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張傑:香港反送中運動一年祭:失去香港是中共最大的失敗

2020年06月18日

——中共的強硬將香港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使香港人臺灣人沒有退路,只有抱團取暖,拼死抗爭。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偉大的,它拉開了西方世界與中國新冷戰的序幕。習近平和中共的狂妄、愚蠢不僅葬送了香港的自治和繁榮,也為自己敲響了喪鐘。


6月12日,對於香港人而言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去年的這一天,香港政府不顧百萬市民的抗議,強行將《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送往立法會進行二讀辯論,從而引發示威者包圍立法會事件。當日,香港警方濫用暴力,激起民憤,也為之後一連串流血衝突留下禍根。一年過去了,在疫情“限聚令”、“港版國安法”等港府和北京全方位打壓之下,香港各區當天從早到晚,仍有各式各樣的紀念活動,提醒港人毋忘初心,繼續抗爭。

反送中運動也激怒了中南海當權者。習近平對香港失去了耐心,不顧“一國兩制”的政治承諾,直接繞過香港立法會通過了港版國安法,實現對香港的二次回歸和全面管制。北京這一荒唐政治決策是一場瘋狂的政治豪賭,將對中共造成災難性後果。6月10日,美國國會共和黨人在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提議對踐踏人權的中國共產黨高層官員實施制裁,制裁對象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和汪洋。這份安全報告名為“強化美國以及應對全球威脅”,是由國會大約150名議員組成的“共和黨研究委員會”推出的。如何評價香港反送中運動?為什麼失去香港是中共最大的政治失敗?下面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香港“反送中”破滅了習近平的紅色帝國夢

習近平是帶著紅色帝國夢上臺的,他要兵不血刃統一臺灣成為中國的統一之父,要成為世界領袖與美國分庭抗禮。但很不幸,香港人打碎了他的夢想。

在香港反送中這場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中,香港人將中共極權主義的面目和“一國兩制”的偽善展現在世界面前。反送中運動使親共的國民黨韓國瑜落敗,中共操控臺灣的圖謀破產。拒絕“一國兩制”已是臺灣主流民意。習近平認為,用一國兩制為誘餌實現臺灣統一已經不可能,唯一有效的道路就是強權,用武力統一。香港人使“一國兩制”的蒙汗藥失效,習近平不得不扯下這塊遮羞布。香港百余萬市民走上街頭,在世界各地建聯儂牆、運用流利的英文控訴港府和中共的暴行。彌漫在香港的硝煙,使沉睡在綏靖政策迷夢中的西方世界驚醒,突然發現一個滿血復活的新納粹帝國正站在它們面前。

第二,失去香港是中共最大的失敗

毛澤東當年不收回香港,保存一個中國通向西方的走道;鄧小平用“一國兩制”保存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中國的崛起奠定了基礎。但習近平缺乏這樣的遠見和政治智慧,蠻橫強推港版國安法將失去香港這顆東方之珠。香港近年來一直是國際資本流入中國的重要門戶。在中國內地全年所獲得的1250億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資(FDI)中,990億通過香港流入,占總外商投資額的80%。香港還是大量中國企業上市融資的目的地,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在人民幣國際化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全球70%以上的人民幣支付通過香港進行結算。中國失去香港將會導致內地經濟進一步衰退。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說:美國譴責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單方面專橫地提出對香港強加國家安全法律一事。美國強烈敦促北京重新考慮其災難性的議案,遵守其國際義務,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民主制度、公民自由,這些是根據美國法律維持其特殊地位的關鍵。這個繞開香港制度完善的立法程式,並無視香港人民意願的決定,將為北京在聯合國報備存檔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對香港所做出的高度自治承諾敲響了喪鐘。

