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杰: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年祭:失去香港是中共最大的失败

New!
2020年06月18日

——中共的强硬将香港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使香港人台湾人没有退路,只有抱团取暖,拼死抗争。香港反送中运动是伟大的,它拉开了西方世界与中国新冷战的序幕。习近平和中共的狂妄、愚蠢不仅葬送了香港的自治和繁荣,也为自己敲响了丧钟。


6月12日,对于香港人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去年的这一天,香港政府不顾百万市民的抗议,强行将《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送往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从而引发示威者包围立法会事件。当日,香港警方滥用暴力,激起民愤,也为之后一连串流血冲突留下祸根。一年过去了,在疫情“限聚令”、“港版国安法”等港府和北京全方位打压之下,香港各区当天从早到晚,仍有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提醒港人毋忘初心,继续抗争。

反送中运动也激怒了中南海当权者。习近平对香港失去了耐心,不顾“一国两制”的政治承诺,直接绕过香港立法会通过了港版国安法,实现对香港的二次回归和全面管制。北京这一荒唐政治决策是一场疯狂的政治豪赌,将对中共造成灾难性后果。6月10日,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在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议对践踏人权的中国共产党高层官员实施制裁,制裁对象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和汪洋。这份安全报告名为“强化美国以及应对全球威胁”,是由国会大约150名议员组成的“共和党研究委员会”推出的。如何评价香港反送中运动?为什么失去香港是中共最大的政治失败?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香港“反送中”破灭了习近平的红色帝国梦

习近平是带着红色帝国梦上台的,他要兵不血刃统一台湾成为中国的统一之父,要成为世界领袖与美国分庭抗礼。但很不幸,香港人打碎了他的梦想。

在香港反送中这场波澜壮阔的抗争运动中,香港人将中共极权主义的面目和“一国两制”的伪善展现在世界面前。反送中运动使亲共的国民党韩国瑜落败,中共操控台湾的图谋破产。拒绝“一国两制”已是台湾主流民意。习近平认为,用一国两制为诱饵实现台湾统一已经不可能,唯一有效的道路就是强权,用武力统一。香港人使“一国两制”的蒙汗药失效,习近平不得不扯下这块遮羞布。香港百余万市民走上街头,在世界各地建联侬墙、运用流利的英文控诉港府和中共的暴行。弥漫在香港的硝烟,使沉睡在绥靖政策迷梦中的西方世界惊醒,突然发现一个满血复活的新纳粹帝国正站在它们面前。

第二,失去香港是中共最大的失败

毛泽东当年不收回香港,保存一个中国通向西方的走道;邓小平用“一国两制”保存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为中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但习近平缺乏这样的远见和政治智慧,蛮横强推港版国安法将失去香港这颗东方之珠。香港近年来一直是国际资本流入中国的重要门户。在中国内地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资(FDI)中,990亿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商投资额的80%。香港还是大量中国企业上市融资的目的地,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在人民币国际化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全球70%以上的人民币支付通过香港进行结算。中国失去香港将会导致内地经济进一步衰退。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说:美国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单方面专横地提出对香港强加国家安全法律一事。美国强烈敦促北京重新考虑其灾难性的议案,遵守其国际义务,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民主制度、公民自由,这些是根据美国法律维持其特殊地位的关键。这个绕开香港制度完善的立法程序,并无视香港人民意愿的决定,将为北京在联合国报备存档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对香港所做出的高度自治承诺敲响了丧钟。

美国正在组建包括G7(美英日德法意加),欧盟28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英联邦52国”的冷战阵营,策划针对中国及香港“规模空前的大制裁”。制裁包括: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抵制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禁止企业到港上市或交易;把香港并入“中国关税区”一起实施惩罚性关税;对中国及香港涉事官员和组织制裁,拒绝签证并没收财产;对中国在香港的中资银行,金融股市,科技进出口,国际贸易等实施制裁……如果这些制裁实施,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不保,社会恐慌,富人外逃,港币崩溃,资本出走。不仅香港变成一个臭港,更会把大陆经济拖下水,甚至直接引发人民币汇率失控……日本则正在谋划吸收香港金融人才,用东京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英国首相约翰逊日前多次强调,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违背了《中英联合声明》所规定的国际义务,若北京仍执意推进立法进程,“英国将别无选择”,而会修订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持有者的居英条件;由每年6个月的居留期,改为可延续的12个月居留,并准许工作或读书,作为长远获取永久居英权的方式。此外,台湾总统蔡英文、美国务卿蓬佩奥等都于近期作出过考虑接纳香港人的表态。

