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北京的变局

New!
2020年10月08日

——无论红二代还是老百姓,无论大资本还是小职员,包括中国那将近一半的穷困人口,都已经认识到民主法治的优越性。他们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严,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权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独裁专制统治,就只能行使他们暴力推翻暴政的权利。


虽然特朗普总统感染武汉肺炎是世界各大报的热门新闻,但大多数媒体也注意到最近北京的诡异棋局:习近平不但重判了任志强,被解读为和他的基本盘红二代们翻脸了;而且这几天又抓了王岐山的左右手,被解读为和自由派精英们翻了脸。他是不是觉得,靠马屁精们就可以当独裁者了?

王岐山为习近平打击政敌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习近平翻脸不认人,港台媒体不禁为他喊冤。可是这是规律。刘少奇为树立毛泽东的绝对权威,立下了汉马功劳,结果死在毛的监狱里;林彪为共产党打天下立下了不可替代的功劳,结果飞机坠毁在蒙古戈壁滩上。王岐山冤吗?符合规律而已。

我认识这个世界上不少的国家领导人,发现一个规律:上台前后不完全是同一个人了。他们自我膨胀的程度不等,但六亲不认,说了不算倒很正常。就好像猴子当了猴王之后,毛色都不一样了。这还是民主国家。反观历朝历代的独裁者们,那就是他们基因里潜藏的兽性开始发作,各种残忍荒淫无道的事情逐渐显现。

所以,东西方的发达社会都逐渐发展出对君主们的限制和制约,防止权力太大导致兽性大发,胡作非为。这种对权力的制约发展到现代,就是民主体制。只有在民主体制下,权力才被最有效地管制起来,不会给个人带来无妄之灾,兽性膨胀也会四处碰壁,权力不再是对社会的危害。

为什么毛泽东和习近平,都会对他们最好的朋友和最重要的支持者残酷无情呢?因为王者的自我膨胀让他们不能忍受反对意见,甚至稍微不敬也会被无限放大,成为对独裁的威胁;已经膨胀的内心绝对不能容忍,正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必欲除之而后快。

普通人有这种情绪,被环境等等因素限制不能实现,个别不明智的人就会受到社会的惩罚。而独裁者不被惩罚的环境,正是他们大发兽性、胡作非为的原因。刘少奇以为毛泽东看在过去的功劳上,会放他一马。他在毛的门前徘徊了很久,结果不得其门而入。所以林彪就知道和独裁者之间没有什么友情、温情或功劳,也无法讲理,只能以武力反抗。

这就是专制政权往往是被暴力推翻的根本原因。而民主政权把推翻政府当作宪法执行,定期更新政府,避免无限期执政制造出独裁,且不把得民心者得天下寄托在所谓的明君身上。由人民投票选择领导人和大政方针,从根本上避免了暴力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和财产人口的损失。

但是专制政权和独裁者们也不是傻瓜,他们有一套维持自己统治的方针政策。除了忽悠加镇压之外,就是人才管理的逆淘汰制度,以便确保没有反抗的力量产生。邓小平时代就把党内政治改革的力量消灭掉了,习近平有过之而无不及,屠刀已经杀向了他自己的政治基础。

无论红二代还是老百姓,无论大资本还是小职员,包括中国那将近一半的穷困人口,都已经认识到民主法治的优越性。他们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严,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权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独裁专制统治,就只能行使他们暴力推翻暴政的权利。从林彪式的政变到华国锋式的政变,以至于陈胜吴广式的造反,符合咱们中国政治文化传统。

可笑的是围绕王岐山等官僚生存的一小部分所谓的精英,一贯嘲笑人民以暴力推翻暴政的权利。可是现在王岐山们还有什么选择呢?一群敢怒不敢言的懦夫们召开的中央全会吗?看上去没什么希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