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四:兩家庭的頂樑柱都被帶走了

2015年08月04日

最沒有想到的是,在尋找李和平律師的過程裡,李和平的親弟弟,同為律師的李春富律師在8月1號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帶走。同時家也被抄,電腦,卷宗,書籍等被帶走。我得知這個消息後非常震驚,想不明白跟和平所辦案子並無交集的李春富律師,為何在這個時期被帶走?或者就因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師所辦的案子民事較多,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也會被帶走。他的五歲兒子,我常常以“小雪球”這個暱稱代替他乳名的那個小人兒,煞有介事的說:“爸爸是被手銬拷走的”。小雪球的媽媽在驚恐中不忘哄兒子說“那是玩具。 ”小雪球以肯定的語氣反駁他的媽媽“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還好,雪球的哥哥並不在場。現在,兩個家庭的頂樑柱都被公安帶走,留下兩個家庭主婦,各帶兩個未成年孩子。不知道明天將如何?我安慰完春富律師的家人,開車回家。越近小區越是緊張 ,索性停在了路邊。如果有電話打來,說是我家廚房漏水(春富律師就是被告知廚房漏水,要他回家看看被帶走的),我現在就可以扔了身份證和手機跑了。關鍵是逃到哪裡?想了半天,覺得無處可去,不能給親友添麻煩。又不能住酒店。但是就是害怕回家。我放倒了座椅,躺在上面。路旁不停的有車呼嘯而過,有人聲說笑著。過去這是多可怕的事,一個女人,快晚上十二點了躺在偏僻馬路邊的車裡。而現在,看著周圍漆黑一片,陌生的人和呼嘯的車,竟然覺得遠比那被抄過的家安全。可是,我要知道春富的消息,手機還沒充電,萬一有消息進來,豈不錯過。我艱難的開車進了地庫,上了電梯,想著萬一到了三樓,一群人守在那裡,我可就是甕中捉鱉的那隻鱉。為什麼我拿鱉形容自己呢?艱難中的自嘲吧。電梯打開了,沒有人。我鬆了口氣。但是用鑰匙開門時,我在想,會不會人就在裡邊等著呢?門開了,裡面亮著燈,但沒有人,是我出門時忘了關燈。我苦笑,自己就像驚弓之鳥,我到底做了什麼,觸犯了哪條法律了呢?其實,因為我是李和平的家人,連坐,我怕連坐。

原文鏈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649 | 新公民運動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