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許萬平:政治人物要具備抗擊打能力

2016年04月25日

政治人物一旦成為公眾人物,你就必須要隨時隨地準備好去面對來自你的對手、或者是你的敵人的各種各樣的攻擊——抗擊打能力是政治公眾人物的一項必修課程。


政治人物一旦成為公眾人物,你就必須要隨時隨地準備好去面對來自你的對手、或者是你的敵人的各種各樣的攻擊——抗擊打能力是政治公眾人物的一項必修課程。

在中國民主運動的推動過程中,或者是說得更明白一點,在我們這樣一種政治文化生態、幾千年“文明”劣根性裡,我們會經常看到一些專業的或不專業的人,對於政治公眾人物很“賣力”潑污水的現象;當然,這也包括後來演變成了雙方的拉鋸戰。我在這裡其實並不想去對其雙方的誰對誰錯進行任何“多此一舉”的評判,因為,這真的是很無聊……

我認為,真正的明白人,其實只要冷靜地一看,就應該知道,這就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常常所慣用的一種對政治人物,或者是說對中國民主運動的整體性抹黑和破壞行動措施的一部分。這也可以用中國的一句諺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來形容其真實的目的和用心。

然而,縱觀近三十多年的中國民主運動史,中國民主運動可以說基本上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沒有能夠形成最終的合力,其根本原因就在於,大凡一旦誰成為政治公眾人物,幾乎都沒有逃脫隨後被可以說是強大火力式進攻性全面抹黑的命運。

其實,想來也很正常,政治公眾人物之所以要被抹黑,是因為他們的作用,往往會較其他想成為政治公眾人物而不能成為政治公眾人物的人,更加容易產生比較深遠的社會的、民眾的,以及中國民主運動自身的,甚至是國際上的重大影響力。還有就是,這些政治公眾人物,能夠很容易地形成一種真正的政治公眾人物主導的凝聚力與向心力;更為重要的是政治公眾人物一旦形成了整體性的合力,任何一個政府、政黨、組織、集團,甚至於個人,都將會把他來作為一個強勁的對手去認真地對付;更何況特別是現在,我們還處於一個國家專制社會的時代,統治者們為了維護其獨裁的既得利益,他們就會理所當然地更是處心積慮,拼命去抹黑政治公眾人物的存在,而企圖達到徹底清除掉對他們的所謂潛在威脅,以最終達到繼續維護其獨裁統治的目的。

從以上種種可以看出,政治公眾人物產生後,往往又很快就被迅速地詆毀和抹黑。這實際上又反映了兩個問題:一是說明我們這些民主人士自身真的還很不成熟,還沒有具備抵禦外來對我們民主陣營詆毀和破壞的抗擊打能力,還無法把持住對政治公眾人物的隱蔽保護;二是恰恰證明了我們目前的中國民主運動,的的確確還需要有這麼一個政治公眾人物團隊來擔綱,引領中國民主運動的航程,使之真正形成一股強大的凝聚力與親和力。

應當承認,政治人物的出名,往往都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

我認為,政治公眾人物的出名,也並不是他想出名就能夠出名的。可以回頭去看一看,在我們的周圍,又有哪一位政治公眾人物,在他們還沒有出名之前,他們不是被公認了的推動民主運動的先鋒、騎士?他們在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坎坷崎嶇路上,又有哪一次不是冒著坐牢的危險,一次、二次、三次,四次入獄,甚至是冒著殺頭的危險而勇敢地前行著​​?

在他們的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生旅途上,的確是從來都沒有動搖過前進的步伐;他們為了國家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很少在家裡守孝,很少在家裡陪伴妻兒,很少與親戚朋友們玩耍;他們為了這個國家的民眾能夠有尊嚴地活著,自己卻很少休息,自己的身體健康也顧不上去照顧好;他們為了這個國家的民眾能夠過上美滿幸福的生活,自己卻不捨得吃穿,也很少去享受生活……

說實在的,如果說,政治公眾人物是為了想出名的話,我敢打賭,他就注定了不可能會成為一個政治公眾人物;因為,我敢肯定地說,有這種想出名的想法的人,他絕對是不可能願意,也無法去承受上面我所談到的這些“罪”的。絕對不可能!

政治人物在有了名氣之後,要隨時隨地經受住考驗,不要輕易被你的對手或者敵人擊敗。作為我們這些為了推動中國的民主自​​由的每一個人,我們這些人的評判能力是否掌握得恰到好處,把持得又是如何,這也是非常至關重要的。

因此,政治人物一旦成為公眾人物,你就必須要隨時隨地準備好去面對來自你的對手、或者是你的敵人的各種各樣的攻擊。

作為一個真心實意在推動民主運動的民運人,我們在面對那些攻擊政治公眾人物的時候,一定不要意氣用事地跟著去鬧,要旗幟鮮明地、堅定地站在政治公眾人物一邊,堅定支持政治公眾人物,使那些別有用心的抹黑者的陰謀難以得逞,使我們的民主運動蒸蒸日上,讓民主、自由早日得以實現。

由此看來,我們要在中國民主大潮裡拿到畢業證,抗擊打能力真的是政治公眾人物的一項必修課程,也是每一位中國民運人士必須認真對待的一門專業課程。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1期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