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顏純鈎:正邪之鬥,只有前行,沒有後退

New!
2020年07月16日

——我們阻擋不了惡法,但在國安法頒佈後,香港人仍應該用盡一切原本應有的權利,能成不能成,只有爭取了才知道。儘管惡法高懸,但失人心者失天下。千古以下,沒有一個腐朽的政權,可以憑一堆惡法長治久安的,最後那些獨夫民賊,都會終結在自己製定的一大堆惡法之下。


昨日文章貼出後,有網友說筆者太樂觀。當時未了解惡法細節,無法下太多結論,只知沒有追溯期,先鬆一口氣,因為李柱銘黎智英黃之鋒等,無須有即時被送中的危險。

有法律專家分析條文細節,其中當然隱伏很多陷阱,即使沒有明文規定的,中共也慣於搬龍門,從今以後,任何行動都可能墜入法網。但盡管如此,七一那天銅鑼灣變相遊行的市民,還是多到令人驚喜。

那天銅鑼灣大街上雖警察密佈,很難展開什麼行動,但在時代廣場自動電梯上,有人上有人下,外面滿街都是人,大家一起喊口號,警察也冇符。即使在崇光門口,大量市民沉默站立,怒目以視,也是一種抗議,警察能怎麼樣?筆者說以後還可以遊行,意思不是說可以公然遊行反對中共,但若遊行反對政府的施政,反對洗腦教育,反對立法會選舉DQ,只要斟酌口號,政府也很難不批。若遊行支持許章潤﹑方方,政府以什麼理由反對?許章潤和方方都在大陸公開寫文章,有什麼理由不能支持?

政府表面上還得維持香港原有的制度,示威遊行的自由﹑言論的自由﹑出版的自由﹑結社的自由﹑出入境的自由,一時都不可能絕對禁止。政府一日沒有宣佈嚴禁任何公眾遊行,市民就可以去申請。政府可以不批,但不能永遠不批,永遠不批也就等於剝奪了基本法保障的示威遊行的自由。雖然中共暗裡已撕毀基本法,但只要一天不正式宣佈,就可以理直氣壯申請遊行。

我的意思是,我們阻擋不了惡法,但在國安法頒佈後,香港人仍應該用盡一切原本應有的權利,能成不能成,只有爭取了才知道。國安法雖惡,還是有空子可鑽的。所謂消極抵抗,有各種各樣的方式,不認命不合作不屈服,多動點腦筋,就一定能找到有效的辦法。

惡法下來,藍營也會有人反感,很多大陸在香港工作生活的人也會反感,更多外國機構和外國人也會反感,大部份商家都會感到無形的壓力和威脅,李嘉誠唐英年們表面擁護,內心顫抖,寢食難安。他們口服心不服,他們也一定不會積極響應,只會消極抵制。

中共的社會基礎並沒有加強,反而削弱了,說什麼「二次回歸」,發夢都冇咁早!要香港人真心回歸,先要獲得香港人真心擁戴,人心不回歸,身在曹營心在漢,拿什麼回歸給你?香港人只會將仇恨埋得更深,意志更堅定,韌性更強,明處不能用力,就將力氣使在暗處,陽奉陰違,社會慢慢陰乾,政府得到什麼?得到一座地火運行的死城。

儘管惡法高懸,但失人心者失天下。千古以下,沒有一個腐朽的政權,可以憑一堆惡法長治久安的,最後那些獨夫民賊,都會終結在自己製定的一大堆惡法之下。

習近平推惡法,是盡地一煲,沒有第二條路好走了。香港人知道這一點,大陸人也知道,全世界都知道,習近平和中共也知道,明明知道,還要冒死走下去,便是因為除此沒有別的出路了。外國制裁會不斷推出,美國大把子彈,美國和西方不能在香港問題毫無作為,一讓步就助長中共氣熖。香港一失,台灣又如何,東盟各國又如何,南海問題又如何?一榮俱榮,一衰俱衰,西方國家不可面對這樣的結局。

大陸內部社會矛盾正在激化,疫情﹑水災﹑失業,釀醞種種危機。最近習近平連預備役武裝指揮權都要收歸自己手上,又史無前例強調黨員的絕對忠誠,證明內部危機正在表面化。內外夾擊之下,中共能撐多久,本身已經是一個問題,國安法雖惡,要看能惡多久,可能恰恰是這一條惡法,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獨裁者不能左右歷史,掌握歷史前進方向的,永遠是絕大多數人民的意志。獨裁者怙惡不悛,人民正氣凜然,狹路相逢,你死我活。

香港人放長雙眼,斷估「中國模式」,打造不出「人類命運共同體」。
 

——轉自顏純鈎臉書(2020-07-01)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