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不留人,人自留

New!
2020年07月22日

——香港民主派初選,仍然有61萬市民大排長龍,並不畏懼懸在頭上的利劍。這顯示支持勇武抗爭者已是民主派選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沒有被嚇倒。打不死,壓不倒,現在是嚇不跑,如此堅韌的抗爭意志,強權能夠怎樣?


7·1港版國安法生效的前後幾天,條文的恐怖和親共人士近乎恫嚇的極化演繹,以及公佈當天在市民還沒有認識和消化國安法的情況下,警察就以「涉嫌違反國安法」的名義執法。6月28日,王丹在FB說,接獲來自北京消息,7·1國安法生效就立即逮捕黎智英、黃之鋒兩人,但不確定是否送中。陳方安生表示要退出政治生涯,中國官媒恫嚇:「禍港頭目一句『退出政壇』就能逃避懲罰嗎?」又大肆散播「畏懼『港區國安法』 港獨頭目潛逃」的消息。英國宣佈給BNO持有者平權,《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說「香港律政司會禁止離港」。另一方面,美國制裁措施的傳言亦使香港人擔心港幣與美元脫鈎導致貶值,憂慮個人生活受影響。

香港人生活在恐懼中,兌換美元,立即出走或密鑼緊鼓準備移民,大有人在。但星期日民主派初選,仍然有61萬市民大排長龍,並不畏懼懸在頭上的利劍。投票結果,本土派和抗爭派素人大勝。這顯示支持勇武抗爭者已是民主派選民的主流,即使是在國安法震懾下,或者說尤其是在震懾下。

除了英國、美國,還有澳洲、台灣等,都表示會為恐懼國安法的香港人提供人道援助。有些香港人擔心特衰政府會不准持BNO護照者離港,或至少要公務員放棄BNO身份。

自由亞洲電台《夜話中南海》作者高新,在最新文章中認為,中港共並不在意香港人外逃,相反,「以國安法恐嚇之後,習近平和林鄭最惱火的恰恰是港人還是不跑」。

他引述中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閻學通在2005年解釋反分裂法的演講中說:我們說領土主權完整是指台灣這塊地,不是指的台灣人,所以反分裂法是說這塊地不能分出去,不是說台灣人不能獨立。我們不反對台灣人不當中國人,這是人家的權利。但因為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所以我們有權利要求台灣人你不能在我們國家的地上建立一個國家。他的說法被概括為對台灣「留島不留人」的政策。

「留島不留人」的政策思路,針對香港也以「留港不留人」一脈相承。從去年反送中市民參與的規模來看,再蠢的人也看出要香港人「愛國」、要給香港人洗腦根本不可能。因此,國安法的條文和出台過程的粗糙、嚴苛,可能正是要製造一種驚嚇效應;西方紛紛為香港人開綠燈,說不定中共正中下懷。口頭反對只是為了面子,實際上是巴不得所有「不愛國」的香港人離去。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對於阻止香港人離去用了另一種表述:「中國來去自由」,意思是:港人要移民,外國要接收,請便。

中國最不缺的就是人。港人大批離開,中國就以習慣被極權統治的大陸人為香港換血。

一個月前,《德國之聲》訪問黃之鋒,問他:很多人說香港已死、一國兩制已死,為甚麽還繼續抗爭?黃之鋒說:我們所認識的香港死了很久,一國兩制也早已名存實亡。不過「着草」解決不了問題,去年《逃犯條例》前人們都討論是否要移民、「着草」,但大家還是盡力而為希望促成轉機。經歷過去一年的洗禮,抗爭已經成為香港人的DNA。

黃之鋒說許多人比他更勇敢。從初選的參選者言論及投票情況來看,香港人真是沒有被嚇倒。中國以靠嚇來換血之計不會成功。當香港人認識到「屈服之後仍要面對壓迫」,那麼強權也應該認識到,恐嚇、施暴之後面對的不是逃跑和一堆順民,而是仍然要不斷面對不同形式的反抗。

打不死,壓不倒,現在是嚇不跑,如此堅韌的抗爭意志,強權能夠怎樣?

 

——轉自李怡臉書(202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