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颜纯钩:毒害香港孩子由此入手

New!
2020年05月21日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香港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一条历史科考题,引得外交部﹑中联办﹑林郑政府﹑大公报及篮营打手火力全开,原因何在?就是他们突然发现,这是一个重推国民教育的突破口。

由此入手,调动普通香港人的爱国情感,指责香港年轻人缺乏国家民族意识,然后由爱国而爱党,由爱党而爱习近平,由爱习近平而批判香港人的抗争,由批判香港人的抗争而瓦解黄营斗志,最后,当然把香港收入中共囊中,中共的独裁统治便千年永固。

历史考题是小事,中共的统治基业才是大事。

香港的教育从来就是无掩鸡笼,什么时候香港的学校教育要讲政治正确?百年以来,香港培养了多少人才?香港人不但在本地,在世界各地都显示出非同一般的国际视野,对客观事物与主观世界永无止境的探索热情,显示出香港年轻人敢于挑战权威﹑打破传统观念的智慧与胆识。

我们什么时候担心过香港的孩子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什么时候担心过他们的人格塑造,担心过他们的未来?

如此优秀的香港教育传统,现在要任由一班老朽无能的官员胡乱改动吗?要任他们收紧香港孩子的思想空间﹑窒息他们的心灵,把他们塑造成没有自我意识只有党国利害的驯服机器?

教育局副秘书长康陈翠华在政府网页撰文,竟说「在教育议题上教育局不是无关的第三者,亦非纯粹资源提供者而不须负责教育的质素,因此对试题表达看法和提出处理意见,绝非政治干预考试。」

政府负责教育的资源分配,负责学校的教育质量,但政府不能划定教育的边界。学生吸取知识不得由官方罩一个「鸡笼」,学生接受教育要有充份的主动性,要让他们在现实世界已有的广阁知识天地去涵养自己的身心。学校的职责只是教给学生吸取知识的技能,而不是限定学生在划地为牢的范围内去吸收知识。

没有人有权限定知识的边界,没有人有权规定学生可以学什么不能学什么,学生什么都可以学,都可以通过个人的吸收﹑思考﹑体验﹑反省,去接触现存世界所有的知识,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天皇老子也不能剥夺。

如果日本侵华不能讨论,那中共独裁统治的罪恶能不能讨论?土地改革﹑反右﹑大饥荒﹑文革﹑改革开放﹑六四等等,这些中国当代历史绕不过去的历史现场,可不可以讨论?学习这些历史,讨论这些历史,算不算政治不正确?如果中共的统治之恶不能讨论,那你想香港的年轻人学什么样的历史?学习由你们一小撮官员给定的虚假破碎的历史?那就是你教育局必须负责的教育质素吗?

不要搞错,教育局提供给所有学校的资源,不是林郑政府或你们几个官员荷包里拿出来的,是全香港纳税人付出的,纳税人付钱办教育,应该依照纳税人的意愿去处理校政。纳税人最看重的,不是按政府官员的期望,把我们的孩子塑造成让政府满意的学生,而是充份尊重孩子接受教育的权利,充份照顾他们身心的全面健康发展,充份提供自由活泼的思想空间以培养他们健全的人格。政府官员(包括康陈翠华在内)能体认香港广大市民的意愿,遵照我们的意志去处理教育事务,你就可以做下去,否则你就要执包袱走人!

这件事告诉我们,没有权力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权在政府手上,市民无力主宰,政府可以把他们的意志强加给我们,可以任意塑造和毒害我们的孩子,把我们的孩子培养成他们的工具。要改变这种遭遇,唯有万众一心,打胜九月立法会选举这场仗,更要把要求民主与自由的反抗运动进行到底。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香港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转自作者脸书(2020-05-18)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