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难属声言将为捐款被扣激烈抗争

1998年10月30日

“六四”死难者家属群体再次打破沉默,愤怒谴责和抗议中国政府扣押人道捐款,声明如不解除这种迫害将采取更为激烈的行动,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体现人道精神归还捐款,不要逼迫死难者家属采取行动。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得张先铃等 51 人发表的抗议信(全文於后),愤怒谴责和抗议中国政府扣押德国留学生给予他们的帮助款。张先玲等 51 人均是 9 年前“六四”中北京被杀害者的亲属,以及“六四”中被枪弹伤残的幸存者。他们对北京市安全局扣押德国留学生委托丁子霖送交给他们的援助款,极为愤怒,指责这是政府明目张胆的劫持,要求立即解冻归还,不要逼迫他们采取激烈的行动。据了解,近日来“六四”难属和伤残者,极为气愤,表示绝不接受这样的侵犯迫害,如果中国政府在进期内不进行纠正,将采用激烈的手段进行抗争。

这些难属和伤残者,都有一段悲痛和无法忘记的痛苦,有许多至今还在痛苦和贫困中挣扎。张先玲即是“六四”死难者王楠的母亲,王楠是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6.4 凌晨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头部,并且不允许救护队进行抢救,几个小时之后才死亡,被就近掩埋在 28 中学门前,尸体发臭后才挖出火化。又如肖昌宜是“六四”死难者肖波的父亲,肖波原是北京大学化学系讲师,6 月 3 日是肖波的生日,他在当天晚上劝导学生们返回学校,自己却被子弹击中身亡。肖波死时他的双胞胎儿子刚出生 70 天,其中一子先天性脑瘫至今仍在治疗,他的妻子已於 92 年改嫁,双子由已经退休的年迈外祖父母扶养。再如齐志勇,本人就是“六四”中的伤残者,而且因为枪伤大腿被锯掉,靠摆小摊艰难为生。为了治疗和安装假腿,齐志勇接受了来自美国某人权组织的帮助,但是中国警方常常无端对他骚扰和关押拘禁。上述只是 3 个一般例子,其他难属,也都存在着难以尽言的精神痛苦和物质生活困难。

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体现人道精神立即归还捐款,不要逼迫死难者家属采取激烈行动。中国政府对这些难属和伤残者不闻不问,中国警方扣押这样的人道捐款,是极其缺乏人性和不光彩的,已经遭到国内外强烈谴责,如果再逼迫这些鳏寡孤独的难属和伤残者采取激烈行动,对中国政府何益之有?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及时纠正,避免事态扩大。


>


>

张先玲等 51 名难属抗议信全文如下:

愤怒谴责、强烈抗议

10 月 14 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下文中国银行锡山支行,悍然冻结中国留德学生捐给“六四”受难者家属及伤残者的人道救助款 11,620 马克。惊闻这一消息,我们无比气愤。

过去几年来,世界各地给我们的人道帮助,虽然也曾受到官方种种干扰和阻挠,但终究没有发生过明目张胆劫持款项的事件。这次却由安全机构白纸黑字下令冻结,并且是在中国政府刚刚签署有关人权公约之后,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恶劣行径,不仅令人作呕,也是自取其辱!

我们相信,在这种事情上,一个地方机构没有最高当局的授意,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擅自作出这种背弃人道、泯灭天良的缺德事的!在此,我们向官方最高当局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立即解冻这笔银行汇款。我们不希望逼迫我们采取更为激烈的行动。

“六四”死难者家属及伤残者:张先玲、尹敏、周淑庄、李雪文、徐玉、尤维洁、苏冰娴、黄金平、要福荣、齐国香、姚瑞生、潘木治、李淑娟、张艳秋、刘秀臣、索秀女、吴定富、孙承康、刘仁安、肖昌宜、寇玉生、沈晖、肖书兰袁长禄、袁淑敏、祝枝弟、王桂荣、韩淑香、邝涤清、周燕、管卫东、孟淑珍周淑珍、孟金秀、马雪琴、陆马生、周治刚、于清贺、田凤、刘梅花、王琳、张树森、郭丽英、杜东旭、金贞玉、田维炎、李桂英、任金宝、董志民、张振霞、齐志勇

1998年10月29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