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共產黨

New!
——7月,美國對中共的政策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這個政策得到了兩黨高度一致的支持,不可能因為選舉的原因導致政策轉變。中共利用武漢肺炎大流行而加強的戰狼外交,也在這個新形勢下放慢了腳步。這是在觀望猶豫,在等待美國大選出現中共所希望的結果。
New!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無論採用何種程序,無論法律內容如何,即將推行的香港《國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嚴重懷疑。制定此法律顯然違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與為了執行協議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一九九〇年通過的《香港基本法》。這部即將頒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徵是在香港公開設立中國秘密警察辦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與司法制度的變化,這可能對香港社會造成更大的脅迫影響。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從修憲開始,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了。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著他掌握了刀把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員貪腐。黨內已經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利。當務之急,換人這是第一條。
  • Luo Huining. Photo: Handout
新年伊始,一直傳得沸沸揚揚的香港中聯辦主任易人一事終於被證實了。北京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上換馬?我的解讀是,香港亂局已經持續了半年多,北京急於想要翻篇,營造一個「新年新氣象」的局面。王志民因誤判送中條例、特別是區議員選舉的形勢下臺,成為替罪羊。其實除了中聯辦外,北京在香港還有很多收集情報信息的渠道,比如國安、軍方、統戰部等系統在香港都有眼線。應該說,誤判形勢的不只是中聯辦,也包括北京最高當局,結果掉進了中共信息控制、自我循環放大的坑裡,自食其果,讓王志民背黑鍋。 至於之所以選擇駱惠寧接任,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駱儘管毫無港澳和外事工作的經歷,也不會粵語和英語(只短期進修過),但共產黨的傳統歷來是「...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據上海維權人士馬亞蓮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開英、劉小玉、韋開珍、周靜珠、王永風等數名上海訪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觀看閱兵飛機時,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稱是上海市公安處的陌生人包圍,被強制押到右外東莊90號接濟站(上海政府設立在京城關押維權者的臨時黑監獄),之後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審訊,隨後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間,家住黃浦區的訪民在火車到達上海站後即被戴上手銬,到派出所後被銬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區的幾人,家屬持法律抗議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書;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劉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後,也同樣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關部門投訴並索要刑事拘留通知書,均未被理睬。...
六四血腥鎮壓已經過去30年,許多往事已經淡忘了,但6月4日當天親歷的兩個殺人場面卻一直刻骨銘心,揮之不去。現在把它寫出來,以紀念六四國殤日——現代中國歷史上那個令人心悸的日子。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頁面

訂閱 中國共產黨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