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北京的變局

New!
2020年10月08日

——無論紅二代還是老百姓,無論大資本還是小職員,包括中國那將近一半的窮困人口,都已經認識到民主法治的優越性。他們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嚴,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權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獨裁專制統治,就只能行使他們暴力推翻暴政的權利。


雖然特朗普總統感染武漢肺炎是世界各大報的熱門新聞,但大多數媒體也注意到最近北京的詭異棋局:習近平不但重判了任志強,被解讀為和他的基本盤紅二代們翻臉了;而且這幾天又抓了王岐山的左右手,被解讀為和自由派精英們翻了臉。他是不是覺得,靠馬屁精們就可以當獨裁者了?

王岐山為習近平打擊政敵立下了汗馬功勞。現在習近平翻臉不認人,港臺媒體不禁為他喊冤。可是這是規律。劉少奇為樹立毛澤東的絕對權威,立下了漢馬功勞,結果死在毛的監獄裡;林彪為共產黨打天下立下了不可替代的功勞,結果飛機墜毀在蒙古戈壁灘上。王岐山冤嗎?符合規律而已。

我認識這個世界上不少的國家領導人,發現一個規律:上臺前後不完全是同一個人了。他們自我膨脹的程度不等,但六親不認,說了不算倒很正常。就好像猴子當了猴王之後,毛色都不一樣了。這還是民主國家。反觀歷朝歷代的獨裁者們,那就是他們基因裡潛藏的獸性開始發作,各種殘忍荒淫無道的事情逐漸顯現。

所以,東西方的發達社會都逐漸發展出對君主們的限制和制約,防止權力太大導致獸性大發,胡作非為。這種對權力的制約發展到現代,就是民主體制。只有在民主體制下,權力才被最有效地管制起來,不會給個人帶來無妄之災,獸性膨脹也會四處碰壁,權力不再是對社會的危害。

為什麼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會對他們最好的朋友和最重要的支持者殘酷無情呢?因為王者的自我膨脹讓他們不能忍受反對意見,甚至稍微不敬也會被無限放大,成為對獨裁的威脅;已經膨脹的內心絕對不能容忍,正所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必欲除之而後快。

普通人有這種情緒,被環境等等因素限制不能實現,個別不明智的人就會受到社會的懲罰。而獨裁者不被懲罰的環境,正是他們大發獸性、胡作非為的原因。劉少奇以為毛澤東看在過去的功勞上,會放他一馬。他在毛的門前徘徊了很久,結果不得其門而入。所以林彪就知道和獨裁者之間沒有什麼友情、溫情或功勞,也無法講理,只能以武力反抗。

這就是專制政權往往是被暴力推翻的根本原因。而民主政權把推翻政府當作憲法執行,定期更新政府,避免無限期執政製造出獨裁,且不把得民心者得天下寄託在所謂的明君身上。由人民投票選擇領導人和大政方針,從根本上避免了暴力革命造成的社會動盪和財產人口的損失。

但是專制政權和獨裁者們也不是傻瓜,他們有一套維持自己統治的方針政策。除了忽悠加鎮壓之外,就是人才管理的逆淘汰制度,以便確保沒有反抗的力量產生。鄧小平時代就把黨內政治改革的力量消滅掉了,習近平有過之而無不及,屠刀已經殺向了他自己的政治基礎。

無論紅二代還是老百姓,無論大資本還是小職員,包括中國那將近一半的窮困人口,都已經認識到民主法治的優越性。他們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嚴,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權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獨裁專制統治,就只能行使他們暴力推翻暴政的權利。從林彪式的政變到華國鋒式的政變,以至於陳勝吳廣式的造反,符合咱們中國政治文化傳統。

可笑的是圍繞王岐山等官僚生存的一小部分所謂的精英,一貫嘲笑人民以暴力推翻暴政的權利。可是現在王岐山們還有什麼選擇呢?一群敢怒不敢言的懦夫們召開的中央全會嗎?看上去沒什麼希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 © 2006, RFA。經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許可進行再版。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2020-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