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豪賭

2020年05月28日

——中國人大今天推港版國安法。這個法跟國家安全沒有半毛錢關係。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是要向大陸盲眾顯示,執政黨就是大家長,有權懲戒「壞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國際為疫情追責的險境中,作一次豪賭,賭的是美國和西方不會放棄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會對港版國安法採取實際的遏制行動。


中國人大今天推港版國安法。這個法跟國家安全沒有半毛錢關係。立法的藉口是香港去年的反修例活動,但反修例的所有表現,包括街頭的激烈行動,有對國家安全造成任何威脅嗎?反送中的口號沒有香港獨立,即使有,也是意見表達範圍內,沒有像蘇格蘭謀獨立、魁北克謀獨立那樣有組織有實力的行動,香港的抗爭會威脅中國安全嗎?若指領土完整受威脅,那麼沒有向中國人民公佈的2005年6月1日中俄密約,中國放棄了俄國在清朝時掠去的14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才正正體現只有掌權者才有能量出賣國家領土的完整。

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方面是要向大陸盲眾顯示,執政黨就是大家長,有權懲戒「壞小孩」,滿足無知大陸人嫉妒香港的歪心;更重要的是,在國際為疫情追責的險境中,作一次豪賭,賭的是美國和西方不會放棄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會對港版國安法採取實際的遏制行動。如果美國和西方只是在口頭表達強烈反對,卻沒有實際行動,那麼中國就贏了,既可以在國際事務上更肆無忌憚,也足可向大陸盲眾炫耀「厲害了,我的國」。

白宮安全顧問奧布萊恩明言會對中國制裁。但《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此舉令特朗普陷於天人交戰,擔心美國收回香港的特殊地位,有損美國利益,也使親西方的香港人受嚴重打擊,但如果美國不行動,就要忍受北京侵蝕香港自治。美國政治經濟教授孔誥烽指出:「這對特朗普政府而言是一大考驗,究竟這些對中國的狠話是否只是空話。」原因是美國在香港有極大的利益。

《文匯報》日前亮出中國的籌碼:香港有1,300多家美國公司,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企業;8.5萬名美國公民在香港生活;截至2018年,美國在香港的直接投資為825億美元;去年香港為美國的貿易順差貢獻261億美元;香港是美國企業進入中國內地和東南亞的便利通道……

從全球經濟來看,香港價值遠不止此。儘管去年社會抗爭不斷,卻是港股具標誌性的一年:超越紐約和倫敦,連續兩年成為世界最大IPO市場。英格蘭銀行估計,反送中抗爭開始以來,仍有50億美元資金注入香港,而且這還只是一小部份;根據香港金管局數據,香港去年底的貨幣存款金額有1.7萬億美元之多。

去年大半年社會動盪,國際投資者仍然相信港幣的價值,相信能夠繼續安心在這裏營運。但一切都建立在香港有司法獨立的基礎上。這一次港版國安法,摧毀香港司法獨立,很可能成為真正讓外資撤出的轉捩點。《紐約時報》指出,企業會不禁疑慮:要是銀行發佈研究,對中國經濟數據或是國有企業提出質疑,這樣算是犯法嗎?又或者在其他地方被視為一般犯罪的行為,會不會在香港被視為犯國安罪、導致移送中國本土法庭?有銀行家表示,去年許多顧客擬定後備計劃,但並沒有選擇把資產搬離香港,而現在,顧客已經要求啟用後備計劃了。因此,即使從西方投資者或企業的經濟利益來看,港版國安法的通過,都使他們覺得不能再戀棧香港的短期利益,必須為根本利益作撤離打算。

莫說出自正義,即使只為了美國投資者或企業利益,特朗普前晚對港版國安法作了更堅決表態:「本周結束前,你們便會知道我們採取甚麼行動。在我看來,是個非常強而有力的行動。」特朗普的個性特點是說到做到。甚麼行動?應該不是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終極行動,很可能是一些制裁行動;「非常強而有力」,就是要中港共感覺到痛的行動。

 

——转自作者脸书(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