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新评价

2002年11月14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六四"难属暨天安门母亲发表致中共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公开信,提出有关重新评价"六四"的三项要求,以及敦促拿出勇气进行民主人权的政改。

中国人权和全美学自联受丁子霖等一百一十四位"六四"难属委托,发表他们致中共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公开信。在此信中难属们提请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弃旧图新改弦更张,对"六四"问题向国人作出交代,首先是与难属建立起协商对话的基础。难属们具体提出解决"六四"的三项要求是:全国人大组成"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国人公布结果;依法对每个死者亲属作出个案交代并赔偿;责成检查机关立案调查"六四"惨案并追究法律责任。难属们在此公开信中不仅提出审理"六四"案件,并且进一步提出更高的政治要求,表示国家的稳定不能靠强权压制,中共应该果断的结束一党专制的陈旧体制,着手政治经济社会的全方位改革。

中国人权解决支持"六四"难属重审六四惨案的正当要求,同样支持中国应该进行民主人权政治改革的要求。正如难属们在公开信中所说,"六四"这样世界瞩目的大屠杀血案,是不可能靠压制和时间流逝而消失的,拖延只是积累矛盾和仇怨,而早解决主动解决才是对国家社会负责有益的。而要从根本上解决并杜绝今后再发生这类惨案的危险,必须是建立起民主人权的现代国家体制。中国人权呼吁新一届的中央委员会,能有开阔的胸怀认真的读一读"六四"难属的这封公开信。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萧强(执行主任)。


>


>

丁子霖等难属致中共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公开信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

值此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闭幕、第一届中央委员会诞生之际,我们作为1989年"六四"惨案中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特向贵党表达如下见解和希望:

  • 一,"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十三个年头了,但它给我们国家、民族造成的巨大创伤并没有成为过去,历史的阴影也仍未消散。十三年的时世变迁,中国在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发生了深刻变化,但这既不能抹杀,也不能改变这样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即当年的那场大屠杀完全是一桩违背国人意愿和历史进程的愚蠢、暴戾之举。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执政党,对这一世纪性劫难是难辞其咎的。我们原以为此次大会会就"六四"问题向国人作出交代,但结果却令人失望。有鉴於此,我们提请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着眼於国家、民族的未来,弃旧图新,改弦更张,对贵党历史上这一无法抹去的罪恶与耻辱作出认真的反思与忏悔,并以坦荡的胸怀、勇於承担后果的气度对此次事件尽快作出重新评价。
  • 二,十三年来,我们作为"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贵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为此,我们从1995年开始一再重申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以此作为协商、对话的基础。这就是:

    (一) 由全国人民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 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 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查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察,按法定程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令人遗憾的是,这么多年来此项对话始终未能实现。我们期望贵党借新一届中央委员会诞生之机,早日作出决策,以促成此项对话的实现。

  • 三,国家的稳定,人民的安居乐业,是亿万民众的共同愿望。但是,这种稳定的获得不能靠强权和压制,只能通过政府与民间的协商对话。我们主张通过对话来解决"六四"问题,正是考虑到维护国家稳定的大局。贵党的决策层不会不清楚,"六四"事件留在中华民族身上的巨大创伤,是靠强行压制和岁月流逝无法抚平的。强权和压制只能是一时的权宜之举,不可能求得国家的长治久安:如果无限期地拖延对"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只能使创痛乃至怨恨日益积累,最终危及社会的稳定。在此,我们真诚呼吁贵党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以解决""六四问题为契机,平复民怨,化解危机达成民间与政府的和解,从制度上防止大规模社会动乱的发生。
  • 四,在以往的半个多世纪里,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曾经历了十年动乱和无数次痛苦劫难,千百万优秀中华儿女和无辜民众惨遭非人道对待乃至死於非命。这种漠视人的尊严、视人的生命如草芥的不幸历史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在中国历史上,历来有"人命关天"的告诫;而对生命的敬畏,更是现代文明之根基。勤政爱民,力戒滥杀无辜,尽可能地避免人为的灾难性死亡,是任何一个执政者须臾不可忘记的为政之道。我们期待贵党以史为鉴,重新检讨立党之本,以此达成朝野共识,重建我中华民族以"仁爱"为本之国魂,使人人免於恐惧,使每一个人的生命权利得到切实的尊重和保障。
  • 五,纵观今日之世界,自由、民主、人权、法制已成为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中国要实现现代化,舍此别无它途。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十月访美期间,曾公开表示:民主、人权是人类的共同追求。如果这种说法不是一时的外交辞令,那就不仅应该向国人大声宣布,而且应该毫不迟疑地付诸实施。然而,在此次代表大会上,我们并没有看到贵党在实现这些普世价值方面有任何实质性举措。今日之中国,政府当局非但没有放松对於公共领域、公共权力的控制,反而使这种控制推向了极端;普通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非但享受不到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反而被不受制约的权力与金钱挤压到了无以自保的边缘状况。我们认为,这正是造成今天越来越恶化的腐败与不公正、贫困与不平等的根本原因,也是导致今天社会矛盾日趋激化、各种危机急剧积聚的主要原因。而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了我国实现民主和人权已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如果贵党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实际上承认民主、人权是现代文明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如果贵党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实际上承认民主、人权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必由之路,那么,我们作为中国公民就有理由期待贵党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拿出对国家、民族长远利益负责的胆识和魄力,果断地结束一党专制的陈旧体制,以此推动并着手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全方位改革。

签署者:"天安门母亲" - "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珏 郭丽英 尤维洁 尹敏 高婕  杜东旭 宋秀玲 于清 蒋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段宏炳 赵廷 钱普泰 吴定富 孙承康 邝涤清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周淑珍 马雪琴 邝瑞荣 张傃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宁 王国先 王文华 金贞玉 孟金秀 要福荣 孙秀芝 孟淑珍 田淑玲 寇玉生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周燕 李桂英 徐宝傃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包玉田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林景培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仙 方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辉 韩国刚 石峰 周治刚 庞梅清 黄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琳 刘干 朱镜蓉(114人)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