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为“六四”和赵紫阳蒙冤讨公道,丁子霖等难属致函北京“两会”

2005年02月28日

中国人权新闻发布

中国人权受丁子霖等难属125人委托,发表难属群体致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 “两会”的公开信(全文见附件),为15年前惨遭镇压的“六四”血案及因此下台并长期遭受拘禁的赵紫阳讨还公道。难属群体在这封公开信中表示:“六四”事件作为一桩重大的历史冤案必须得到公正的重新评价;邓小平、李鹏等人强加於赵紫阳先生的莫须有的“罪名”必须彻底推翻。

以丁子霖为代表的难属群体在公开信中指出,在“六四”惨案发生将近16年的时间里,难属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全国人大专案讨论、审议“六四”问题,呼吁中国政府以协商、对话方式公正解决“六四”问题。丁子霖等难属并在10年前提出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合理赔偿;立案侦查并追究“六四”罪责。但是10个年头过去了,中国的领导人由第二代过渡到第三代、第四代,难以逃避的“六四”事件却始终没有提上议事日程,难属们对没有实现与政府当局的对话深感失望。

丁子霖等难属在公开信中指出,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执政以来,中国在政治上急遽倒退,人权状况日趋恶化,政府对言论和网路的严厉控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在赵紫阳逝世后的治丧期间,这种政治上的倒退和人权状况的恶化,就有典型的充分的显现,例如:罔顾赵紫阳亲属的合理要求,掩盖历史真相,钳制舆论并动用大批军警阻遏、骚扰民间的悼念活动。公开信并具体指出,仅在北京的“六四”受难者及其亲属,就有十多个家庭遭到警方严密监控甚至软禁,不许他们前往悼念反对“六四”屠杀的赵紫阳先生。

这封公开信还直接对“两会”的代表们说,难属们理解在目前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情况下,代表们实际能够行使的权力也是十分有限的。但是代表们比起一般民众,至少拥有话语的优先权。所以希望“两会”代表们拿出勇气,不辱使命、不负众望,提出“六四”问题和“六四”受难者的问题,提出赵紫阳先生蒙受不白之冤的问题,以推动对这些问题的讨论、审议。

中国人权完全支援丁子霖等难属的公开信的立场和要求。正如公开信所言,中国目前政治倒退人权恶化,所以丁子霖等难属的公开信,尤其需要得到社会包括国际社会的同情支援。中国人权特别呼吁欧盟,在审核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的关键时刻,应该将支援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公开信内容,作为一个解除武器禁运的条件告诉中国政府。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附件:

<><>
/> /> />>

就“六四”事件以及赵紫阳先生蒙受不白之冤问题致函第十届第三次全国人大暨全国政协全体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尊敬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

去年的今天,我们致函各位,敦请你们就公正解决“六四”事件及“六四”受难者问题向大会递交相关议案,推动大会及与会代表就此议案进行讨论、审议。如今一年过去了,我们尚未见到诸位做出任何反应,这令我们深感遗憾。

在此,我们有必要再次重审:十五年前发生在北京的那场天安门运动,是学生和市民以和平方式反对腐败、反对官倒并要求加快政治民主化进程的示威、请愿运动,决不是政府所说的“动乱”和“暴乱”。政府当局动用数十万全副武装的野战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示威、请愿者,用一场血腥的屠杀来确保所谓“国家的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绝不能被认为是中国走向文明、进步所必需付出的代价,而只能被认为是一桩严重违背本国宪法和各项国际法准则的反人类暴行。据此,我们认为,当年由邓小平、李鹏等惨案的决策者、制造者一手强加於“六四”的错误定性必须彻底推翻;“六四”事件作为一桩重大的历史冤案必须得到公正的重新评价。

在此,我们还有必要指出,今年1月17日,前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先生含冤逝世,是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当年,赵紫阳先生坚持主张,对於学生和民众的示威、请愿运动,应该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得到解决,反对实施武力镇压。但是,在这样一个涉及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上,而且在出现如此严重分歧的情况下,邓小平、李鹏等人却不顾党心民意断然否决了赵紫阳先生的正确主张,悍然动用军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以致造成了惨绝人寰的“六四”屠城惨剧。这是中共历史上又一次严重的是非大颠倒:主张大开杀戒者被说成是决策“正确”,而反对开杀戒者反而被指控犯了“严重错误”。结果,赵紫阳先生在一种非正常的情况下遭罢黜,乃至被非法软禁长达十五年之久,直至离世。我们认为,当年邓小平、李鹏等人强加於赵紫阳先生的莫须有的“罪名”必须彻底推翻,由此造成的这桩重大历史冤案必须得到公开的纠正和重新评价。

我们在这里还有必要提请诸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注意,自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执政以来,中国在政治上急遽倒退,人权状况日趋恶化,对言论和网路的控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前不久为赵紫阳先生治丧期间,执政当局不仅罔顾赵家亲属的合理要求,而且掩盖历史、钳制舆论、动用大批军警阻遏和骚扰民间的悼念活动。据我们了解,仅在京的“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被严加监控和软禁者就有十余家之多。我们认为,中共执政者的上述举措不仅违背了人民的意愿,而且亵渎了宪法的尊严。
如今,“六四”惨案已快十六年了。在以往的年月里,我们作为这场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全国人大按民主和法制的程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呼吁政府有关当局以协商、对话方式来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为此,自1995年以来,我们提出了包括重新调查“六四”事件、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合理赔偿,以及立案侦查并追究“六四”事件制造者司法责任等三项要求,以此作为同政府方面协商、对话的基础。现在,离我们提出这些要求和建议已经过去10个年头了,中国的领导人也已由第二代过渡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但“六四”事件的问题始终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与政府当局的对话也始终未能实现。我们对此深感失望。

在共产党至今仍坚持一党专制的情况下,我们理解诸位能够行使的权力十分有限,但是,比起普通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来,你们至少拥有话语的优先权。如果你们在一些重大的政治问题上、在一些涉及民众切身权益的问题上继续保持沉默,放弃作为人民代表的正义和良知,那么,那些被剥夺了话语权的平民百姓还能期望你们什么呢!

在本次大会即将召开之际,我们希望诸位不辱使命、不负众望,拿出你们的勇气和胆识,果敢地就“六四”和“六四”受难者的问题、就赵紫阳先生蒙受不白之冤的问题,向大会提出相关的议案,并推动大会及与会代表就此议案进行讨论、审议。

“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於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範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邝涤清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孙秀芝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痝?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仙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南韩刚 石 峰 周治刚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干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李贞英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共125人)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