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New!
2020年06月14日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掌舵者、人民的領路人”的稱呼,還囊括了名目繁多、花樣翻新所有“小組長”的頭銜,國外媒體《經濟學人》趕來隨喜,贈送“全面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的名號。當然,習主席並不滿足,再接再厲,一路狂奔,除卻官方和學界榮譽之外,又橫掃了“習包子”、“寬衣帝”、“習大大”、“習精甚”、“二百斤不換肩”等民間、坊間各路桂冠。看今日事態,年與時馳,料想無期限執政的習主席還會榮登其他各路花榜。

就7年以來的觀察,筆者認為習主席的確不是凡品,漢武劉徹說“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卻非尋常之言。毛臘肉駕崩之後,鄧屠夫秉政,一改臘肉前規,不再叫囂“反帝反修”,癡心解放全球、垂涎世界偉人,反而低首下心、韜光養晦,“過頭的話不講,過頭的事不做”,東和日本,西拜美帝,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小平晏駕,後起者“三表哥”、“和諧帝”之流,蕭規曹隨,四十年來,雖然發生坦克上街、機槍屠民的暴行,然經濟復蘇、崛起乃不爭事實。有了錢的中國將何去何從?經濟改革一併政治改革,放棄專制集權實行民主化,還是繼續對內鐵血統治、對外垂涎世界?這個問題在毛後習前的幾十年當中,鄧江胡都在悶頭發財、虛與委蛇,美國“對華接觸政策” 貫徹了三十多年都沒能看到真相、看清本質,原因何在?原因就是鄧江胡都是平庸之輩,他們沒有能力擦亮美日歐政客的眼睛。所以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習主席登基僅7年,就成功地改變了美國四十多年的對華政策,迫使美帝公開承認錯誤,試問,誰人能夠?

走筆至此,想起有不少中國的反抗者甚至政治犯在呼求“倒習保黨”,倒了習,誰能夠完成這不世之功?

就筆者起淺見,我認為習主席至少有四項突破,這是他人所做不到的。分別爬梳如下。
 

■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

從發生在最近的香港《國安法》開始。

2020年5月28日,中國所謂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簡稱全國人大涉港決定。這份決定簡單說就是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進行國安立法,中國國安可以在香港設立機構,本質上結束港人治港的歷史,中共特務機關可以堂而皇之入駐香港,要抓要殺不再需要猶抱琵琶偷偷摸摸,代之以以國家安全為由任意抓捕和處置,像桂敏海、林榮基、肖建華等人一樣黑頭套過江將成為歷史。

“涉港決定”從根本上違背了香港基本法,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違背了中共“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

回頭看看中共對於《中英聯合聲明》的表態。

2017年6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明確表示:“《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檔,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

2019年8月20日,中共官媒新聞聯播表示:“美國副總統彭斯把香港問題與中美經貿協議直接掛鉤,是赤裸裸地將經貿問題政治化,公然干涉中國內政,用心極其險惡!彭斯副總統應該去補一補歷史課,拿《中英聯合聲明》這份過時無效檔干涉香港事務與中國內政,不僅讓自己淪為國際笑柄,也令美國國家形象蒙羞!”

上述表示核心詞彙就是簡稱為《中英聯合聲明》這份檔“過時、無效”。

那麼什麼是《中英聯合聲明》呢?

《中英聯合聲明》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就香港問題共同發表的一份聲明,於1984年12月19日由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柴契爾作為兩國政府首腦在中國北京簽訂,當時中顧委主任鄧小平、國家主席李先念、國務委員吳學謙、外交大臣傑佛瑞·豪等也有在場見證。兩國政府在1985年5月27日互相交換批准書,並向聯合國秘書處登記,《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讀者去查維琪百科吧。)

這份聲明列出了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中國政府會確保其社會主義制度不會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該聲明是中英兩國之間的一份國際條約,當然具有約束力;聲明沒有規定終止期限,任何一方無權單方面終止。

下一個問題,中國需要遵守國際條約嗎?這又涉及到《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26條規定:條約必須遵守。凡有效之條約對其各當事國有拘束力,必須由各該國善意履行。對於《維也納條約法公約》,中共政府於1997年5月9日遞交加入書,同年10月3日該條約法公約對中國生效。

說到這裡,可以回頭梳理一下前後順序:①大前提,中共政府參加了《維也納條約法公約》,承諾必須遵守國際條約;②小前提,中共政府與英國政府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這份國際條約;③結論,中共政府應該遵守《中英聯合聲明》之約定。但是習近平政府給出了石破天驚的說法:白字黑字的條約“過時、無效”,他們不需要遵守。

言而無信這叫啥行為?中國人說這叫“說話不算話”,或者直接就是“不要臉”。對於共產黨、習近平這種無信、不要臉的嘴臉,中國人是完全不陌生的,中國人70年以來每一天都是在被侮辱、被損害中度過。對內中共根本無需考慮遵守任何承諾。但有一個問題,中共對內不要臉、謊言加暴力是可以的,至於對外撕毀條約這就是當代偉人習近平的重大突破了。

習近平勇於把國際條約定性為“過時、無效”的這種創舉,意義重大,回頭翻翻中外歷史也可以看到不少前例,既然和談就是欺騙,立約轉臉就可以背叛,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下一步能解決問題的只能是大棒了。
 

■武漢肺炎中的“雙向絞殺”

再說國內新聞。

2020年6月11日,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再次爆發“武漢肺炎”,新疫情在北京的爆發,時間上距離中共國務院7日發佈《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僅僅時隔4天,地理位置也就幾公里而已。怎麼這麼不給黨中央、習主席長臉呢!

