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尋找江天勇 徵集萬人聯署

2016年12月04日

人權律師江天勇被強迫失踪後,其妻金變玲與維權人士陳光誠、滕彪、蘇雨桐於12月4日——中國國家憲法日之際,發表致中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的公開信並徵集全球萬人聯署,要求公安部長指令相關部門停止迫害維權人士和良心人士,並追究相關執法人員的法律責任。截至12月7日22時已有1089人參加聯署。


【徵集全球萬人聯署】就江天勇失踪事件致郭聲琨的公開信

 

【聯署方式】

在線聯署 https://goo.gl/forms/7YABi89IXdmr6qLV2

郵件聯署發送(江天勇)+(地區)+(姓名)至 Jianglvshilianshu@gmail.com

聯署者名單及更多信息見:https://is.gd/eFfTL0(免翻牆)

 

中國公安部長郭聲琨:

我們是江天勇律師的親友以及各界關注人士。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失踪後家屬已經委託律師在北京報案,可接警派出所不依法調查處理,而是以“無親屬證明”、“應自行到長沙調取錄像”處處推諉、刁難律師。

江天勇失踪六天之際(11月27日),數十位律界同仁和4位709家屬已經關注聲明:表達了對江律師失踪事件的關切和聲援。直到目前,除有中國多地公安、司法行政部門對聯署律師的關注表示“關注”外,依然沒有江天勇的任何消息。

現在已經兩週了,中國接警部門拒絕就江天勇失踪事件進行及時有效的調查,亦沒有公開此失踪事件的細節和負責任部門。

江天勇律師執業以來,長期活躍於人權捍衛工作第一線,辦理和參與諸多公益維權案件和法律行動,以致律師證被非法註銷。鑑於江天勇以往的工作情況和長年受到監控、屢遭毆打和酷刑遭遇,我們確信江律師此次失踪係被公安部門控制。我們也關注到709案受害者謝陽、張凱律師等遭遇酷刑的信息,令我們更加擔憂江天勇的安全。

為了盡快消除家屬和社會的疑慮,值此中國國家憲法日之際,我們督促中國公安部長指令相關部門:

  1. 立即查明江天勇下落向其家人告知調查結果。如係強迫失踪,應追究相關執法人員的法律責任;
  2. 如若江天勇已被相關部門採取強制措施或指定監視居住,應迅速的通知其親屬,保障律師辯護權;
  3. 根據《禁止酷刑公約》和中國法律規定保障其免於酷刑和正常的醫療護理;
  4. 立即制止公安人員採取強迫失踪方式對待維權人士,以免進一步損害公安部門的國際國內聲譽;
  5. 立即制止對良心人士大規模的濫用“指定監視居住”措施。

聯署發起人:

金變玲(江天勇妻子)

陳光誠

滕彪

蘇雨桐

2016年12月4日


附:江天勇強迫失踪事件進展(截至124日)

  • 2016年11月17日,江天勇律師前往湖南長沙看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太太陳桂秋,期間他陪同陳桂秋及謝陽的辯護律師張重實、藺其磊及律師同仁馬連順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11月21日北京時間22點22分,江天勇發信息告訴朋友已購買D940火車票回京,發車時間22點53分,正點應於次日6點30分抵京,此後便失去聯繫。
  • 11月23日下午,其妻子金變玲委託姐姐去江天勇戶籍所在地的#鄭州市公安局桐柏路分局的治安大隊報失踪,但遭拒絕,鄭州公安指要去北京報案。接處警登記表登記後說這個案件情況特殊,不提供複印件。
  • 11月24日,有律師和朋友去#長沙鐵路局調取監控錄像,後交涉無果。
  • 11月25日,江天勇的父親委託陳進學律師前往#北京西站派出所報人口失踪,北京西站派出所刑偵隊的杜軍警官(012399)向律師提出,必須要提交#父子關係證明才能調閱。
  • 11月29日,陳進學與宋玉生律師攜帶江天勇父親當地開具的父子關係證明再次到#北京西站派出所#要求調取監控錄像,警察杜軍稱村委會開的父子關係證明證明力不夠,一定要戶籍所在地派出所出具證明;同時推諉要律師去長沙南站開具江天勇是否已上G940車的證明。
  • 12月1日,江天勇的父親向北京鐵路公安局北京公安處提起#行政復議,要求:1.確認北京西站派出所的行為違法;2.責令北京西站派出所履行法定職責,對江天勇失踪事件展開調查。

簽署人名單(不斷更新中,此略;查閱請點擊:https://is.gd/eFfTL0


備註:江天勇,河南羅山縣人,北京執業律師,曾參與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信仰自由等多件維權行動,也因此在中國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還曾親身遭遇酷刑折磨。他直接服務過的群體包括:艾滋病感染者、乙肝攜帶者、因信仰受迫害者、殘障人士、訪民、少數民族、記者、維權律師、女權人士等。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經濟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大躍進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歷史/經驗
香港 軟禁 家庭教會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監督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參與 國際人權 國際投資 國際關係
國際貿易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農民工 蒙古族人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殘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南方街頭運動 南方周末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臺灣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