可緩認領。

請認領這些難友:

宋澤、李剛、李煥君;許志永;劉遠東;袁冬、張寶成、馬新立、孫含會、齊月英、黃文勳。
名單請補充,請提供這些公民家人聯絡方式。

一,

二月底來,當局瘋狂打壓公民力量,幾十位活躍公民因為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原因被刑拘、逮捕,大部分被正式逮捕。

這些為義受逼迫的公民,這些勇敢擔當的良心犯,是為你、為我、為我們的孩子,為我們的國家坐牢。這些擁抱自由、公義、愛的公民,肩負人類的元精神,他們是這個潰爛時代的貴族。支持這些受難的公民,支持這些大寫的人,支持這些勇敢有擔當的良心犯,就是支持我們自己。

二,

守望工程分三部分:

1,送飯給公民難友本人,就是存錢到看守所;
2,為公民難友家人提供探望路費,為其家人提供經濟援助;
3,為公民難友聘請的律師支付律師費。

三,

我們公民現在要做的:

1,低調同城;繼續推動官員財產公示簽名。
2,給公民難友送飯;建議各地的同城公民為本地受難的公民送飯,資源不夠的地區大家共同分擔。
3,給公民難友提供法律援助。法律援助這一塊公民律師團做得非常好,如上海張雪忠律師就代理了趙常青、劉萍兩個人的案件。我個人的觀點是我們要籌集費用,支付給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們,這樣才能持續。

四,

今年至少45位公民被刑拘。

目前在押的還有:劉遠東;袁冬、張寶成、馬新立、王永紅、孫含會、李蔚、齊月英、丁家喜、趙常青;李思華、魏中平、劉萍;黃文勳、袁小華、袁奉初;楊霆劍;顧義明;鄭酋午夫婦;張向忠;宋澤、李剛、李煥君;許志永;青海劉本琦夫婦去年被刑拘到現在。

更正:331北京候欣已經取保回家;602衡陽黃勇華22日已經出來;上海沈艷秋625已取保回家;湖北杜導斌已經出來;北京杜斌已經出來;重慶羅亞鈴今天已經出來被監視居住;陳劍雄、李銀莉、北京色色候已經出來;428​​新余三君子之一是李思華,不是李學梅)

請關注、轉發。

五,

在恐怖與謊言中,我們堅持常識還原真相;在恐怖與謊言中,我們擁抱自由、公義、愛。

請您出手,呼朋友們一起援手:通過道義上、傳播上,經濟上幫助我們正在受難的公民同仁。至少,您可以轉發,告訴您的朋友們:這個苦難的國家,有這樣一批公民一直在努力。支持這些勇敢有擔當的良知公民,就是支持您自己。您也可以給良心犯寄明信片、捐款。

我是挪威森林李化平,我和你站在一起,我和公民許志永博士站在一起身體力行推進新公民運動;我是挪威森林李化平,我和受難的公民站在一起,我和公民丁家喜律師站在一起擁抱自由、公義、愛,堂堂正正做公民。

基於對自由的共同嚮往,我們守望相助。

附A

守望工程如何實施?

原則是自願、責任制。

受難公民同仁由公民朋友自發認領。每個認領的公民需要找到2個公民,共同搭建一個守望工程三人小組,專門負責為一位良心犯同仁送飯。

1,我們鼓勵同城公民為自己區域的良心犯送飯。現在先爭取按月,給受難公民同仁存1000元到看守所其個人賬戶上。對困難家庭,也至少按月為其家人籌集1000元補貼。

2,公民自發為良心犯捐款。 (每個受難公民同仁需要請兩位律師,我們爭取給每個律師提供15000元差旅辦案費。每個良心犯需要30000元法律援助費用。)

法律援助費用直接打入公義基金:開戶行:中國工商銀行北京分行學院路支行戶名許志永,賬號6222,0202,0004,5280,290,支付寶賬號:xuzhiyong2009@gmail.com

3,個案特別困難的受難公民同仁,定向募集資金。

4,守望工程,倡導為每個受難公民同仁家人,提供不低於正常生活水平的援助:目前標準是一年50000元。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