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对话团至函领导层提三项要求

2000年03月28日

中国“六四”屠杀将临十一周年之际,中国人权受“六四”受难者对话团委托,发布对话团致江泽民,朱鎔基、田纪云和李瑞环的公开信,提出三项需要解决的“六四”问题,希望上述国家领导人通过对话方式,与难属对话团磋商解决,中国人权呼吁江泽民等领导人抓住契机争取主动,尽早解决无可回避的“六四”案件。

“六四”屠杀和平民众将届十一周年之际,丁子霖、苏冰娴等二十名难属和伤残者组成的“六四”受难者对话团,委托中国人权代为发布对话团致江泽民、朱鎔基等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在这封定於 5 月 28 日发表的公开信中,对话团要求成立“六四”调查委员会,公布调查的情况、死亡的人数和名单;制定和通过“六四”受难者赔偿法案,根据每个个案情况予以具体的赔偿;依据法律程序,追究“六四”惨案责任者的罪责。“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是 1999 年“六四”十周年前成立的,已於去年致函过中国领导人,但是至今没有得到善意回应。公开信指出,政府当局运用权力,也不可能将“六四”惨案从人们的心地里抹去,江泽民既然一再表示要顺应历史潮流,为什么在“六四”的问题上对抗历史潮流达十一年之久。公开信谴责十一年来难属群体极为理性和克制的等待解决,政府对难属们则是歧视打击,甚至收缴外界同情帮助的援救款。公开信要求在步入新世纪之时,应立即重新评价“六四”并公正合理的妥善解决。

中国人权完全支持“六四”难属对话<<团团>>的公开信立场和要求,中国政府应该对此予以善意坦诚的回应。世界上象“六四”这样影响巨大深远的惨案,不论年月多么久远,都必然追究罪责加以改正的,台湾纠正二二八惨案就是一个例证。在中国亟需将经济政治改革进行下去,而又困难和问题尖锐众多之时,解决国际和国内高度关注的“六四”惨案,无疑可以缓和社会的紧张,创造有利的改革条件和气氛。


>


>

“六四”对话<<团团>>给江泽民等领导人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江泽民主席
朱鎔基总理
田纪云副委员长
李瑞环政协主席:

“六四”惨案快过去十一个年头了,我们作为这场惨案的死难亲属和致伤、致残的幸存者,曾於去年以“六四”受难者对话团名义致函诸位,要求就“六四”惨案及“六四”受难者问题进行直接的、有诚意的对话。我们一直期待着诸位的善意回应,然而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覆。对此我们感到失望和遗憾。

1989 年的“六四”事件已经成为历史,但它作为整个民族的灾难和耻辱并没有成为过去。政府当局可以运用手里掌握的权力掩盖历史真相,可以用恐惧和谎言迫使人们遗忘这段历史,但不可能把它从人们的心底里抹去。任何人如果不想在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面前止步,惟有勇敢地面对这血的历史。

我们注意到江泽民主席多次引用孙中山先生的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们相信主席先生对当年孙先生的话有深刻的理解,也相信主席先生对今天的世界潮流有真切的感受和把握,我们更相信主席先生具有一个大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但是,我们无法理解主席先生为什么在“六四”问题上竟然站在世界潮流的对立方面达十一年之久。

在过去的年月里,海内外正义之士和各界民众,包括我们受难群体在内,一再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事件,重新评价 89 天安门运动;呼吁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此为契机,清算历史,改弦更张,重新启动政治改革,保障公民权利,实行民主宪政。

为求得政府方面的诚意回应,我们作为受难群体,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始终以国家稳定的大局为重,以亿万民众的福祉为念,坚持主张通过民主、法制的轨道,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坚持在政府对“六四”事件作出妥善处理之前,通过自己的努力,互助互慰,医治创伤;并以非政治性的民间方式,争取海内外人道援助,在可能範围内使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伤残病弱者有所抚恤。

但是,十年过去了,政府方面在解决“六四”事件的问题上,非但没有表现出丝毫诚意,反而对我们受难群体施以种种歧视甚至无情的打压,近年来竟发展到无理扣押、冻结、收缴“六四”人道捐款的地步。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也能说成是顺应了世界潮流吗?

今天,我们已步入了一个新的世纪,我们期待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一种坦荡的胸怀来面对当今的世界潮流,以一种新的思维来重新审视现实和历史。而作为刻不容缓的首要一步,应该立即对“六四”事件作出重新评价,并使与此相关的历史遗留问题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

为此,我们愿意再次以“六四”受难者对话团的名义,吁请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国务院总理朱鎔基先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先生、政协主席李瑞环先生,就下列各项事宜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

(一) 由社会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和人数;

(二)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责成有关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值此“六四”惨案十一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以良好的愿望,期待着诸位的诚意回应。我们愿意就上述各项事宜与政府方面进行切实的、有成效的协商。我们希望政府方面就此项对话作出具体安排。同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受难群体的命运,促成此项对话的早日实现。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成员(20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苏冰娴  徐 珏
尤维洁  黄金平  邝涤清  杨大榕  张树森  尹 敏
冯友祥  杜东旭  郭丽英  张艳秋  吴定富  孙承康
方 政  齐志勇

联系人:丁子霖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