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决战时刻

New!
2020年06月29日

——港版国安法已经受到全世界文明国家谴责。这次立法会选举要集中议题,就是反对国安法。其他甚么港独、自决,甚至五大要求,光复香港等等口号都不必提了,以免模糊焦点。美国和西方文明国家只聚焦港版国安法。立法会选举是最值得一博的决战时刻。


昨天拙文提出的“最多参选人被DQ,逼国际社会出手”,友人说是“新策略”。其实不是策略,只是一种被国安法逼出来的选择。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也有人提出疑问,或怀疑是否可行。这里作些回应。

有人说,现在美国带头,日本协调七国外长,欧盟议会响应扬言将中国告上海牙国际法庭,世界文明国家对港版国安法的反响较新疆集中营等人权问题大得多;蓬佩奥也把话讲得很绝,又是“流氓行为”,又是“在自由与暴政中选择”,那么美国和西方国家还等甚么?蓬佩奥说等9月立法会选举,但国安法草案已经出来了,为甚么还要等?

国安法虽受到绝大部份文明国家谴责,但从口头谴责到实际采取制裁行动,9月立法会选举“将是重要指标”。

为甚么?蓬佩奥说,如果在立法会选举中,中共把香港当作上海、深圳一样,那么美国就会采取行动,把香港视作同中国其他城市一样,即取消所有特殊待遇。他没有说出来但很明显的是,香港人也会是受害者,会尝到经济萎靡的苦果。

香港人是不是愿意接受这样的苦果呢?如果香港民主派在参加立法会提名时,表示接受港版国安法,并且在选举中得到相当多选民的投票支持而当选,那么美国接到的讯息就是香港人愿意接受暴政,美国又何必多事,只要像防着中国一样防着香港就好。

如果香港人像去年反送中那样汹涌上街,就表示愿意站在全世界维护自由的前线抗拒暴政啦!

不能不说,上周六的三罢公投,由于宣传太少,准备不足,已经给了国际社会一个错误讯息:不是很多人反国安法。因此,立法会选举给出的讯息非常重要。

这是香港的外在形势。内在形势则是许多网友在留言中纷纷提到的对泛民没有信心,觉得总有一批泛民参选者会支持国安法,争取入闸,然后要市民以大局为重含泪投票。有人说,现任议员连国歌法都不敢反对,还能寄望他们反对国安法吗?他们怀疑泛民会签署有支持国安法条款的参选确认书,或者在被选举主任询问是否支持国安法时,为了能够进入议会而表态支持。

不久就是民主派参选的初选,在初选论坛可以见真章。

当前香港面临严峻形势,泛民未必对国安法跪低,以求入闸。但如果真的发生,那么希望所有关注香港未来的年轻人,不必理会初选结果,不必讲初选规则或伦理,径自报名参选。越多人参选越能造成声势。若排列出数以百计的参选者被DQ的阵势,美国能不出手吗?

如果中港共决定忍一忍,选择性只DQ少数年轻人,那么会不会有太多参选名单而分薄选票,以致少人当选呢?不用担心。真有这样的事发生,民主派才需要一些名单退选,以集中票源抢占议席。选举论坛上,建制派面对国安法议题,会不堪一击。不过,旗帜鲜明反国安法而不被DQ,这样的可能性极低。

谭耀宗谈到,参选时要签署确认书,表示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如果只是这两项,不妨签署,但如果要签署支持国安法,则一定要拒绝,因为国安法许多条文都违反《基本法》。这种拒绝也要公之于众,让全世界知道香港有多少立法会参选者因反国安法被DQ。

港版国安法已经受到全世界文明国家谴责。这次立法会选举要集中议题,就是反对国安法。其他甚么港独、自决,甚至五大要求,光复香港等等口号都不必提了,以免模糊焦点。美国和西方文明国家只聚焦港版国安法。立法会选举是最值得一博的决战时刻。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