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決戰時刻

New!
2020年06月29日

——港版國安法已經受到全世界文明國家譴責。這次立法會選舉要集中議題,就是反對國安法。其他甚麼港獨、自決,甚至五大訴求,光復香港等等口號都不必提了,以免模糊焦點。美國和西方文明國家只聚焦港版國安法。立法會選舉是最值得一博的決戰時刻。


昨天拙文提出的「最多參選人被DQ,逼國際社會出手」,友人說是「新策略」。其實不是策略,只是一種被國安法逼出來的選擇。有人贊同,有人反對,也有人提出疑問,或懷疑是否可行。這裏作些回應。

有人說,現在美國帶頭,日本協調七國外長,歐盟議會響應揚言將中國告上海牙國際法庭,世界文明國家對港版國安法的反響較新疆集中營等人權問題大得多;蓬佩奧也把話講得很絕,又是「流氓行為」,又是「在自由與暴政中選擇」,那麼美國和西方國家還等甚麼?蓬佩奧說等9月立法會選舉,但國安法草案已經出來了,為甚麼還要等?

國安法雖受到絕大部份文明國家譴責,但從口頭譴責到實際採取制裁行動,9月立法會選舉「將是重要指標」。

為甚麼?蓬佩奧說,如果在立法會選舉中,中共把香港當作上海、深圳一樣,那麼美國就會採取行動,把香港視作同中國其他城市一樣,即取消所有特殊待遇。他沒有說出來但很明顯的是,香港人也會是受害者,會嚐到經濟萎靡的苦果。

香港人是不是願意接受這樣的苦果呢?如果香港民主派在參加立法會提名時,表示接受港版國安法,並且在選舉中得到相當多選民的投票支持而當選,那麼美國接到的訊息就是香港人願意接受暴政,美國又何必多事,只要像防着中國一樣防着香港就好。

如果香港人像去年反送中那樣洶湧上街,就表示願意站在全世界維護自由的前線抗拒暴政啦!

不能不說,上周六的三罷公投,由於宣傳太少,準備不足,已經給了國際社會一個錯誤訊息:不是很多人反國安法。因此,立法會選舉給出的訊息非常重要。

這是香港的外在形勢。內在形勢則是許多網友在留言中紛紛提到的對泛民沒有信心,覺得總有一批泛民參選者會支持國安法,爭取入閘,然後要市民以大局為重含淚投票。有人說,現任議員連國歌法都不敢反對,還能寄望他們反對國安法嗎?他們懷疑泛民會簽署有支持國安法條款的參選確認書,或者在被選舉主任詢問是否支持國安法時,為了能夠進入議會而表態支持。

不久就是民主派參選的初選,在初選論壇可以見真章。

當前香港面臨嚴峻形勢,泛民未必對國安法跪低,以求入閘。但如果真的發生,那麼希望所有關注香港未來的年輕人,不必理會初選結果,不必講初選規則或倫理,逕自報名參選。越多人參選越能造成聲勢。若排列出數以百計的參選者被DQ的陣勢,美國能不出手嗎?

如果中港共決定忍一忍,選擇性只DQ少數年輕人,那麼會不會有太多參選名單而分薄選票,以致少人當選呢?不用擔心。真有這樣的事發生,民主派才需要一些名單退選,以集中票源搶佔議席。選舉論壇上,建制派面對國安法議題,會不堪一擊。不過,旗幟鮮明反國安法而不被DQ,這樣的可能性極低。

譚耀宗談到,參選時要簽署確認書,表示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如果只是這兩項,不妨簽署,但如果要簽署支持國安法,則一定要拒絕,因為國安法許多條文都違反《基本法》。這種拒絕也要公之於眾,讓全世界知道香港有多少立法會參選者因反國安法被DQ。

港版國安法已經受到全世界文明國家譴責。這次立法會選舉要集中議題,就是反對國安法。其他甚麼港獨、自決,甚至五大訴求,光復香港等等口號都不必提了,以免模糊焦點。美國和西方文明國家只聚焦港版國安法。立法會選舉是最值得一博的決戰時刻。

 

——轉自作者臉書(2020-06-23)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