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广东南海三山土地维权开审记

2011年06月03日

6月3日,广东南海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佛山南海区三山岛农民状告政府不作为案。该案三山岛农民的代理人、中国公民维权联盟法援义工天理,在庭审中再次要求被告公开1992年当时的南海县国土局与一些乡、村领导签定的预征土地协议。这份协议使三山百姓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造成土地大量丢荒,农民需要买菜吃。庭审时,作为被告的政府方默不作声。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三山村民状告政府不作为的法律诉讼于上月的九号第一次开庭,来自佛山周边的失地农民涌跃参加了庭审旁听。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法援义工天理先生作为三山农民的代理人参加了庭审并为主辨人。庭上天理先生严正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第10条之规定、《土地管理法》第2条第4款之规定和《物权法》第41条第1款的规定都充分说明了作为征地方的政府违法是不容置疑的”。

“这次政府阻挠三山人民要求公开征地信讯公开是对三山人民的极不负责任行为。证府是征用三山土地的主要行政机关,三山人民有权向政府申请提取政府的征地信息,政府好应该主动配合他们,以展示党和政府的光明正大和公开、公正和公平的形象,维护好共产党和政府在平民百姓心目中的崇高威望!其实政府公开一切三山相关的征地讯息,也是政府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庭审中,双方针锋相对,三山村民和天理先生对作为被告一方的政府强词夺理,歪曲事实在庭上胡搅蛮缠的荒谬说法进行了严厉的揭露。迫不得以,法庭宣布休庭摘日再审。今天上午九时,第二次庭审继续,庭审也是重复上一次所争论的焦点。这一次庭审,作为被告人的政府,却来个遮遮掩掩或是沉默不作声,仿似是哑巴一个,全由审判长代言。

最后,双方无果。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

佛山市南海区三山岛地处广东省中部,毗连广州,地理环境十分优越,是广东省的商贸黄金地段。三山岛就在南海区境内,是进入广州市的交通咽喉,三山岛内的面积有12.42平方公里,周围环绕着珠江,三山农民世代在这里靠自己勤劳的双手筑起环岛堤围,在这肥沃的良田上耕种着各种各样的农作物,他们世代过着自给自足、与世无争的生活。

不幸的是,这片金子般的土地成为待价而沽的“肥羊”——在1992年土地市场刚显热的时候,被南海区政府盯上了。1992年3月21日,由当时的乡领导及八条自然村的村领导与当时的南海县国土局签定了一份《风鸣镇三山管理区划为城区预征土地原则协议》。这份协议本是违规、违法的。

因为:第一、这一份所谓的《预征土地原则协议》并无南海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书;第二、没有法律签署;第三、没有生效日期。更加重要的是,在签订这份《预征土地原则协议》的时候,根本上就没有为此开过村民大会,完全剥夺了村民的知情权。

就是这样一份违规的三无协议书,预征了三山共12.42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南海区国土部门用来证明土地产权已经转移了,而南海政府也没有履行签署协议的条款。村民们曾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此事,要求政府妥善解决好征地的赔偿,保护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同时,由于政府的一系列非法多征和侵占未征的土地,造成现在三山土地大量丢荒!要知到,三山人民对世世代代勤耕广种的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看到大片的土地丢荒,他们的心在流血。有村民在空置的地上种几棵菜帮助一下生活,也惨遭一些不明来历的人喷洒杀草剂来绝杀,由于当地政府的人员经常对村民们进行威胁,三山农民如今竟然连青菜都需要买来吃。试问,这到底是为的是什么?

因为没有土地也就没有任何收入了,原来是种田的,而如今年老体弱又没有手艺;所以求职困难,土地给抢完了,三山村民及他们的后代靠什么生存?迫于无奈,村民们忍无可忍,到省人民政府求助,在省人民政府的指引下,三山农民强烈要求作为征地方的国土局公开这些征地的讯息,为自己和村民失去的权益讨回一个公道!

三山农民的行为,合情合理合法。证明了三山农民是相信政府、相信党的。但是,身为政府的征地部门的国土局,不仅不按国家的相关的规定履行义务公开这些征地的讯息,而且还百般阻挠、设陷井、装弹弓,并串通村委会遏力用各种方式阻拦三山村民得到这些征地的有关资料。

三山村民不知道为何这份政府征地信息不能公开?若是政府有说不出的苦衷,或者说有重大的隐情。这也可以在向三山的村民说清楚。请求三册村民原谅。其实三山村民也不会另到被国土局所代表的政府部门难堪,三山村民认为,要彻底妥善解决被告所征用原告和三山村民的土地问题,办法只有一个,若是当三山的村民是农民的,就将土地还给他们。若是当三山的村民是城市居民的,就给一个佛山市的人均最低生活保障给他们,让他们能继续生存下去。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法援义工天理先生想不到的是,散庭后,因全权的代理委托人天理要签庭审记录,叫村民先行离开法庭。当天理先生签完庭审记录走出法院大门口时,迎接天理的却是四台国保和警方的摄录机......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义工剑兰
2011-6-3
下午在广东南海人民法院的现场报道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