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人權關於丁子霖等“六四”難屬被逮捕的聲明

2004年03月29日

中國人權關於丁子霖等“六四”難屬被逮捕的聲明

中國人權強烈抗議中國政府對申訴冤屈的丁子霖、張先鈴、黃金平等“六四”難屬拘捕並企圖判刑,中國人權的代表將要求面見聯合國人權高專、美國負責人權的助理國務卿促請國際援救。

中國人權從國內知情人士處獲知,“六四”難屬的代表丁子霖、張先鈴、黃金平,於3月28日分別於自己家中遭到國家安全部門警察的逮捕。丁子霖當時正在江蘇省無錫市郊區的家中,28日上午11點多鐘,有3個警察到來將她帶走,警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丁子霖被帶走後又有5名警察到來,沒有向家中的阿姨出示搜查證,即開始搜查並拿走一批信件等東西。

張先鈴是在28日上午9點45分,於自己家中被北京國家安全局警察田剛和張力帶走的。帶走時出示了拘傳證,拘傳的理由是根據中國國安法50條的規定。張先鈴被帶走後即來了一批警察,出示搜查證後開始抄家。被抄走的東西中包括一批體恤衫,是香港一些NGO組織為紀念“六四”十五週年而製作的,體恤衫上印有“89-2004”等字樣。警察向張先鈴的丈夫王範地表示,天安門母親運動、天安門母親群體都是反動組織,是內外勾結起來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結果當天警察就將張先鈴的拘傳證換成了刑事拘留證。中國刑法規定的刑事拘留是:“公安機關對罪該逮捕的現行犯或者重大犯罪嫌疑分子”,“可以先行拘留”。所以對張先鈴採取的刑事拘留,表示了中國政府有企圖將“六四”難屬正式逮捕判刑。

“六四”難屬黃金平也是28日在北京自己家中,被國家安全局警察以傳喚證帶走的。警察同時還出示了搜查證,對黃金平的家進行了查抄。

丁子霖是中國人民大學的退休教授,她的年僅17歲的獨生子蔣捷連在“六四”期間被解放軍槍殺於北京木樨地一帶。丁子霖是“六四”難屬中最早站出來,向國際媒體講述自己兒子和死難者情況,同時開始艱難的、堅持不懈的收集死難者情況的工作,以及呼籲中國政府依法公正解決“六四”問題。在十幾年的收集情況尋求公正的過程中,逐漸在丁子霖周圍聚集了數以百計的難屬,丁子霖也成為“六四”難屬揭露真相尋求公正的代表。張先鈴是“六四”難屬的另一個代表人物,她與丁子霖一起啟動了尋求“六四”真相和公正的工作,她的19歲的兒子王楠“六四”中被解放軍槍殺於天安門西側南長街口。黃金平也是追求“六四”真相和公正的堅定難屬之一,她的時年30歲的丈夫楊燕聲,“六四”時在北京正義路中彈身亡。最近在香港首次公開的6名“六四”難屬的錄影證詞,丁子霖、張先鈴、黃金平就是其中的3人。這些錄影證詞將由香港的“天安門母親運動”帶往日內瓦,遞交給正在召開的聯合國人權會議,有分析認為這可能與丁子霖等人被逮捕有關。

中國人權強烈抗議和譴責中國政府對丁子霖、張先鈴等“六四”難屬的抓捕抄家,以及企圖進一步實施的司法迫害。丁子霖等“六四”難屬雖然在中國政府暴力犯罪中痛失親人,但是十幾年一貫秉持和平、理性、顧全大局的方式申訴冤情尋求公正。她們錄製錄影證詞向聯合國和國際社會尋求幫助,不僅完全合乎人權精神並不違背法律規定,也是由於中國政府對她們十五年的申訴不理不睬、不聞不問,使她們窮盡國內的一切手段而難有一絲回應,不得不轉向國際呼籲促使問題解決。中國政府在殺害了她們的親人後,還要以抓捕乃至判刑剝奪她們訴說冤情尋求公正的權利,這種專橫暴虐的程度令人髮指。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迫害“六四”難屬,釋放丁子霖、張先鈴、黃金平。中國政府在“六四”問題上已經走得太遠了,現在更不可在返還的道路上設置障礙。

中國人權鑒於抓捕丁子霖等人的人權侵犯極其嚴重、極其卑劣和違背人性,已經決定由出席日內瓦人權會議的執行主任譚競嫦要求面見人權高專,當面遞交丁子霖等人遭受迫害的情況,並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致函中國政府,關注過問丁子霖等人被抓捕之事。同時中國人權還將要求面見美國負責人權的助理國務卿,要求美國政府向中國政府表達對丁子霖等人的關注、促使中國政府釋放她們。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