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難屬聲言將為捐款被扣激烈抗爭

1998年10月30日

“六四”死難者家屬群體再次打破沉默﹐憤怒譴責和抗議中國政府扣押人道捐款﹐聲明如不解除這種迫害將採取更為激烈的行動﹐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體現人道精神歸還捐款﹐不要逼迫死難者家屬採取行動。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得張先鈴等 51 人發表的抗議信(全文於後)﹐憤怒譴責和抗議中國政府扣押德國留學生給予他們的幫助款。張先玲等 51 人均是 9 年前“六四”中北京被殺害者的親屬﹐以及“六四”中被槍彈傷殘的幸存者。他們對北京市安全局扣押德國留學生委託丁子霖送交給他們的援助款﹐極為憤怒﹐指責這是政府明目張膽的劫持﹐要求立即解凍歸還﹐不要逼迫他們採取激烈的行動。據了解﹐近日來“六四”難屬和傷殘者﹐極為氣憤﹐表示絕不接受這樣的侵犯迫害﹐如果中國政府在進期內不進行糾正﹐將採用激烈的手段進行抗爭。

這些難屬和傷殘者﹐都有一段悲痛和無法忘記的痛苦﹐有許多至今還在痛苦和貧困中掙扎。張先玲即是“六四”死難者王楠的母親﹐王楠是北京月壇中學高二學生﹐6.4 凌晨被戒嚴部隊開槍擊中頭部﹐並且不允許救護隊進行搶救﹐幾個小時之後才死亡﹐被就近掩埋在 28 中學門前﹐屍體發臭後才挖出火化。又如肖昌宜是“六四”死難者肖波的父親﹐肖波原是北京大學化學系講師﹐6 月 3 日是肖波的生日﹐他在當天晚上勸導學生們返回學校﹐自己卻被子彈擊中身亡。肖波死時他的雙胞胎兒子剛出生 70 天﹐其中一子先天性腦癱至今仍在治療﹐他的妻子已於 92 年改嫁﹐雙子由已經退休的年邁外祖父母扶養。再如齊志勇﹐本人就是“六四”中的傷殘者﹐而且因為槍傷大腿被鋸掉﹐靠擺小攤艱難為生。為了治療和安裝假腿﹐齊志勇接受了來自美國某人權組織的幫助﹐但是中國警方常常無端對他騷擾和關押拘禁。上述只是 3 個一般例子﹐其他難屬﹐也都存在著難以盡言的精神痛苦和物質生活困難。

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體現人道精神立即歸還捐款﹐不要逼迫死難者家屬採取激烈行動。中國政府對這些難屬和傷殘者不聞不問﹐中國警方扣押這樣的人道捐款﹐是極其缺乏人性和不光彩的﹐已經遭到國內外強烈譴責﹐如果再逼迫這些鰥寡孤獨的難屬和傷殘者採取激烈行動﹐對中國政府何益之有﹖希望中國政府能夠及時糾正﹐避免事態擴大。


>


>

張先玲等 51 名難屬抗議信全文如下﹕

憤怒譴責、強烈抗議

10 月 14 日﹐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下文中國銀行錫山支行﹐悍然凍結中國留德學生捐給“六四”受難者家屬及傷殘者的人道救助款 11,620 馬克。驚聞這一消息﹐我們無比氣憤。

過去幾年來﹐世界各地給我們的人道幫助﹐雖然也曾受到官方種種干擾和阻撓﹐但終究沒有發生過明目張膽劫持款項的事件。這次卻由安全機構白紙黑字下令凍結﹐並且是在中國政府剛剛簽署有關人權公約之後﹐這種說一套做一套的惡劣行徑﹐不僅令人作嘔﹐也是自取其辱﹗

我們相信﹐在這種事情上﹐一個地方機構沒有最高當局的授意﹐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擅自作出這種背棄人道、泯滅天良的缺德事的﹗在此﹐我們向官方最高當局提出強烈抗議﹐並要求立即解凍這筆銀行匯款。我們不希望逼迫我們採取更為激烈的行動。

“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張先玲、尹敏、周淑莊、李雪文、徐玉、尤維潔、蘇冰嫻、黃金平、要福榮、齊國香、姚瑞生、潘木治、李淑娟、張艷秋、劉秀臣、索秀女、吳定富、孫承康、劉仁安、肖昌宜、寇玉生、沈暉、肖書蘭袁長祿、袁淑敏、祝枝弟、王桂榮、韓淑香、鄺滌清、周燕、管衛東、孟淑珍周淑珍、孟金秀、馬雪琴、陸馬生、周治剛、于清賀、田鳳、劉梅花、王琳、張樹森、郭麗英、杜東旭、金貞玉、田維炎、李桂英、任金寶、董志民、張振霞、齊志勇

1998年10月29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