第三,习近平和香港都已没有退路

据新华社报道,人大常委会6月18日的会议议程,令人意外地未见安排港区国安法的讨论。在此之前,由于人大常委的决定经过新华社发稿的修订,多了“香港加快推进相关立法”几个字,多个建制派人士都相信港区国安法的具体条文将在6月份的人大常委会议通过。不过熟悉中共政治操作的香港资深评论李怡却认为,中国有可能暂时搁置港版国安法。他指出,订立港版国安法明显违反《中英联合声明》承诺,是向西方国家提供围攻中国的弹药,中国会因此失去引进高科技、结算美元、引入外资的窗口,外交上使中国更加孤立。尽管许多国家对制裁中国态度谨慎,但口头声明反对,显示这些国家极可能私下给中国严重警告,迫使中国不能不重新考虑。美国具体的制裁还没有作出,但川普和蓬佩奥言辞凌厉,而中国官方的回应却相对软弱。因此,中国“缩沙”(粤语:临阵脱逃),人大不立法,改由香港为23条立法,也有可能。但我认为,李怡的看法太乐观,习近平已经没有退路了,其个人性格和政治认知都决定了他会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黑。

6月8日,即反送中一周年的前一天,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网络研讨会上说:“香港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困扰基层民众的住房、就业等民生问题,或者利益阶层固化、年轻人向上流动困难等社会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他强调香港的政治问题是“香港内外反华反共势力蓄意制造的政治对立”。美国《华尔街日报》指,过去一段时间里,中共政府一直将香港抗议的源头归结于“经济和社会问题”,张晓明这番言论,标志着北京对香港事件的定性发生了变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去年10月最新发布的施政报告中,将重点放在民生政策上,提出加强福利、改善医疗等多项措施。去年11月,中央政府还公布了16项支持香港居民到大湾区发展的新措施。张晓明引述邓小平的话,称香港局势的发展到了“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他说,中央此次出手是“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分离势力逼出来”。

综上所述,去年6月,香港政府在北京授意下,一意孤行修订《逃犯条例》,致使百万香港人强烈反对,从而引发反送中抗争运动。但习近平不但没有反省其错误,尊重港民双普选的诉求,反而更加强硬,完全抛开“一国两制”的假面具,直接刺刀见红。港版国安法显示了中共的野蛮和霸权以及对香港市民自由、人权的公然蔑视,是中共面临前所未有执政危机的一场政治豪赌。

习近平认为,香港和台湾已经被西方敌对势力渗透,成为危及中共政权的桥头堡。2003年,香港时任特首董建华政府推动23条立法时遭到社会强烈反对,触发当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有50万人参与大游行,致使港府撤回方案。去年6月,“反送中”示威因为港府迟迟不肯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从相对和平的游行,逐步演变成暴力冲突,示威者提出“五大诉求”,致使港府不得不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习近平认为,对香港市民的妥协只会使他们得寸进尺。只有坚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港民毫不退让,才能够控制香港局面。

习近平想通过出台港版国安法威吓香港和台湾,并向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表明它的强硬态度。但中共的强硬将香港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使香港人台湾人没有退路,只有抱团取暖,拼死抗争;使西方世界彻底看清中共极权主义的嘴脸,共同抗击和孤立红色中国。香港反送中运动是伟大的,它拉开了西方世界与中国新冷战的序幕。习近平和中共的狂妄、愚蠢不仅葬送了香港的自治和繁荣,也为自己敲响了丧钟。
 

——转自北京之春(2020-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