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颜纯钩:正邪之斗,只有前行,没有后退

New!
2020年07月16日

——我们阻挡不了恶法,但在国安法颁布后,香港人仍应该用尽一切原本应有的权利,能成不能成,只有争取了才知道。尽管恶法高悬,但失人心者失天下。千古以下,没有一个腐朽的政权,可以凭一堆恶法长治久安的,最后那些独夫民贼,都会终结在自己制定的一大堆恶法之下。


昨日文章贴出后,有网友说笔者太乐观。当时未了解恶法细节,无法下太多结论,只知没有追溯期,先松一口气,因为李柱铭黎智英黄之锋等,无须有实时被送中的危险。

有法律专家分析条文细节,其中当然隐伏很多陷阱,即使没有明文规定的,中共也惯于搬龙门,从今以后,任何行动都可能坠入法网。但尽管如此,七一那天铜锣湾变相游行的市民,还是多到令人惊喜。

那天铜锣湾大街上虽警察密布,很难展开什么行动,但在时代广场自动电梯上,有人上有人下,外面满街都是人,大家一起喊口号,警察也冇符。即使在崇光门口,大量市民沉默站立,怒目以视,也是一种抗议,警察能怎么样?笔者说以后还可以游行,意思不是说可以公然游行反对中共,但若游行反对政府的施政,反对洗脑教育,反对立法会选举DQ,只要斟酌口号,政府也很难不批。若游行支持许章润﹑方方,政府以什么理由反对?许章润和方方都在大陆公开写文章,有什么理由不能支持?

政府表面上还得维持香港原有的制度,示威游行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出版的自由﹑结社的自由﹑出入境的自由,一时都不可能绝对禁止。政府一日没有宣布严禁任何公众游行,市民就可以去申请。政府可以不批,但不能永远不批,永远不批也就等于剥夺了基本法保障的示威游行的自由。虽然中共暗里已撕毁基本法,但只要一天不正式宣布,就可以理直气壮申请游行。

我的意思是,我们阻挡不了恶法,但在国安法颁布后,香港人仍应该用尽一切原本应有的权利,能成不能成,只有争取了才知道。国安法虽恶,还是有空子可钻的。所谓消极抵抗,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不认命不合作不屈服,多动点脑筋,就一定能找到有效的办法。

恶法下来,蓝营也会有人反感,很多大陆在香港工作生活的人也会反感,更多外国机构和外国人也会反感,大部份商家都会感到无形的压力和威胁,李嘉诚唐英年们表面拥护,内心颤抖,寝食难安。他们口服心不服,他们也一定不会积极响应,只会消极抵制。

中共的社会基础并没有加强,反而削弱了,说什么「二次回归」,发梦都冇咁早!要香港人真心回归,先要获得香港人真心拥戴,人心不回归,身在曹营心在汉,拿什么回归给你?香港人只会将仇恨埋得更深,意志更坚定,韧性更强,明处不能用力,就将力气使在暗处,阳奉阴违,社会慢慢阴干,政府得到什么?得到一座地火运行的死城。

尽管恶法高悬,但失人心者失天下。千古以下,没有一个腐朽的政权,可以凭一堆恶法长治久安的,最后那些独夫民贼,都会终结在自己制定的一大堆恶法之下。

习近平推恶法,是尽地一煲,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了。香港人知道这一点,大陆人也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习近平和中共也知道,明明知道,还要冒死走下去,便是因为除此没有别的出路了。外国制裁会不断推出,美国大把子弹,美国和西方不能在香港问题毫无作为,一让步就助长中共气熖。香港一失,台湾又如何,东盟各国又如何,南海问题又如何?一荣俱荣,一衰俱衰,西方国家不可面对这样的结局。

大陆内部社会矛盾正在激化,疫情﹑水灾﹑失业,酿酝种种危机。最近习近平连预备役武装指挥权都要收归自己手上,又史无前例强调党员的绝对忠诚,证明内部危机正在表面化。内外夹击之下,中共能撑多久,本身已经是一个问题,国安法虽恶,要看能恶多久,可能恰恰是这一条恶法,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独裁者不能左右历史,掌握历史前进方向的,永远是绝大多数人民的意志。独裁者怙恶不悛,人民正气凛然,狭路相逢,你死我活。

香港人放长双眼,断估「中国模式」,打造不出「人类命运共同体」。
 

——转自颜纯钩脸书(2020-07-01)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