中共自己誇自己是從來都敢下狠手、不留情的,這次面對舉世追責,新華社說多國專家表示該白皮書具有“世界性的科學價值”,讀者如果耐得住噁心可以翻看該白皮書,什麼“取得武漢保衛戰、湖北保衛戰決定性成功、全力救治患者、拯救生命、依法及時公開透明發佈疫情資訊、共同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統攬全域、果斷決策”假話、屁話、空話都能捅上去。這白皮書當中沒有提到的是中共的“雙向絞殺”。

何謂雙向絞殺?分而論之。

其一,絞殺死者家屬。

武漢肺炎爆發以後,中共政府在武漢的隱瞞真相、瀆職、濫權和高壓管控對武漢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出現大量因為政府隱瞞疫情造成的死亡病例,甚至還有因為高壓管控造成困死、餓死甚至被直接打死的案例。現在疫情高峰已經過去,受害者和未亡人開始痛定思痛,有死者家屬開始尋求賠償,要為死者討一個說法。但是中共政府對待因為武漢肺炎死亡的家屬採取了最直接的絞殺,禁止提起行政訴訟,禁止要求國家賠償,禁止要求政府資訊公開,禁止死者家屬相互聯絡,禁止上訪……總之,習近平政府對於死者家屬的要求就是歲月靜好地接受死亡。在和死者家屬接觸的過程中,律師瞭解到點點滴滴的恐怖資訊,比如員警明確告知死者家屬,如果有5個人相互聯絡,警方就要實施抓捕;再比如,員警明確威脅死者家屬,“如果你繼續鬧,下一步我們就要收拾你家人,你孩子都要受影響……”員警說的孩子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孩童。這就是為什麼武漢封城之後居然沒有法律維權發生的原因。

其二,絞殺律師。

2020年3月份,海內外近20位中國律師組成“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開始幫助受害者及死者家屬。中共政府對於律師的絞殺隨即到來。3月中下旬全國各地律師開始被當地司法局約談,司法局明確表示:口頭傳達司法部對於律師的“三嚴禁、六不得”。僅僅是當初宣讀,沒有書面通知,不允許記錄,更不會給書面檔,甚至有部分律師在走進司法局會議室之後就被要求關閉手機。具體內容為:三嚴禁:嚴禁挑頭扛大旗;組黨結社;形成政治反對派。六不得:1、不得參加連署、發表公開信;2、不得通過行政訴訟、政府資訊公開、申請國家賠償等形式,製造事端;3、不得參加律師索賠團;4、不得以維權律師、敏感人員等身份與境外敵對人員勾連;5、不得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攻擊黨和政府;6、不得披露案件資訊,炒作案件。各省讀律師的約談、告誡、威脅至今沒有停止,內容也大致一致。

以往做律師的都知道在行政訴訟領域存在一個“立案難”,但還沒有發展到禁止提起行政訴訟、禁止要求國家賠償,禁止要求資訊公開的地步,今天升級到對當事人和律師進行雙向絞殺,這不得不說是習近平主席的又一個突破。

 禁止民告官就是關閉政府和人民之間的法律溝通,剩下的僅僅是統治與被統治關係了,這意味著中共政府和官員在瀆職、濫權之外將更無所羈絆,可以更加草菅人命、胡作非為而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這其實是在關閉高壓鍋的排氣閥,短時間是沒有問題的,一片平靜,但翻翻中國歷史就知道這種平靜有多可怕。
 

709後對辯護權的剝奪

剝奪中國人刑事辯護權是習主席自2015年以來的第三個突破。

中共對於國人辯護權的剝奪是以2015年709案為分水嶺的。709之前的政治案件、敏感案件,當事人還可以有自己的辯護律師,比如2013年的新公民案,教案、南方街頭案、法輪功案等等,其中許志永、丁家喜、張寶成、謝文飛、王默等人還可以有自己的律師,到2015年709案開始發生變化,中國當局開始試水推進剝奪當事人及家屬聘請律師的權利,其中周世峰、胡石根、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等人都被禁止聘請律師,轉由政府指派辯護人。當然,政府給免費配備的辯護人如同免費配備的公訴人一樣,功能和目標大致一致。

