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New!
《大西洋宪章》之后出现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关系法和人权公约文件的基础,是人类道德文明奠基石。阶级斗争理论、极端宗教价值观,这两者与《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等法律文件精神是格格不入,水火不能兼容的。
中国在印尼失败得很彻底。1962-1965年之间中国拉拢发展中国家以推动“革命”的政策,也同样失败了。历史的教训是,中共的意识输出祸害了海外华人。在今日,如果海外华人继续被中共利用,不仅会导致印尼再次排华,也会导致将来的全球各国都排斥华人。
习近平的全球野心由来已久。推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使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是习近平酝酿数年的思路。一党专制试图影响世界并领导世界,西方国家对此已经有所警惕。习近平的全球野心“正在路上”,它能否实施,能实施到什么程度,且让我们密切观察。
尽管郭文贵的爆料,对即将召开的十九大带来巨大冲击,但越来越多人相信,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地位不会马上受到挑战。这当然不意味著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会在十九大之后告一段落,而是会继续下去;而影响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个关键因素,将是中国经济。在这个问题上,习近平非常担心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如何兑现他竞选时做出的大幅减税以及大幅减少中国贸易顺差的承诺,也就是担心美国会发动中美经济战。 事实上,刚刚离任的特朗普最高顾问班农,就公开主张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也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此次班农赴香港演讲的安排,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説明中国当局要摸摸美国的底牌,以应对中美经济战的升级。 有人认为,...
围绕朝鲜博弈而客观形成的国际绥靖主义机制,不仅丝毫无助于控制朝鲜核试进程,反而是为朝鲜核试创造了极其有利的国际环境,形成了强大的核实战能力,从而对东亚所有国家构成重大威胁。由一蕞尔小国(其实是一人),对众多发达国家,成功实施了核威慑和核绑架的战略,堪称人类国际政治史上的最大耻辱。
金砖峰会开幕的同一天,北韩进行了最新的核子试爆。这一举动的时机选择,就算不是金正恩故意要给习近平难看,客观上也已经造成了「捣乱」的效果;更严重的是,金正恩食髓知味,再三用核威胁来挑战联合国决议和美国、日本与南韩的忍耐底线,由此给中国造成的困扰,使得北韩问题必将成为中共的梦魇。
一带一路的整个战略都是泡沫,建立在最高当局不可明言的政治野心和最高当局周围这些不负责任的专家提出的一些虚假建议之上。一旦中美发生决裂,中国养不起这些穆斯林国家,造成的后果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收得起场的。
《激辩中国:美中关系十谈》揭示了中美两国学者对于这两个国家价值观和政策的思考。不同于往常,中国学者坚持认为,无论中国出现了什么错误状况,其根源都在于外国的剥削和干涉。他们也指出了美国企图搞垮中国的阴谋。相反的,美国学者则提出了针对中国的多项指责,但也承认美国在国内外确有不良行为。 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中国人权理事黎安友的谈话中,上述观点表达得最为鲜明,他代表美方。与他对话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周琪教授,社科院是中国重要的官方智库,周从一所美国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因着编辑的提问,周女士一开场便切入价值观的话题。她指出:长期以来,美国拒绝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且在1960年“...
低估的不守诚信 1989年中国的天安门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它是促使世界各国政府将人权列入外交政策议程当中的事件之一。从那时起,外交官、活动人士、学者以及其他人已经在辩论支持尊重中国人权的最佳途径,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毫不妥协,而现今中国日益增强的国际影响力和经济实力更坚定了中国的立场。在20世纪90年代,标准的外交工具包括将贸易与人权状况挂钩,迫使北京政府释放监狱中的犯人或流放海外,在联合国通过批评中国人权纪录的决议,并试图让中国官员参与到更为系统的关于人权的讨论当中。 但在随后的十多年, 随着中国政府威胁采取经济和外交手段打击报复的实力大大增强,...
上世纪90年代之前,非洲人与中国人之间几乎不存在文化互动。那时对一般非洲人来说,中国是遥远的神秘国度,那里的人个小、吊眼,长得一个模样,很难将他们区别开! 我是从1980年代开始对中国感兴趣的。那时,我住在肯尼亚西部,还是个孩子。在那里,著名的李小龙和成龙是功夫片的代名词,他们的电影是观察中国文化、价值和传统的唯一窗口。作为一个小孩子,我非常喜爱这些电影,以为所有中国人都是功夫斗士,寻求对每一个轻微伤害他们的人进行报复。“你杀了我爸,我要杀了你!”这是我们在孩提时代看过的多数中国电影中难忘的台词。 我想成为非洲的成龙。为此,我加入了武术班,快速学会的所有功夫都是我的非洲教练教我的,...
订阅 国际关系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