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參與

  • Margaret Ng Ngoi-Yee - Studio Incendo
New!
香港資深大律師吳靄儀,前立法會議員,因組織和參加2019年8月18日「未經批准集結」而與其他八名活動人士一起被定罪,包括黎智英(Jimmy Lai)、李柱銘(Martin Lee)和李卓人(Lee Cheuk-yan)等民主運動領袖。吳獲判緩刑。在2021年4月16日法庭陳詞中,吳指出:「法律必須爲人民服務,而非人民爲法律服務。」這是其陳詞原文及中文譯文。
中國人權 獲悉:因報道武漢疫情而被控「尋釁滋事」的上海公民記者張展案將於2020年12月28日上午在上海浦東新區法院第九法庭開庭審理,鑒於張展因絕食及被強制灌食而導致身體非常虛弱,其代理律師張科科和任全牛向法院提出延期審理的申請。 武漢疫情爆發後,張展於2020年2月1日左右前往武漢,一直在微信、推特、YouTube 等社交媒體平臺上直播武漢的現場情況,並撰寫了大量關於武漢疫情的真實報道。5月14日張展在武漢被抓捕,押回上海,次日被上海市浦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 刑事拘留,後遭批捕、起訴,現被羈押於浦東新區看守所。張展在獄中一直絕食抗議,但遭強制灌食、約束,導致其身體狀況十分虛弱。此前,...
——香港民主派初選,仍然有61萬市民大排長龍,並不畏懼懸在頭上的利劍。這顯示支持勇武抗爭者已是民主派選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沒有被嚇倒。打不死,壓不倒,現在是嚇不跑,如此堅韌的抗爭意志,強權能夠怎樣?
——初選投票,是國安法通過後,戰勝恐懼的第一步,感謝香港人的勇氣與智慧,讓世界知道香港人未投降,給出政權一個堅定而清晰的訊息:「香港人沒向共產黨卑躬屈膝」。
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展開對律師的全面鎮壓,被稱為709事件,其行動和影響持續至今。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聲明,聲援在押的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郝勁松、戈覺平等人,讚賞他們作為律師和公民為了人權事業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譴責中共政府剝奪當事人通信和會見權利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關於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聲明 許志永、丁家喜是中國公民運動的宣導者,中國公民運動以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建立為宗旨,長期不懈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而努力,主要有推動農民工受教育平權等。 據此前公開的資訊以及相關當事人的介紹,我們得知2019年12月初許志永、...
中國人權編者按:武漢市民張海通過起訴等法律手段將政府置於法律框架之下解決問題,代表著普通民眾法律意識的覺醒;武漢市中級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理該案,將是測量中國是否法治國家的試金石,讓我們拭目以待。
隨著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繼續以令人棘手的兇猛之勢席捲全球,許多媒體和團體編制了針對新冠病毒起源、軌跡和傳播的英文的時間表。 中國人權選擇了以下兩份中文的時間表,它們彙集了中國政府、新聞界、科學界、社交媒體等發佈的資料以及英文報道的資料,從國內受疫情影響的人的角度和讀者對像是中國人的角度講述了大流行病的故事。 其中一個時間表顯然地將中國當局對疫情的認識追溯到2019年9月18日。我們認為,與中國政府的官方敘述和時間表相比,這些時間表更能幫助我們加深對中國人民在疫情期間的經歷的瞭解。 武漢疫情時間線 《武漢疫情時間線》是位於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在多名人士的幫助下所做的。...
中國人權編者按:本文為旅居美國的人權律師陳建剛所作的他與身居湖南的維權人士謝文飛的越洋長談記錄。謝文飛從2013年至2014年,在全國8個省20多個城市參與了各種旨在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捍衛人權的活動,也因此,他數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獲釋;本文記錄的長談是在4月初。在談話中,謝文飛講述了自己如何從一個熱愛共產黨,甚至寫過獲獎長詩《黨啊,你是我心中永恆的太陽》的被洗腦青年,在通過網路接觸到真相後不斷進行認真思考,從而轉變成為追求言論自由、致力於為實現民主憲政的中國而抗爭的人權捍衛者的經歷。
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就是一部偽憲法。憲法應是不直接進行治理的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體現,而不是某個君主或某個政黨意志的體現。現行「憲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它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而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頁面

訂閱 公民參與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