試水之後,習主席開始全面推進這個突破。

709案件之後,刑事案件江河日下,敏感案件、政治案件中幾乎所有的當事人都被剝奪了委託辯護人的權利,比如余文生律師、丁家喜律師、許志永、黃琦、甄江華、王默、謝文飛、劉豔麗、高智晟、陳秋實、方斌、王藏、劉進興、戈覺平、李懷慶、李思俠、陳建芳、徐昆、程淵、張展、戴振亞、許志永、蔡偉、陳玫、曲紅、張五洲、劉家財、丁靈傑、吳葛健雄、劉大志、危志立、柯成兵、楊鄭君、陳家坪、張忠順、郝勁松、尹旭安……這個名單可以可以羅列十張紙都不會窮盡。他們絕大部分都遭受了長時間秘密關押、酷刑折磨,甚至直接送進精神病院進行折磨虐待,比如破魔習豬頭的董瓊瑤。

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權利已經制度化,比如有關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比如公檢法、看守所設置官派律師,這是在制度化地剝奪當事人及家屬遴選律師的權利,如果要律師,你只能接受黨的安排。

當然,對辯護權利的絞殺也是兵分兩路的,一路絞殺當事人的辯護權,另一路則直接絞殺人權律師。709以來,一批律師進了監獄,還有一大批律師被吊銷或者註銷了律師證,比如周世峰、浦志強、王全璋、謝燕益、王宇、李和平、李金星、隋牧青、劉正清、文東海……當然,還有筆者本人。這個名單以羅列幾十人之多。就在剛剛過去了六四31一周年的那一天,河南任照律師被註銷了律師證。

如果從1979年中共政府制定《刑事訴訟法》開始計算,40年以來敢於在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的,也就是習主席這樣的新時代偉人。

沒了辯護權利,律師開始官派,其結果就是任何人都面臨官方的合法傷害,即便自己被構陷、被冤枉也無權辯駁,沒有說理的機會,人人自危。有能力、有資產者在這個國度其實都成了官方潛在的獵物,一時安樂只是獵人的目光沒有投向你罷了。
 

■終身皇帝夢

在2018年3月,習近平主持全國人大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習主席自己把自己送上了終身皇帝的寶座。

毛臘肉賓天之後,小平秉政,1982年12月,小平通過《八二憲法》,憲法規定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這象徵著中共廢除了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小平晏駕後,後繼者“三表哥”雖然有心戀棧,但無膽修憲,心不甘情不願也只能幕後垂簾。兒皇帝錦濤在“太后老佛爺”目光之下臨深履薄10年,更沒有膽子和願望動終身皇帝這塊乳酪,蕭規曹隨40餘年。敢開倒車成為終身皇帝、完成這個突破的,也只有當代偉人習近平。
 

■是習主席幹的嗎?

或許會有一個疑問,這是習主席幹的嗎?同樣的問題可以問問二戰中死於集中營的受難者是希特勒幹的嗎?

中國共產黨領導或者統治中國的一切,這是70多年的現實,不說以前,僅以習近平的言行為例,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輯的習主席《論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一書,收入習主席狗屁70篇,千言萬語就是一句話:堅持党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我們知道,“領導”這個詞可以用“統治”來同位替換。

共產黨的意志就是中國的法律。2014年習主席明確表示:“要善於通過法定程式使党的主張成為國家意志、形成法律,通過法律保障黨的政策有效實施,確保黨發揮總攬全域、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党的政策成為國家法律後,實施法律就是貫徹黨的意志,依法辦事就是執行黨的政策。”這充分說明中國法律只不過是共產黨的政策、意志,包括憲法。

黨的意志又是什麼呢?誰來指揮全黨呢?

共產黨的意志就是黨魁的意志。自2013年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共內部公開宣稱“以習近平為核心”;中共軍委表示“堅決聽從習近平的指揮、對他負責、讓他放心”;公安部表示“忠誠核心、擁護核心、跟隨核心、捍衛核心”;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提出,全國政法機關要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統一思想、指導工作;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明確表示:“人民法院首先是政治機關,切實把党的建設擺在首位”……

如此種種,反復在證明中共執政幾十年的一個常識: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國家法律,黨魁統治中國的一切,對於今日中國來說,習近平的意志就是國家的法律,習近平在統治這個國家的一切。四個偉大的突破怎麼能和習主席沒有關係?
 

■四個突破,幾點影響

清點習主席的四個突破,修憲,終身任職,不要說億萬韭菜,即便在中共黨內也是一人稱帝,其他八千萬都是奴才;擱淺行政訴訟法,授予了中共政府和官員為所欲為、無所羈絆的權利,政府之下全是韭菜;閹割刑事訴訟法,則造成公檢法成為合法殺手,當事人和家屬只能被動承受,這大牆國成了司法殺手狩獵的圍場;至於撕毀國際條約,這一招將直接擦亮文明世界糊塗政客的眼睛,還能和這個翻臉不認帳、不要臉的無賴合作嗎?

前三點是唯我獨尊、奴役國民,實行恐怖統治,後一點則是進行國際詐騙。即便億萬奴民願意繼續忍耐,歐美政客們是否還願意上當呢?

有糊塗的政治犯們還在想“倒習保黨”,試問四十年來哪一位有能力做出這四項突破?除了習主席誰人能夠?

沒有一頭豬禍害不了的宴席,擁有四項突破的習主席值得全世界期待。

歐耶!
 

建剛草草
2020年6月14日淩晨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