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蘇曉康:少年革命家——黃之鋒

2020年07月01日

——黃之鋒今天聲明,退出眾志,堅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廣東人的一個近現代特徵:盛產革命家。今日中國的政治已走進死胡同,「改良與革命」激辯不已,「換人還是換制」掙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滅掉香港,已經徹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無從預測,但是香港不會無聲無息!


2014年9月26日深夜,香港學生從添美道集會、逐漸擴大至中環、銅鑼灣、旺角,一場「雨傘革命」爆發——民眾以雨傘阻擋員警之催淚彈、辣椒水,持續二十天。當局亦有清場啟動的跡象,但大陸仍是一派沉默。這是「六四」25年來中共遇到的第一次大規模城市抗爭,且全球影響劇烈,已可知北京壓制手段有限。起初我並不在意此事,若非王丹在臺北催促我們(胡平、軍濤、恒青)關注發聲,我還沒反應。接著,又見在臺北領唐獎的余英時教授對記者說z香港人抗爭不要怕坐牢」,才感到茲事體大,於是一路觀察下來,乃至今日已是分分秒秒地擔心香港了。

這次學潮湧現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黃之鋒,上了《時代》週刊封面,人稱「少年革命家」,他在兩年前發起「反洗腦教育」成功,那時才十五歲。所以中共二十五年靠經濟起飛維持專制,卻在香港這個前殖民地催化了反叛的一代,這是整個中國的希望所在。不過,我對香港新一代的「攬抄」行動完全看不懂,王丹給我打電話為香港學生「不撤退」辯護,反對「見好就收」,而我想黃之鋒他們就是「死磕派」,逼港府出手鎮壓付出代價,當然也會加劇黨內的分歧,甚至影響西方與北京的博弈,此格局已非「六四」天安門當年。中國崛起撫內抑外,而未來香港的管制,平添異數,至於周邊小國,如東亞、印支、南洋,或招撫或武嚇,還不要說美國的因素。

今天香港落閘,大陸港版國安法生效,美國亦宣佈取消香港特殊地位,這只金母雞被殺掉了。這場東西對決,一定要拿香港玉石俱焚嗎?香港將被浸入血泊中,往後我們將看到無數的暴行和流血。我很擔憂,因為香港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三十年前是香港的「黃雀行動」,將我從中國營救出來的。看到一個坦克碾軋、血光之下的香港,我會很難過。

四九後大陸淪陷,臺灣也在蔣家軍政之下,中國文明不是只剩下香港一個孤島嗎?這個孤島才有牟宗三、徐複觀、錢穆、余英時……。今日西方不救香港,其實也是救不了。黎安友教授就說「美國無力無心救香港」。所以香港是孤軍奮戰,香港青年是全世界民主社會的「犧牲」。

黃之鋒今天(六月卅日)的聲明,退出眾志,堅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廣東人的一個近現代特徵:盛產革命家。二百年西風東漸,廣東得風氣之先,民風丕變,晚清造反之太平天國,天王洪秀全廣東人也;戊戌維新領袖,也是廣東人康有為、梁啟超;再起來的辛亥革命,也是廣東人孫中山;國共兩黨裡的廣東人,就數不勝數了。難怪香港會出一個「少年革命家」。今日中國的政治已走進死胡同,「改良與革命」激辯不已,「換人還是換制」掙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滅掉香港,已經徹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無從預測,但是香港不會無聲無息!


 

TWITTER.COM
Joshua Wong 黃之鋒 @joshuawongcf

I hereby declare withdrawing from Demosisto...

If my voice will not be heard soon, I hope that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ll continue to speak up for Hong Kong and step up concrete efforts to defend our last bit of freedom.

 

——轉自作者臉書(2020-06-3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