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蔡霞:因言獲罪株連九族必須終止——為任志強再辯

New!
2020年07月27日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今天得知消息,習黑幫團夥發表所謂公告,將任志強開除出黨,並指任志強違法犯罪,送交檢察院審查起訴。消息傳來,儘管不出意外,但依舊憤慨難平。這是習黑幫團夥公然迫害任志強、殘酷打壓黨內不同意見的又一罪惡行徑!

任志強剛正不阿,從不屈服於權勢淫威,始終堅持真話直言,贏得中共黨內外所有正直人士的高度尊敬與信任。2020年3月初,任志強的一篇文章揭露習隱瞞疫情、封鎖消息,在武漢疫情失控後,非但不思己罪,相反謊言欺世,四處甩鍋、嫁禍於人,習就是一個不穿衣服還不許人說其裸的小丑!任志強的文章猶如炸雷,撕開了習道貌岸然「偉光正」背後的邪惡嘴臉。

任志強文章流傳出去不到一周,習黑幫團夥立即對任秘密拘捕非法關押,並將任志強先生兒子也抓進去所謂「留置」審查,同時先後抓了阿拉善協會主要負責人,以期羅織罪名迫害任志強。在長達三十天時間內,任志強音訊全無生死不明,致使他的多名好友滿世界呼喚,追尋任志強下落。迫於全球多國政府與民眾高度關注任志強被「神秘消失」的強大壓力,習黑幫集團不得已對外承認他們非法拘捕的事實。

為了掩蓋他們的殘酷迫害,他們開動大陸內外各種造謠機器,以所謂經濟問題汙名任志強。事實上,任志強早在2011年就因年屆退休而離開華遠集團高管職位。當時,中共北京市西城區委就曾對任志強進行過離職審計,宣告任志強無任何經濟違紀違法問題。2016年2月,任志強公開批駁中國中央電視臺的「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驗」的無恥諛奉,得罪了習。習黑幫邪惡勢力隨即謀劃,對任志強展開全國範圍、全網發動的文革式圍剿攻擊。儘管這場攻擊隨後暫停,但接著就是以黨的紀檢委名義再次對華遠集團展開「地毯式」清查。據知情人說,習視任志強為「眼中釘」,「睚眥必報」。從2011年至今年3月,借反腐為名對任志強清查了4遍。以牽連家人子女來綁架要脅黨內不同意見,是習黑幫邪惡勢力的一貫做法。他們為了迫使任志強閉嘴沉默,習黑幫打手于2016年就曾經把任志強兒子抓進去過一次,2020年3月,他們再一次非法拘禁了任志強的兒子。此次所謂「經濟問題」 的罪名再用,只能表明習黑幫團夥的黔驢技窮與窮凶極惡。

任志強3月初被習打手部門秘密拘捕的消息傳到海外,習的大外宣勢力發動五毛和小粉紅,以所謂任志強是既得利益者來抹黑抵消他揭露習的強大影響。這種抹黑極其邪惡。由中共黨的一黨專政體制與利益分配機制所決定,許多戰爭年代加入中共革命的老中共党人的孩子確實享受過既得利益。但是,他們中一些人反思中共執政後中國人民的災難與動盪,特別是經過反思文革之禍、經歷改革開放的實際錘煉、吸收人類現代文明的思想營養……,這些深刻地改變著任志強與相當部分老共產黨人孩子的認知,讓他們能衝破既得利益一己之私的羈絆,真誠地追求民主法治,堅決反對一黨專政、反對一人獨裁,致力於變革中共統治的極權體制。任志強是站在推進中國政治變革最前沿,致力於推進憲政民主事業人群中最醒目、最堅定的一員,他代表了體制內反體制的聲音。

正因為如此,習黑幫集團恨透了任志強。這些年來,他們千方百計對任志強施於恐怖打壓。任志強被全面監控、被全網攻擊、被限制出行、被事實上軟禁,被以綁架兒子來要脅威脅……,但任志強始終沒有屈服。此次習黑幫團夥捏造罪名,非要降任志強於牢獄之災,充分暴露出他們反憲政、反民主、反人類的黑惡本質。

