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黃金平的證詞——「六·四」遇難者楊燕聲的遺孀

1999年01月31日

楊燕聲,男,1959年2月27日生,遇難時30歲;生前為《中國體育報社》編輯部電腦室職員;89年6月4日7時在正義路掄救傷員中彈,子彈射入肝部,於體內炸開,不治身亡。

89年6月4日早5點多,當我們都酣睡時,忽聽有人敲門:「燕聲,燕聲,外面開槍了!」我聽燕聲罵了一句:「真是法西斯!」又過了一會,我回頭找他時,他已經離家騎車走了。我萬萬沒有想到,他這一去竟成永訣。楊燕聲4日凌晨騎車至正義路,那裡還在開槍,路邊站著很多人。這時開來一輛卡車,車上的士兵向路邊的群眾開槍,人們都爬下了,燕聲也爬在那兒。這時在前面有人喊:「救命啊!我受傷了!」燕聲站起來,要去救那個人,可就在他站起來奔向呼救的人時,狠毒的子彈向他射來,打中了他的肝部。他倒下了,用微弱的聲音告訴周圍的人:「我是體育報社的,我叫楊燕聲...」在周圍的人中有北京醫院的大夫,他們目睹了這一切,並和周圍的人用三輪車將燕聲送到他所在的醫院,立刻送到手術台搶救。醫生打開傷口,發現子彈在體內炸開了,這是中了炸子!因流血過多,已無法掄救了。北京醫院的大夫把發生的一切告訴了我們。

我永遠失去了初戀的丈夫,孩子永遠失去了愛他的父親。那時,孩子只有一歲八個月。當孩子三歲時,提出了我有父親嗎?他是多麼渴望見到父親啊!我們母子相依為命艱難生活著。沉重的生活負擔都由我一人承受著。孩子還特別懂事,從來不要東西,有時,我想給他買,他就說:媽媽,我不要,不要!留著錢交房費、電費、水費吧!就這樣為了支撐家裡的開銷,我不得不再找一份兼職工作。

孩子的追問,催我淚下,我強忍的心在流血;面對殘酷的現實,我只有逃避麻痺自己,過著非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作為「六·四」難屬,不僅得不到政府的絲毫安撫,反而受到種種不公正的對待,每到清明、「六·四」等「敏感日」,不能離開工作崗位,警察都要來我家裡「打招呼」。這些年來,我逐漸懂得,像我們這樣的「六·四」難屬,唯有將痛苦埋在心裡,堅強地面對人生!

 

黃金平 1999.1.3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