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絕食感言

2014年01月14日

本文是作者參加紀念“六四”25週年(天下圍城,紀念“六四”, 催生憲政民主新中國)接力絕食活動於今年1月4日進行絕食當天寫的感言。在不久前,作者的朋友袁冬、丁家喜、趙常青、劉萍、宋澤、許志永、郭飛雄、李化平、王功權等維權人士相繼被捕,作者立誓:“不能讓他們白白坐牢,我們要竭盡全力,把中國建設成為一個在上帝庇佑之下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國家。”


我的絕食感言

肖國珍

 

絕食的時候,肌腸是餓的,心靈卻反比往日平靜一些。

自袁冬諸友進去後,我的生活就失去安寧——這是一種心靈的感受,是痛苦與憤怒交互作用的感受。接著,丁家喜、趙常青、劉萍、宋澤、許志永、郭飛雄、李化平、王功權等朋友相繼被捕。

每一被抓公民的後面,都是一個受迫害的故事。孤冷苦酸,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他們的家人也因此蒙難。

蒙難的又豈止是他們!

當我躺在席夢思上,我想著:他們睡在木板甚至地板統鋪上,或單獨被關小號;

當我享受甘飴,我想著:他們在忍飢挨餓;

當我工作或休閒時,我都想著:失去最珍愛的自由的他們,此刻情況怎麼樣呢?

有多少次,不管是私下聊天還是公眾場合,每每談到他們,我就無法自製,淚流滿面!

常青已是四度入獄,飛雄、志永、宋澤等,已是二度入獄——這還沒算上他們曾經遭受的其它種種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哪怕是第一次入獄的朋友,他們失去的每一天、每一刻的自由,也都是何等的珍貴啊!

由此上溯六十四年,所有良心犯,不亦如斯乎?

又不能不想起,王炳章、高智晟、劉賢斌等。這些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兒女,至今繫獄!

於很多人而言,絕食需要下決心;於很多人而言,雖絕食一天亦是不易。那麼,對於被剝奪自由的他們,處於飢餓半飢餓和孤獨之中的他們,被惡意折磨的他們,長期繫獄又是怎樣的煎熬呢?

思想上常有矛盾:有時想,應當和他們一樣受苦,心裡方安。有時想, 應當把他們因坐牢而少吃的那一部分,吃了;把他們因坐牢而未能做的那一部分工作,做了。

現在,朋友們在絕食。我參加。這,算是將我前一種想法,不及格地實現了一次。

然後,我該去實踐第二種想法了。

借用林肯的說法,在此立誓:不能讓他們白白坐牢,我們要竭盡全力,把中國建設成為一個在上帝庇佑之下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國家。

2014年1月4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