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关於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逮捕的声明

2004年03月29日

中国人权关於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逮捕的声明

中国人权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对申诉冤屈的丁子霖、张先铃、黄金平等“六四”难属拘捕并企图判刑,中国人权的代表将要求面见联合国人权高专、美国负责人权的助理国务卿促请国际援救。

中国人权从国内知情人士处获知,“六四”难属的代表丁子霖、张先铃、黄金平,於3月28日分别於自己家中遭到国家安全部门警察的逮捕。丁子霖当时正在江苏省无锡市郊区的家中,28日上午11点多钟,有3个警察到来将她带走,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丁子霖被带走后又有5名警察到来,没有向家中的阿姨出示搜查证,即开始搜查并拿走一批信件等东西。

张先铃是在28日上午9点45分,於自己家中被北京国家安全局警察田刚和张力带走的。带走时出示了拘传证,拘传的理由是根据中国国安法50条的规定。张先铃被带走后即来了一批警察,出示搜查证后开始抄家。被抄走的东西中包括一批体恤衫,是香港一些NGO组织为纪念“六四”十五周年而制作的,体恤衫上印有“89-2004”等字样。警察向张先铃的丈夫王範地表示,天安门母亲运动、天安门母亲群体都是反动组织,是内外勾结起来危害国家安全、颠覆国家政权。结果当天警察就将张先铃的拘传证换成了刑事拘留证。中国刑法规定的刑事拘留是:“公安机关对罪该逮捕的现行犯或者重大犯罪嫌疑分子”,“可以先行拘留”。所以对张先铃采取的刑事拘留,表示了中国政府有企图将“六四”难属正式逮捕判刑。

“六四”难属黄金平也是28日在北京自己家中,被国家安全局警察以传唤证带走的。警察同时还出示了搜查证,对黄金平的家进行了查抄。

丁子霖是中国人民大学的退休教授,她的年仅17岁的独生子蒋捷连在“六四”期间被解放军枪杀於北京木樨地一带。丁子霖是“六四”难属中最早站出来,向国际媒体讲述自己儿子和死难者情况,同时开始艰难的、坚持不懈的收集死难者情况的工作,以及呼吁中国政府依法公正解决“六四”问题。在十几年的收集情况寻求公正的过程中,逐渐在丁子霖周围聚集了数以百计的难属,丁子霖也成为“六四”难属揭露真相寻求公正的代表。张先铃是“六四”难属的另一个代表人物,她与丁子霖一起启动了寻求“六四”真相和公正的工作,她的19岁的儿子王楠“六四”中被解放军枪杀於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口。黄金平也是追求“六四”真相和公正的坚定难属之一,她的时年30岁的丈夫杨燕声,“六四”时在北京正义路中弹身亡。最近在香港首次公开的6名“六四”难属的录影证词,丁子霖、张先铃、黄金平就是其中的3人。这些录影证词将由香港的“天安门母亲运动”带往日内瓦,递交给正在召开的联合国人权会议,有分析认为这可能与丁子霖等人被逮捕有关。

中国人权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国政府对丁子霖、张先铃等“六四”难属的抓捕抄家,以及企图进一步实施的司法迫害。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虽然在中国政府暴力犯罪中痛失亲人,但是十几年一贯秉持和平、理性、顾全大局的方式申诉冤情寻求公正。她们录制录影证词向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寻求帮助,不仅完全合乎人权精神并不违背法律规定,也是由於中国政府对她们十五年的申诉不理不睬、不闻不问,使她们穷尽国内的一切手段而难有一丝回应,不得不转向国际呼吁促使问题解决。中国政府在杀害了她们的亲人后,还要以抓捕乃至判刑剥夺她们诉说冤情寻求公正的权利,这种专横暴虐的程度令人发指。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迫害“六四”难属,释放丁子霖、张先铃、黄金平。中国政府在“六四”问题上已经走得太远了,现在更不可在返还的道路上设置障碍。

中国人权鉴於抓捕丁子霖等人的人权侵犯极其严重、极其卑劣和违背人性,已经决定由出席日内瓦人权会议的执行主任谭竞嫦要求面见人权高专,当面递交丁子霖等人遭受迫害的情况,并要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致函中国政府,关注过问丁子霖等人被抓捕之事。同时中国人权还将要求面见美国负责人权的助理国务卿,要求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表达对丁子霖等人的关注、促使中国政府释放她们。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