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1989年民主運動及六四鎮壓大事記

2008年05月29日

當局宣布結束在北京戒嚴。

4月15日

胡耀邦逝世。 1981至1987年間任中共中央總書記;1987年因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被迫辭職,由趙紫陽繼任。

4月15 - 17日

抗議開始。 北京學生開始聚集在天安門廣場悼念胡耀邦。

4月18日

學生向政府提出七條請願要求,內容包括重新評價胡耀邦的是非功過、解除報禁、反對貪腐和實行民主改選。

4月20日

政府的反應:在政治局會議上,國務院總理李鵬表示該運動是“被一小撮人”所煽動。

4月21日

知識分子加入示威。 10萬餘學生和知識分子進入天安門廣場阻止當局為準備第二天的胡耀邦國葬拉警戒線。

4月24日

學生開始舉行罷課,要求當局傾聽他們的呼聲。 李鵬主持政治局常委會議,聽取北京市負責人關於學潮問題的匯報。

4月25日

鄧小平聽取李鵬的匯報後,發表講話,給學生運動定性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

4月26日

《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 該社論根據鄧小平4月25日講話精神,把遊行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動亂。

4月27日

抗議遊行規模擴大。 15萬餘學生以和平方式突破長安街上的警戒線,向天安門廣場進發。許多其它城市的學生也開始發起抗議遊行。

4月28日

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北高聯)成立。 北京師範大學學生代表吾爾開希當選為主席。

4月29日

政府有關部門負責人與45名學生代表會面。 官方堅稱抗議遊行者為帶有反動政治目的的幕後人所指使。

5月3日

北京新聞工作者要求與政府就新聞自由展開對話。 他們收集了1000多個呼籲對話的簽名,並表示將參加定於5月4日的遊行。

5月4日

1919年五四運動70週年紀念日:成千上萬學生和民眾在北京遊行。在全國50多個其它城市也有遊行或靜坐示威。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學生在策略的問題上產生分歧:有的主張停止罷課,並要求與政府領導進行電視辯論;其他的則主張採取更為激烈的行動。

5月6 - 10日

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呼籲回應學生的要求,“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 在與其他領導人的會見和討論中,他敦促打擊貪腐,並強調“建立民主”的重要性。

5月13日

絕食抗議開始。 最後總人數高達3000多的絕食抗議者要求政府撤銷對學生運動“動亂”的定性,肯定這是一場“愛國”、“民主”的學生運動,並與學生展開對話。

5月14日

政府代表會見學生。 未取得實質進展。

5月15日

戈爾巴喬夫抵達北京與鄧小平舉行中蘇最高級別的會晤。戈爾巴喬夫沒有在天安門廣場接受官方歡迎儀式,而是從後門進入人民大會堂。數千名知識分子、教師及科學家前往天安門廣場遊行。

5月17日

中國著名知識分子對學生表示支持。 嚴家其、包遵信等知識分子聯名發表《五一七宣言》,聲援學生的絕食,並呼籲結束獨裁統治和老人政治。

5月17日

北京社會各界百萬人舉行大遊行,聲援學生。 參與者包括工人、教師、學者、新聞記者、醫護人員和機關幹部等。

5月18日

李鵬與學生代表會談,但未取得實質性進展。 一百萬餘民眾在北京抗議遊行,公交車和出租車司機、鐵路工人、國有企業工人和建築工人及來自北京遠郊的農民也加入到了遊行隊伍中。

5月19日

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看望學生。 他含淚對學生說:“我們來得太晚了……你們說我們、批評我們,都是應該的。 ”學生在傍晚停止絕食。在晚上的電視講話中,李鵬指責在學生背後煽動動亂的政治陰謀者。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北京工自聯)成立。政府準備實施戒嚴;學生準備進行大規模遊行。

5月20日

早上10點,北京正式開始戒嚴。 當局命令中國軍隊對天安門廣場進行清場,恢復北京城秩序。

5月21日

北京百萬餘民眾不顧戒嚴令繼續遊行,成功阻擋士兵開入北京市中心。

5月23日

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被污損。 余志堅、俞東岳、魯德成用裝有油墨的雞蛋殼投擲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像。學生們將三人送交公安機關。

5月29日

民主女神鵰像被送至天安門廣場。 該雕像由來自中央美術學院等院校的學生以石膏和泡沫塑料製成,高約10米,樹立在天安門廣場與毛澤東像對望。

5月30日

工自聯的三位主要成員被拘留。

6月2日

首都聯合聯絡組開始絕食抗議。 由知識分子組成的首都聯合聯絡組宣布進行72小時絕食抗議以示對學生的支持。文學批評學者劉曉波、搖滾樂手侯德健等人開始絕食抗議。

6月3日

當局開始鎮壓。 下午,戒嚴部隊與北京居民發生暴力衝突。夜晚,全副武裝的士兵從四面八方進入首都,大開殺戒,向天安門廣場推進。有北京市民中彈——有的甚至是被近距離射殺;還有的是被坦克或裝甲車碾死,具體傷亡人數不明。一些士兵被民眾打傷。公交車和汽車被放火焚燒。

6月4日

凌晨1點,戒嚴部隊將所有通往天安門的道路堵死。目擊者將軍隊射殺平民的消息傳送給工自聯及學生總指揮部,力促示威者離開廣場。

凌晨2點,軍用卡車車隊進入廣場。廣場上的示威者在人民英雄紀念碑集合。

凌晨3點,侯德健和周舵與戒嚴部隊軍官協商,請求給予學生時間撤出廣場。

凌晨4點,廣場上的燈全部熄滅。坦克推倒了民主女神鵰像。

凌晨4點半,戒嚴部隊在坦克和裝甲車的掩護下開始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推進,逼近人群,士兵向廣播喇叭射擊。學生通過投票表決最終決定撤退,向廣場的東南方前進。學生的帳篷隨即被坦克碾軋。學生糾察隊是最後撤離的,士兵在他們身後五六米遠的地方鳴槍警告。

凌晨5點,當學生經過前門時,北京市民夾道歡呼。戒嚴部隊在廣場周圍及首都其它地區向學生和民眾投擲催淚彈。一些人被坦克碾死。具體傷亡人數不明。

清晨6點20分,坦克向撤離的學生碾去。

6月5日

“擋坦克的人”出現。 一位男子隻身阻擋向天安門廣場行進的坦克車隊。

6月9日

鄧小平在鎮壓後首次公開露面。 在接見戒嚴部隊高級軍官時,鄧小平稱鎮壓了一場“社會渣滓”試圖“建立一個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資產階級共和國”的“反革命暴亂”。

6月13日

當局向全國發布對21名學生的通緝令。

6月5 – 30日

當局圍捕“反革命暴徒”和“動亂分子”。 至6月30日止可查的逮捕和羈押的人數信息如下:北京:1103人;上海:273人;黑龍江:176人;吉林:98人;遼寧:338人;陝西:203人;山西:218人;內蒙古:98人;四川:781人;湖南:1833人;湖北:216人;安徽:38人;江蘇:113人;貴州:6035人。

9月19日

《人民日報》發表文章稱:“在清場中沒有一個人死亡。 ”

1990年1月11日

此大事記由中國人權彙編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