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丁家喜被批捕一周年感言

June 19, 2021

丁家喜律师因为参加2019年12月在厦门举行的私人聚会,在当月26日被警方带走并秘密关押13个月,迄今已被羁押18个月。在丁律师被批捕一周年之际,妻子罗胜春发文披露丁律师遭受到的酷刑,暴露参与酷刑的作恶人员,指出中国政府把法律当废纸,毫无人权可言。同时感谢来自世界各地同道和朋友们的鼓励和支持,让她有信心和希望继续抗争。


罗胜春:我的丈夫丁家喜被批捕一周年感言
罗胜春
2021
年6月19

2021年6月19日是我的丈夫丁家喜被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正式批捕整一年的日子。在批捕前他被强迫失踪,被烟台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所以至今为止他已被羁押了整整18个月。其中前13个月被秘密关押,不允许律师会见。至今为止,一直被剥夺通讯权。

在烟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6个月期间,丁家喜完全与世隔绝,未见一丝阳光,且遭受多种酷刑和虐待,包括但不限于:长期剥夺睡眠,连续10天大音量噪音骚扰,连续数周被捆在铁制的老虎椅上接受审讯,限制食物和饮水,长时间固定姿势不准移动,不准洗漱和换衣服,出门就带黑头套等多种酷刑。2010年6月19日被移送山东省临沭县看守所以后,丁家喜继续遭受身体和精神上的虐待,包括挨饿,放风时间短,缺乏基本的卫生条件,没有热水和没有纸笔书报等,至今营养严重缺乏,一条腿一直浮肿,并忍受关节痛,腹泻等疾病困扰。

直接参与酷刑和虐待丁家喜的人员包括:烟台市公安局局长赵峰,警察黄永明、张本庆、赵丹、毕聪武、高群、王超兴及其它各地抽调的不知姓名的二十多名办案人员,临沂市公安局局长李登全,临沭县看守所所长周振永等。

在这18个月中,公安部门和检察院违法办案的行为除了上述的刑讯逼供和虐待,剥夺律师会见权和通信权之外,还包括不按时向家属提供法律文书,不让律师复制案件卷宗,律师会见时不让录音拍照,司法机关以考核为名给代理律师施加压力,干涉代理律师自由执业等。

在这18个月中,辩护律师提交的信访投诉函和申诉函,家属提交的信访投诉函,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复议等一共38封函件均不被理睬或者不予受理。

在这18个月中,我目睹中国政府把法律当成废纸糊弄民众,任由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滥用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随意定义案件的密级,滥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强制手段,刑讯逼供,而民众投诉无门。

在这18个月中,我看到在中国完全没有任何人权可言,任何不同的声音都被掐灭于萌芽状态。几乎每天都有人被任意羁押,被强加罪名。一场聚会可以被“煽颠”,投诉看守所贪污可以被“煽颠”,转发推特可以被“煽颠”,揭露酷刑可以被“煽颠”,在家写诗可以被“煽颠”,在学校教书也可以被“煽颠”, 在这个国家,似乎人人都可以被“煽颠”,被任意定罪,暗无天日。

但是同时在这18个月中,我也收到许多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组织、不同个人对丁家喜,对“1226厦门聚会案”的关注和支持,看到各民主国家对中共当局迫害人权和人权捍卫者的谴责和行动。我几乎每天都收到来自国内外人权捍卫者同道和朋友们的鼓励和安慰!令我感动!给我信心!

为家喜抗争之路漫漫,我怀着爱和希望继续前行!感谢大家的陪伴与支持!

(作者惠寄,中国人权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