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關於匿名網友抹黑程淵一事的聲明

2019年09月20日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就《談談我認識的程淵》一文發表聲明,指該文嚴重不實,無視富能機構在公益事業的貢獻,試圖利用資金來源抹黑程淵和富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惡意將程淵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進行聯繫、嫁接和影射,嚴重侵害了程淵的名譽權。聲明說,此文所有網帖均匿名並在同一時間段於眾多境外網站發表,有理由相信這是同一黑手背後操縱的令人不齒的網路抹黑行為,目的很明顯是試圖利用輿論對程淵和其他當事人進行未審先判的網路抹黑和審判。施明磊敦促這位自稱為程淵友人的發帖者自行刪除所有網帖,停止侵權行為,並對程淵道歉。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關於匿名網友抹黑程淵一事的聲明

近日,本人收到網友轉發一篇名為《談談我認識的程淵》的文章,此文以不同ID和作者在同一時間段在眾多境外網站發表,其中有明境網(作者劉月熹)、加西網(發帖者王也)、九派神州(發帖者小小妮)、開元論壇(發帖者中開線上)、菲龍網(發帖者菲龍中人)、多維博客、新加城論壇等。

針對此文,作為程淵的家人,在程淵被禁止會見律師無法回應網文,為保護程淵的合法權益,避免程淵被網路審判,本人聲明如下:

《談談我認識的程淵》一文嚴重不實,此文未署名但以程淵法律人朋友身份寫就,貌似客觀理性,但文中先揚後抑,無視長沙富能機構在公益事業中的貢獻,試圖利用美國基金對程淵和長沙富能機構進行陰謀化的抹黑。網文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惡意將程淵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進行聯繫、嫁接和影射,引誘讀者對程淵做出與反送中有關的聯繫和猜想,嚴重侵害了程淵的名譽權。此文所有網帖均匿名並在同一時間段於不同網站發表,有理由相信這是同一黑手背後操縱的令人不齒的網路抹黑行為,此文的目的很明顯是試圖利用輿論對程淵和其他當事人進行未審先判的網路抹黑和審判,

本人認為所有線民應當基於事實和法律發表意見,所有的線民都應當秉持良知和善良對待他人,不應當捕風捉影對他人提出網路暴力指控,特別是在程淵人身自由受限、不允許會見律師、無法回應網文的情況下更應當慎重利用網路宣染指控。本人在此敦促這位自稱為程淵先生友人的發帖者自行刪除所有網帖,停止侵權行為,並對程淵道歉。

另外,由於牆越來越高,本人經常無法順利翻過防火牆與跟帖聯繫發帖者和發文網站,為保護程淵的合法權益,避免侵權行為繼續,懇請網友轉發通知相關網站和發帖者。

特此聲明!
 

程淵妻子:施明磊
2019年9月20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