在不到二十天時間內,習黑幫團夥先後以誣陷手段迫害許章潤、任志強,消息一出全球輿論譁然,引發許多網友、自媒體與全球著名媒體高度關注熱評。儘管明知無論是構陷許章潤「涉嫌嫖娼」,還是以經濟犯罪汙名任志強,他們都騙不了世人,但習黑幫團夥卻又一意孤行,這究竟是為何?說到底這既是他們的兇殘本性所決定,又暴露了他們內心恐懼的末日瘋狂。他們以毀人聲譽、羞辱人格、剝奪工作權利、斷人生計來迫害許章潤,公開恫嚇中國體制內外的所有學界人士。他們以開除任志強出黨並提起檢察院公訴為手段,公然威逼9200萬中共黨員俯首甘為習奴。美國著名教授黎安友先生曾經評論習黑幫團夥對許章潤先生的迫害,「表明中國政府已經不在乎國際社會對其破壞人權的觀感」,今天習對任志強的迫害亦是如此。黎安友先生還曾說道:「中國政權會如此嚴酷讓我感到震驚,……這是中國當局變得多麼極權的一個跡象」。同樣,著名漢學家林培瑞先生最近評論說:不僅是美國政府,美國的報界、商界、學界最近幾年看准了中國政權是怎麼一回事,看准了中共黨的真實性質,美國商界對中共黨的 認識完全改變了。

是習八年的倒行逆施,讓美國政府和美國社會各界對中共有了清醒的認識與判斷,並且把習綁架和控制的中共與中國人民區分開來,在反對中共、支持中國人民反抗極權暴政問題上,達到了兩黨一致、朝野一致。在此,我要呼籲美國政府與美國人民再做一區分,把習黑幫團夥與極權統治中的幾十萬中共作惡官員與9000萬普通黨員分割開來,支持一切反對習黑幫集團、反對極權暴政體制的中共黨內變革力量,促進中共黨內變革力量與中國人民的團結合作,幫助中國人民結束習黑幫團夥恐怖統治及中共極權暴政。

習及其團夥上臺以來,完全背離了1978年以來中共黨改革開放的基本方向,拋棄了幾十年中國艱難改革的成果,使整個中共黨急劇地倒退返祖,呈現出完全黑幫化的狀態,使整個中國急劇地向毛時期倒退。在思想領域,習團夥悖逆現代文明、否定普世價值,大搞個人崇拜,再抓階級鬥爭、嚴酷打壓黨內外言論自由。在政治領域,習個人集權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黨政軍權力完全集中於一人之手,將軍警統統變成習家軍;並通過2018年修憲恢復終身制,事實上改共和國性質為帝制國性質。在經濟領域,他要做大做強做優國企,搞農業合作化,通過直接接管、公私合營等各種明搶暗奪手段侵吞民企資產來維繫政權,實現其帝國夢。在國家體制層面,習通過2018到2019年所謂深化改革,正式建立起中共黨併吞政府、高居於國家之上、以一人意志控制全黨、以一黨綁架全社會的黨國體制。在組織用人方面,習先以從嚴治黨為名,一邊反腐敗一邊清洗黨內對手勢力;繼而以所謂改革為名,「拆廟搬菩薩」,撤換黨政軍官員,換上習的故舊部屬以及清華同學幫,以幫派圈子成員佔據黨政軍所有重要職位,將1949年以來的黨天下中國大陸改換成習王朝習天下。在黨內關係上,習以「不許妄議」、「定於一尊」、「絕對忠誠」,以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對黨內實行恐怖控制,使整個黨變成政治僵屍。在黨政關係上,習破壞和廢除政黨執政、政府施政的正常國家政務事務運轉機制和運行秩序,成立各種名目的小組,搞小組治國。習以寵信近臣、重用佞人、以言廢制、架空「相權」等手法,寵用「內廷」小圈子殺伐決斷、操控「外廷」,而使國家重大決策一錯再錯。今年以來,致使武漢疫情失控、經濟基本癱瘓、人群大規模失業、底層社會出現改革開放4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民生災難。習控制下的中共黨與政府嚴酷鎮壓一切反對和有不滿情緒的社會民眾,他們在新疆實行反人類的類種族滅絕政策,將數百萬維族和其他各族民眾投進監獄;在內地大肆抓捕敢於維護人權主持正義的律師、教師和一切反抗極權統治者,實施大規模精准監控和鎮壓,整個中國籠罩著高壓恐怖氣氛。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國社會已是一盤散沙;外部世界聯合孤立中共,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由此中共黨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中國社會實現民主政治和平轉型之可能幾乎為零。並且,當下中國大陸沒有力量可以約束、制止、消除習的肆意妄為,習與中共黨國極權制度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不斷加深,習與中共黨國極權制度對世界和平、人類文明秩序所產生的威脅日益嚴重,不滅習黑幫團夥及黨國極權制度,全球絕無寧日。

我希望中共黨內一切有良知、有正義感的黨員和幹部,希望一切期望國家好、人民好,期望我們的孩子、孫子不再遭受極權統治苦難的體制內外的中國人,在各自的具體環境條件下,都以各自合適的方式、做我們所能做的一切,聲援任志強和許章潤、聲援許志永和丁家喜,聲援一切遭受習黑幫團夥極權迫害的人們,投入這場正義與邪惡的殊死搏鬥!

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蔡霞
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
2020年7月25日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 © 2006, RFA。經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許可進行再版。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2020-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