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顏純鈎:毒害香港孩子由此入手

New!
2020年05月21日

——當前中共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已經立在危崖前,林鄭政府呼風喚雨的日子也不長了,全為人父母者,都不能對林鄭政府的險惡用心袖手旁觀,我們要堅決抵制國民教育,拯救我們的孩子,永不退縮,永不放棄!


一條歷史科考題,引得外交部﹑中聯辦﹑林鄭政府﹑大公報及籃營打手火力全開,原因何在?就是他們突然發現,這是一個重推國民教育的突破口。

由此入手,調動普通香港人的愛國情感,指責香港年輕人缺乏國家民族意識,然後由愛國而愛黨,由愛黨而愛習近平,由愛習近平而批判香港人的抗爭,由批判香港人的抗爭而瓦解黃營鬥志,最後,當然把香港收入中共囊中,中共的獨裁統治便千年永固。

歷史考題是小事,中共的統治基業才是大事。

香港的教育從來就是無掩雞籠,什麼時候香港的學校教育要講政治正確?百年以來,香港培養了多少人才?香港人不但在本地,在世界各地都顯示出非同一般的國際視野,對客觀事物與主觀世界永無止境的探索熱情,顯示出香港年輕人敢於挑戰權威﹑打破傳統觀念的智慧與膽識。

我們什麼時候擔心過香港的孩子沒有接受良好的教育?什麼時候擔心過他們的人格塑造,擔心過他們的未來?

如此優秀的香港教育傳統,現在要任由一班老朽無能的官員胡亂改動嗎?要任他們收緊香港孩子的思想空間﹑窒息他們的心靈,把他們塑造成沒有自我意識只有黨國利害的馴服機器?

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在政府網頁撰文,竟說「在教育議題上教育局不是無關的第三者,亦非純粹資源提供者而不須負責教育的質素,因此對試題表達看法和提出處理意見,絕非政治干預考試。」

政府負責教育的資源分配,負責學校的教育質量,但政府不能劃定教育的邊界。學生吸取知識不得由官方罩一個「雞籠」,學生接受教育要有充份的主動性,要讓他們在現實世界已有的廣閣知識天地去涵養自己的身心。學校的職責只是教給學生吸取知識的技能,而不是限定學生在劃地為牢的範圍內去吸收知識。

沒有人有權限定知識的邊界,沒有人有權規定學生可以學什麼不能學什麼,學生什麼都可以學,都可以通過個人的吸收﹑思考﹑體驗﹑反省,去接觸現存世界所有的知識,那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利,天皇老子也不能剝奪。

如果日本侵華不能討論,那中共獨裁統治的罪惡能不能討論?土地改革﹑反右﹑大饑荒﹑文革﹑改革開放﹑六四等等,這些中國當代歷史繞不過去的歷史現場,可不可以討論?學習這些歷史,討論這些歷史,算不算政治不正確?如果中共的統治之惡不能討論,那你想香港的年輕人學什麼樣的歷史?學習由你們一小撮官員給定的虛假破碎的歷史?那就是你教育局必須負責的教育質素嗎?

不要搞錯,教育局提供給所有學校的資源,不是林鄭政府或你們幾個官員荷包裡拿出來的,是全香港納稅人付出的,納稅人付錢辦教育,應該依照納稅人的意願去處理校政。納稅人最看重的,不是按政府官員的期望,把我們的孩子塑造成讓政府滿意的學生,而是充份尊重孩子接受教育的權利,充份照顧他們身心的全面健康發展,充份提供自由活潑的思想空間以培養他們健全的人格。政府官員(包括康陳翠華在內)能體認香港廣大市民的意願,遵照我們的意志去處理教育事務,你就可以做下去,否則你就要執包袱走人!

這件事告訴我們,沒有權力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權在政府手上,市民無力主宰,政府可以把他們的意志強加給我們,可以任意塑造和毒害我們的孩子,把我們的孩子培養成他們的工具。要改變這種遭遇,唯有萬眾一心,打勝九月立法會選舉這場仗,更要把要求民主與自由的反抗運動進行到底。

當前中共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已經立在危崖前,林鄭政府呼風喚雨的日子也不長了,全香港為人父母者,都不能對林鄭政府的險惡用心袖手旁觀,我們要堅決抵制國民教育,拯救我們的孩子,永不退縮,永不放棄!

 

——转自作者臉書(2020-05-18)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