美國正在組建包括G7(美英日德法意加),歐盟28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等“英聯邦52國”的冷戰陣營,策劃針對中國及香港“規模空前的大制裁”。制裁包括: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抵制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禁止企業到港上市或交易;把香港併入“中國關稅區”一起實施懲罰性關稅;對中國及香港涉事官員和組織制裁,拒絕簽證並沒收財產;對中國在香港的中資銀行,金融股市,科技進出口,國際貿易等實施制裁……如果這些制裁實施,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不保,社會恐慌,富人外逃,港幣崩潰,資本出走。不僅香港變成一個臭港,更會把大陸經濟拖下水,甚至直接引發人民幣匯率失控……日本則正在謀劃吸收香港金融人才,用東京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英國首相詹森日前多次強調,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所規定的國際義務,若北京仍執意推進立法進程,“英國將別無選擇”,而會修訂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持有者的居英條件;由每年6個月的居留期,改為可延續的12個月居留,並准許工作或讀書,作為長遠獲取永久居英權的方式。此外,臺灣總統蔡英文、美國務卿蓬佩奧等都於近期作出過考慮接納香港人的表態。

第三,習近平和香港都已沒有退路

據新華社報導,人大常委會6月18日的會議議程,令人意外地未見安排港區國安法的討論。在此之前,由於人大常委的決定經過新華社發稿的修訂,多了“香港加快推進相關立法”幾個字,多個建制派人士都相信港區國安法的具體條文將在6月份的人大常委會議通過。不過熟悉中共政治操作的香港資深評論李怡卻認為,中國有可能暫時擱置港版國安法。他指出,訂立港版國安法明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承諾,是向西方國家提供圍攻中國的彈藥,中國會因此失去引進高科技、結算美元、引入外資的視窗,外交上使中國更加孤立。儘管許多國家對制裁中國態度謹慎,但口頭聲明反對,顯示這些國家極可能私下給中國嚴重警告,迫使中國不能不重新考慮。美國具體的制裁還沒有作出,但川普和蓬佩奧言辭淩厲,而中國官方的回應卻相對軟弱。因此,中國“縮沙”(粵語:臨陣脫逃),人大不立法,改由香港為23條立法,也有可能。但我認為,李怡的看法太樂觀,習近平已經沒有退路了,其個人性格和政治認知都決定了他會一意孤行,一條道走到黑。

6月8日,即反送中一周年的前一天,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紀念香港《基本法》頒佈30周年網路研討會上說:“香港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也不是困擾基層民眾的住房、就業等民生問題,或者利益階層固化、年輕人向上流動困難等社會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他強調香港的政治問題是“香港內外反華反共勢力蓄意製造的政治對立”。美國《華爾街日報》指,過去一段時間裡,中共政府一直將香港抗議的源頭歸結於“經濟和社會問題”,張曉明這番言論,標誌著北京對香港事件的定性發生了變化。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去年10月最新發佈的施政報告中,將重點放在民生政策上,提出加強福利、改善醫療等多項措施。去年11月,中央政府還公佈了16項支持香港居民到大灣區發展的新措施。張曉明引述鄧小平的話,稱香港局勢的發展到了“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他說,中央此次出手是“香港反對派和激進分離勢力逼出來”。

綜上所述,去年6月,香港政府在北京授意下,一意孤行修訂《逃犯條例》,致使百萬香港人強烈反對,從而引發反送中抗爭運動。但習近平不但沒有反省其錯誤,尊重港民雙普選的訴求,反而更加強硬,完全拋開“一國兩制”的假面具,直接刺刀見紅。港版國安法顯示了中共的野蠻和霸權以及對香港市民自由、人權的公然蔑視,是中共面臨前所未有執政危機的一場政治豪賭。

習近平認為,香港和臺灣已經被西方敵對勢力滲透,成為危及中共政權的橋頭堡。2003年,香港時任特首董建華政府推動23條立法時遭到社會強烈反對,觸發當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紀念日有50萬人參與大遊行,致使港府撤回方案。去年6月,“反送中”示威因為港府遲遲不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從相對和平的遊行,逐步演變成暴力衝突,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致使港府不得不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習近平認為,對香港市民的妥協只會使他們得寸進尺。只有堅持“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對港民毫不退讓,才能夠控制香港局面。

習近平想通過出臺港版國安法威嚇香港和臺灣,並向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表明它的強硬態度。但中共的強硬將香港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使香港人臺灣人沒有退路,只有抱團取暖,拼死抗爭;使西方世界徹底看清中共極權主義的嘴臉,共同抗擊和孤立紅色中國。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偉大的,它拉開了西方世界與中國新冷戰的序幕。習近平和中共的狂妄、愚蠢不僅葬送了香港的自治和繁榮,也為自己敲響了喪鐘。
 

——轉自北京之春(2020-06-13)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