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關於“強烈譴責廣州警方迫害劉士輝律師”的聲明

2014年01月06日

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在聲明中譴責當局對劉士輝律師的抓捕——劉律師於1月5日到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大東街派出所了解先前被帶走的三名維權人士的下落時被羈押。律師團稱對劉律師的羈押非法,要求立即釋放他。

2013年12 月中旬,劉士輝律師受維權人士陳建芳委託,就其2013年9月14日在廣州白雲機場被阻止登機前往日內瓦——去參加一個人權培訓並觀摩聯合國人權機制的運作——分別對廣東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和廣州白雲出入境邊防檢查站提起訴訟。白雲區法院沒有立案。


劉士輝原系廣州執業律師,因其辦理郭飛雄非法經營案申訴等維權案件,遭廣東司法行政部門打壓,無法正常執業。劉律師對人權法治事業孜孜以求,為此屢遭不法公權力的騷擾、毆打、綁架,甚至連其住房也被強制出賣,以逼其離開廣東。即便如此,劉律師還是不改其初衷。

2014年1月5日,肖青山、張聖雨、馬勝芬公民等被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大東派出所帶走。 15時許,劉士輝律師前往大東派出所了解肖青山等人下落。派出所警員卻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續就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當晚,廣州六位律師趕到大東派出所,提出抗議,要求釋放劉士輝律師。該所副所長徐鐵洪(警號:020741)稱:我們是依法辦案、你們認為有問題可以去告。 1月6日凌晨2點左右,劉士輝律師被轉移出大東派出所,至今下落不明。

根據行政法的依法行政,行政公開的原則,公安局應依法行政公開行政。劉士輝律師作為被抓捕者的朋友,作為公民,有權利要求公安局告知抓人的理由和其朋友的下落。公安局非但不履行告知義務,還將沒有任何違法之處的劉士輝律師非法扣押起來,還妄言是“依法辦案”。這是一種多麼可怕的恣睢和狂妄。這樣的警察完全是給處於改革開放前沿的廣州形象抹黑。

我們律師原本是負有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的法律工作者,現在竟然連自身的人身安全都毫無保障。這種切膚之痛,讓我們每人都有唇亡齒寒之感。在此,我們鄭重宣告,作為劉士輝律師的同行,他的合法權利就是我們的,他遭到迫害我們感同身受。我們會以不拋棄不放棄的意志,窮盡各種合法途徑,依法維護劉士輝律師的權利。站在正義和法律這邊,我們無所畏懼。我們對於廣州越秀公安分局踐踏人權藐視法律的惡行強烈譴責,嚴正警告那些踐踏人權、藐視法律的惡棍,正義必將戰勝邪惡,作惡者必被清算,王立軍、李東生等人殷鑑不遠。

我們要求:

  1. 廣州警方立即釋放劉士輝律師並賠禮道歉;
  2. 廣州當局立即查辦製造這起迫害事件的責任人。

 

張科科湖北律師
蘭志學北京律師
謝陽湖南律師
常伯陽河南律師
付永剛山東律師
徐燦北京律師
葛文秀廣東律師
陳武權北京律師
王全璋北京律師
胡貴雲北京律師
趙永林山東律師
張傳利北京律師
劉巍北京律師
鄭恩寵上海律師
唐天昊重慶律師
周立新北京律師
陳進學廣東律師
範標文廣東律師
龍元富廣東律師
梁秀波河南律師
李威達河北律師
於全四川律師
劉偉河南律師
王宗躍貴州律師
黎雄兵北京律師
肖芳華廣東律師
石永胜河北律師
李國蓓北京律師
張國湖南律師
汪廖浙江律師
蔣援民廣東律師
郭蓮輝江西律師
郭新嶸北京律師
李長明北京律師
魏友援江西律師
馮延強山東律師
劉四新北京法學博士
童朝平北京律師
羅茜湖南法律人
李蘇濱北京律師
蔣永繼甘肅律師
肖國珍北京律師
薛榮民上海律師
劉金湘山東律師
梁瀾馨河北律師
劉連賀天津律師
鄧樹林四川律師
覃永沛廣西律師
聞宇廣東律師
鄭湘山東律師
王學明山東律師
徐紅衛山東律師
劉書慶山東律師
徐濤湖北律師
彭劍北京律師
候領獻黑龍江律師
徐向輝廣東律師
秦雷上海律師
王成浙江律師
江天勇北京律師
唐吉田北京律師
張磊北京律師
李和平北京律師
李方平北京律師
劉衛國山東律師
唐荊陵廣東律師
滕彪北京學者
龐琨廣東律師
王全平廣東律師
陳建剛北京律師
葛永喜廣東律師
吳魁明廣東律師
隋牧青廣東律師
陳科雲廣東律師
劉正清廣東律師
吳鎮琦廣東律師
梁小軍北京律師
張維玉山東律師
葛文秀廣東律師
王勝生廣東律師
冉彤四川律師
劉金濱山東律師
幹衛東新疆律師
許桂娟山東律師
張俊傑河南律師
鄧巍山東律師
余文生北京律師
王必君廣東律師
張凱山東律師
王衛華上海律師
田園湖南律師
朱應明江蘇律師
郭敏華廣西律師
藺其磊北京律師
姬來松河南律師
黃思敏湖北律師
王宇北京律師
李長青北京律師
謝燕益北京律師
李貴生貴州律師
楊慧文北京律師
孫志剛天津律師
燕旺利湖南律師
陳樹慶浙江律師
覃具款廣東律師
李志勇廣東律師
張海山東律師
李大偉甘肅律師
楊葉廣東律師

2014.1.6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